貼上
+
  書名:《鳶人》 ──第四屆金車奇幻小說獎首獎

  作者:李偉涵

  出版社:釀

  評價:4.8

   首獎之於《鳶人》我認為實至名歸。之於作者,我也認為遲早的事。

   這分數很高,當然純粹就是因著閱讀時的一種感動,倒不僅僅只是情節的動人,而是真實的打動到我心中。近年來看書少了這樣的悸動,俗務纏身,真不像早年閱讀時,純粹享受箇中愉悅。但這本小說卻將那樣的愉悅還給了我,是一本看了前幾頁就很想趕快知道後面怎麼了,捨不得放下的小說;也是一本閱讀時,會喚起自己想創作的激情。因為它帶給我這樣的感動與愉悅,所以我私心給了這個分數,未滿分是因為當中還是有些小缺失,但誰的作品無缺失?大醇小疵只怕還無法說明這本書的好。

   這部小說作者雖然自言寫來痛苦,但對讀者來說卻十分自然,幾乎沒有人為刻畫的干擾,彷彿就是個真實世界,會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這麼一個世界、一個國家的存在。不過,這並非僥倖。

   這部作品的世界觀至少誕生十年有了,加上作者腦中的運思,恐怕不僅僅十年而已。大概也因為如此,朝也想晚也想,就像只是把一個老朋友故事敘述出來,以「奇幻」這個因素而言,是相當成功的。你會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個玄龜的島嶼,上面住著一群鳶人,正在和鷲人戰鬥著。會相信書中所寫到各種這個世界所沒有的奇特物種,會相信人可以在天空生活著。除了作者描寫功力極強,人物刻畫深入之外,其實當中也存在許多是現實世界有的東西,虛實之間將奇幻巧妙地帶入,並讓讀者深信不疑。

   我看奇幻作品,對一種一眼即知是假的世界感到反感。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或許來自於作者的刻畫能力不佳吧?有些會很刻意使用罕見說法甚至自行創作名詞,可是分明現實就有相對應的物種。又或者是因為「奇幻」,反正這個世界也沒看過,反正作者也不著重世界地描繪,於是給了一堆設定,然後告訴讀者有著什麼東西,其他的都得讀者自行想像。套一句張大春說的話「兩個面貌模糊的人在一個空曠的地方閒聊」。設定不是不能給,但給了一堆設定得讀者,真是無趣極了。閱讀最大的樂趣,就是在閱讀故事的時候,因為作者的功力,在腦海中跟著作者同步描繪出一個世界,既不是導覽手冊那樣,卻很清楚地知道市景之間的不同。人物也不是只有描繪髮色、瞳色、衣色,然後不厭其煩每一次都介紹,都細寫,但人物個性卻是薄弱的,是扁平的。

   說真的,不容易。很難。

   但《鳶人》這本書,或許不如《魔戒》、《哈利波特》、金庸等等那樣更為嫻熟,但至少在華人奇幻這一塊,是少見的精緻。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78 人讀過,閱讀值 : 1.0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