φ
喜歡這個地方,可以慢下來寫寫什麼,而 …

喜歡這個地方,可以慢下來寫寫什麼,而也有人願意慢下來看看對方寫了什麼
φ
「人生中的每件事情,都有它存在的意義。」

「人生中的每件事情,都有它存在的意義。」
φ
會客室開張/// 其實只會放一些不是太正 …

會客室開張/// 其實只會放一些不是太正經的貼文,估計像是我的一些壞心情(诶?)之類的吧,歡迎大家自由選擇加入> <
φ
推甄上國立台北教育大學的心理諮商研究 …

推甄上國立台北教育大學的心理諮商研究所了!(跪地痛哭)
φ
「我們總是小心翼翼害怕去傷害別人,但 …

「我們總是小心翼翼害怕去傷害別人,但我們被傷害了,卻還是在為對方著想。如果我們有著這樣的同理心去照顧別人,第一個需要被理解的人,不正應該是我們自己嗎?」

提醒自己。雖然現階段還是都把這樣的同理投到了別人身上,忘了自己也需要。
φ
心情不好就寫吧,妳也只能寫了。於是, …

心情不好就寫吧,妳也只能寫了。

於是,就有了那些創作量暴增的時期,好像寫了自己就能夠不被這些文字噎死一樣。
φ
【重要記事】大概半年了,從自己原先認 …

【重要記事】

大概半年了,從自己原先認為安穩的生活崩毀以來。當時才慢慢意識到已經不是撥撥沙、把坑埋住就可以自欺欺人的處境,而越挖越深就越覺察自己的孤立無援──除了心理師之外,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向誰訴說,就連書寫某部分的事件都做不到。或許是不夠信任,但更多的是恐懼吧──恐懼眼光、恐懼同情、恐懼明明本來不存在但因此而冒出的「特別」。

很幸運地,我遇見了一個人,他只是用我剛好需要的方式傾聽、陪伴、接納我。剛剛讀到了一篇文章,書寫相關經歷後可能得面對的所有,讀著讀著便忍不住想哭。

我想,就算是這麼深、這麼痛的傷口,還是在慢慢癒合了,對嗎?
φ
每個人的過去都有權利被尊重,但不代表 …

每個人的過去都有權利被尊重,但不代表他人得承擔你的過去。

我們的價值觀、行為、判斷難免受到過去經驗的影響。我想,這樣的影響脈絡是需要被看到及覺察的,同時也得被尊重。然而,這真的不代表做什麼都沒有關係、都該被接納或容忍。
φ
「沒有什麼是理所當然的。」

「沒有什麼是理所當然的。」
φ
寫著〈蒜末〉,覺得自己寫些莫名其妙的 …

寫著〈蒜末〉,覺得自己寫些莫名其妙的小東西好像比較在行......(默)
電影
寵物
自我
奇幻
人群 社會
青春 校園
夢境
心理學
女性書寫
架空
社論 事論
漫畫
書評
親情
都市 言情
日常
恐怖 驚慄
台灣
愛情
影評
人生
友情
請先登入才能訂閱
 ?
訂閱動態
 274蠹值 95.5
晨心

心理學系女大生一枚。
喜歡寫寫文章,尤其是人與人互動的各種樣貌(負能量是墨水,因此產量視精神狀況而變動),更喜歡透過文章去認識各式各樣的人們。
想在心理諮商領域揮灑有限的生命,最難達成的夢想則是住在果凍裡。

還請多多指教 :")

Facebook請點這裡

曾經上文學牆/主題樹的文章請點這裡



以下為文章類別解釋
§一時說不完的話:我很懶,破萬字的故事一時半刻是講不完的,需要長坐。
§貼近胸口邊緣:夢中、諮商室裡都不需要偽裝,生活中或許還要逞強一下。
§剪碎眼角:最痛的好像就只能這樣子說了。
§藏在呼吸裡的顆粒:頻繁更新,畢竟人總不能忘了呼吸。
§第幾人稱的謊言:對我來說,只是換上不同人稱說謊罷了,臉不紅氣不喘的,反正那些都是別人的故事。
§第幾人稱的謊言(二):就是三題故事。
§眼皮之下:其實只是各種感想,無論對於電影、書籍或是這個世界。
§以心之名存於腦:心理學相關,名為心理卻不在心裡,而在大腦之中。
§腳跟之後:都只是痕跡。
§噓,今天不寫字:影像、歌曲、音檔或其它。
§非我:與他人共同創作。

一時說不完的話

貼近胸口邊緣

剪碎眼角

藏在呼吸裡的顆粒

第幾人稱的謊言

第幾人稱的謊言(二)

眼皮之下

以心之名存於腦

腳跟之後

噓,今天不寫字

非我

廣播劇
 


 
找作品
|
找人類
註冊  |  取消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