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書名:一○四年小說選 九歌出版社 主編:童偉格

  前言:

   當初發下豪語就是我要看完九十一年度以後的小說選,然後就只完成九十一年那本,而且還發現我其實之前就看過一次了。九十三年的小說選也只看幾篇,最後既然在圖書館借了這本書,拖了三個月不能再續借了,只好硬著頭皮看完。

   看完會覺得:有些沒那麼難嘛!但有些卻依然困擾著我。過去的大魔王,始終沒有變得很親切,卻又多了許多新秀新血,但依然很困擾我。

   最開始的挫敗感來自於童偉格的導讀。九十一年、九十三年的導讀,會讓我即便在文本閱讀上卡關,依然還有脈絡可循,但這一年度,可能依循童偉格平常用字遣詞的風格,我一翻開就從此陷入「理解不能」的窘境。

   不過後來閱讀完文本再回過頭藉由童偉格的導讀,也逐漸看出文本自己沒看見的點,童偉格的導讀也較清晰起來。

  

   補敘:事後有幸聆聽宇文正與童偉格的講座,我大膽問宇文正:「文本我看不懂,怎麼辦?」在此向童偉格老師說聲:「對不起,以下是宇文正老師說的,不是我。」

   宇文正說:「如果你覺得讀起來味如嚼蠟,不妨就放棄吧。先去看閱讀得懂的作品,有時候跟年紀有關。當到達某個年紀再回過頭,也許就會懂了。有些我們可能看不懂,但卻很喜歡,那也沒關係,就享受閱讀吧。去找喜歡的文本看,不用太過勉強自己。比方說童偉格,有時候連他自己也說不清他寫的小說是什麼。」

   ……好吧,其實當下我腦海浮現的是:駱以軍。駱以軍老師,對不起。

   後來又去問童偉格,我把我不能理解的感想跟他說。他說此本導讀放在最後再去讀。然後我舉了賀淑芳的〈初始與沙〉,我說我看不懂。童偉格以和藹的眼神笑著說:「那篇確實比較難。」所以說,我看不懂,也是合理的。畢竟我一向不認為我有純文學鑑賞細胞,更遑論創作才能。

   不過經兩位老師指導,再加上閱讀本次小說選,也不是說完完全全被棄於門外,對自己倒是有點自信了。假使我無法寫出像賀淑芳那樣的作品,也完全讀不懂,但總有我可以走的路子吧?

   雖然當我翻閱作者年紀,看到一兩位年紀比我小,成就卻非凡,而且不只是得獎,是作品真的好看時,難免心虛。難免覺得年歲白白增長。但繼而一想,似乎也沒關係。不必急於否定過去所決定的路線,好歹我從大學確認自己沒有現代詩鑑賞與創作能力後,徹底放棄純文學這一塊,這對我而言是個損失,但如今回頭,卻不能說這一段純文學作品近乎空白的時光是白費的。

   閱歷是別人奪不走的,有了這些,再回過頭來看看大作家們書寫的小說,所反映的當代,忽然間,我比較懂純文學要處理什麼議題,也忽然間明白,我沒有離開純文學太遠。而且甚至我忘了,我在念書、鑽研古典文學時,那也是一塊純文學,並沒有絕對空白,只是,沒有那麼清晰而已,之於現代文學的小說。

   我不是早慧型,甚至晚熟得要命,到現在也還沒「熟」,我想增進創作的力量,也想增進鑑賞文學的能力,於是我閱讀。



   以下先說說本次我喜歡的篇章。(去年閱讀完的心得,但在寫心得時,發現不一樣的地方又會變了)

  喜歡:徐譽誠〈無樂〉、盧慧心〈蛙〉、川貝母〈小人物之旅〉、鍾旻瑞〈泳池〉、蕭鈞毅〈記得我〉

  不喜歡:蔡素芬〈往事〉、黃崇凱〈水豚〉、張亦絢〈永別書:在我不在的時代〉

  看不懂:駱以軍〈作品〉、賀淑芳〈初始與沙〉、黃錦樹〈彷彿穿過林子便是海〉

  中庸:袁瓊瓊〈蛞蝓和它的鹽〉、張怡微〈春天別來〉、陳淑瑤〈周圍〉、陳姵蓉〈阿弟〉

  我不可以評價的作品:蘇偉貞〈活口:同命〉

  也來學年度小說獎,我的年度最愛作品:徐譽誠〈無樂〉。(搞不好最後全部寫完又有變數囉!!)



  以上不代表作品優劣,畢竟童偉格說他是年度好小說系列選,純粹是個人欣賞角度不同、能力所及罷了。

  以下為心得。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讀過 470
|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470 人讀過,閱讀值 : 5.2
bg :
找作品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