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書名:《倒帶謀殺》──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第十一屆徵文獎

  出版社:要有光

  評價:3-3.​5​顆星

  前言:為了尋找故事靈感,最近開啟推理小說的功課,不過發現推理小說果然是我的閱讀喜好,卻不是我的創作守備範圍,跟人太笨有關。總而言之,為何閱讀這本乃是於此。想要閱讀可以快速看到事件與推理過程的,當然以輕薄短小的故事為主。不過還是希望可以享受閱讀樂趣,因此為何此書評分不高的理由在此。同時,書後面附有決審會議紀錄,對於作品當中的缺失,評審或多或少的提出見解,也可供想創作推理小說的人一些參考。只是有些作品想表達的意涵,我不見得會贊同評審的就是了。

   因為是推理小說,若要提及作品中哪些不合理之處就會有破梗的嫌疑,盡可能避免,但應當還是無可避免吧?這點還請見諒囉。

  

  一、惡意火 吳柏翰

   一起火災引發背後的殺機,兇手原來也是熟悉此道之人。

   這篇以四篇作品而言,這篇寫的真的是符合評審所言:四平八穩。沒有什麼太大的瑕疵,但說瑕不掩瑜卻也未必,一種很尷尬的現象。厲害之處在於對於消防員之間的編制、救災現象等等講述非常完整,也難怪讓人認為或許作者若不是本身從事消防員工作,不然就是有投入大量心血研究。

   但看到後頭,卻又讓我懷疑這真的是消防員嗎?理由是因為他推理過程有個地方有瑕疵,閱讀時當下就覺得很詭異,看了決審會議更加引發不滿。

   誠如評審所言,這作品不大驚豔的原因是因為沒有去實證,純粹幾個消防員與火災鑑識員之間的推理過程。但整件事情還算合情合理。讓我感到不滿的是,作者為了告訴讀者一些現象,因此把書中唯一重要的女性角色給蠢化了。假使身分是學生,也許還可以呼攏過去,就當作她老師上課都沒在聽吧,問題是:她是火災鑑識員!身為一個鑑識員卻問出國小小朋友都可以回答的問題,那麼請問她是怎麼考上鑑識員的?而且作者為了彌補這一點,還讓男主角親口對女主角說:「你是怎麼考上的?」我不認為這是好的補救方法,反而弄巧成拙。

   也許讀者如我不知道什麼叫做「沸溢」,但我們都知道油鍋起火不能加水這個道理,都知道加了水這鍋油會如何。這不需要專業消防員的知識,小學生就懂得了。火災鑑識員再怎麼失憶,如此重要的觀念不可能忘記。這就是偵探小說裡常出現的問題──為了凸顯偵探厲害,只好使其他人變笨了。然後這是書中唯一一個重要的女性角色,評審認為讓唯一女性角色說出如此白癡的言論,是否有性別刻板印象?說實話,我認為是有的。也因此這點扣分不少。

   以小說書寫模式而言,我倒是與評審意見不同。小說中以加害者寫的一篇自白為開頭並穿插其中,所以其實兇手一開始就知道身分,只是可能是誰尚且不得而知。以單純小說手法而言,雖然不特別,但也算是別緻,不能說不好。

   整體而言,還算中規中矩,就是偵探辦案上,實際可以以眾人討論出方向來論斷,不一定非得由旁人的白痴來凸顯主角的厲害。這種手法,一直讓閱讀者的我出戲,我認為是個比較嚴重的瑕疵。

  

  二、三分之一的殺人 燼霖

   研究生受不了惡劣老闆,各有各的怨,老闆最後受到制裁,挺一般的推理小說。

   剛開始我看到這標題覺得有趣,什麼叫做「三分之一的殺人」?殺人還能只殺三分之一?不過看到開頭就知道為什麼叫這個標題,接下來就等著教授的死亡,以及主角的犯案手法。

   一言以蔽之,驚豔不足。

   以四篇而言,此篇我評價最低。其中一部分是文筆可再修練。再來就是前頭敘述殺人動機實在再囉嗦,可以精簡一些。因為讀者已經知道兇手就是主角,照理期待的應該是犯案手法,動機交代也就是了。但作者卻花了大篇幅在動機上,且動機實際上很是作者一廂情願。

   回歸到現實層面,教授剽竊研究生研究成果進行發表也是有的,但是不太會完全照抄學生的論文,況且這名學生只有論文草稿繳交給教授。倘使教授真的很權威,多少會修改一些再拿去發表。至於裡頭中研院副院長也是表現得太誇張。整體而言,引發主角殺人的動機,演得不太真實,似乎是為了把教授的惡行惡狀描寫得引人憤慨,才毫無保留把一堆看起來惡劣的行徑都堆給這名教授,但就是很浮誇,名字也取得很浮誇。

   雖然作者刻意要把一切寫成巧合,算是另類的推理小說形式,其實更偏向犯案小說,但巧合太多就真的太假。好比,監視器是黑白的,所以安全帽從粉色變成黑白色。但說實話,我今天預備殺人,我應該不會戴上引人注目的安全帽,因為無法預期監視器會不會拍攝到,而且現在台灣三步一監視器,總會拍到身形之類的,警方卻只聽其中一人說法而就認定如此。假使今天逮到一個倒楣鬼,警方有兇手就好的狀況下,這種巧合勉強說得過去。但今天警方沒有找到兇手,事件成為懸案,我不相信警方會任由一幕不慎清晰的監視器畫面,而信任某人的說詞是真實的。

   再者,主角自己的手法是建構在教授為了紓解視力不良而點眼藥水上,但今天教授沒有要開車,他點什麼眼藥水?好玩嗎?還是為了讓主角可以殺自己,所以配合演出?我會有這樣的疑問。

   最後一個手法是踹人下去。其實我剛好閱讀到法醫的真實案件,鞋印想要調查是可以的,即便已經模糊了。我想法醫真實案件是在一九九二年時期,本小說的寫作當下,恐怕也是可以斷定這個腳印至少屬於誰吧?

   我挺贊同書後評審的講評,這篇小說作者寫得太自以為是,一廂情願了。真實辦案,恐怕沒這麼簡單。雖然小說結尾並沒有說警方是否繼續犯案,但我相信真實案件裡,這起事件是可以抓得到兇手的。

   抱怨一下,秀威出版社既然要出版此書,請幫作者校稿好嗎?好歹讀者都要掏錢買了,既然連評審都說此篇錯別字嚴重,至少可以幫忙抓一下啊!除非就只是單純集結成冊,但這樣掏錢買的讀者也未免虧錢。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147 人讀過,閱讀值 : 1.6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