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事件三

雙性戀也很在意同婚嗎?




  有趣的是,我真的覺得這是個很好的問題。

  在進入青春期之前,我覺得女生就該跟男生在一起,沒什麼好說的。身體發育開始成熟的時候,我讀的是女校,除了老師以外極少有機會遇見異性。

  和國中一樣,我也有一個很要好、一起放學的好朋友,下課經常膩在一起,因為身高體型相似,連髮型都一樣,班上的同學還會戲稱我們為雙胞胎。一切如昔,我一面努力讀書,一面參加社團嘗試新事物,身旁沒有男孩子,所以小時候那些亂七八糟的單相思也不可能來煩擾我。

  那時候對同性戀還沒有什麼具體的概念,頂多就是從《藍色大門》窺知一二,印象最深刻的大概是表姐曾告訴我,小時候很愛的一首歌〈如果的事〉,其實唱的是一對女同性戀的故事,給我的心靈帶來不小的衝擊。

  回到我那位高中好友身上。我們學校有女籃校隊,校隊的學姊打起球來颯爽率性,她簡直為之瘋狂。拉著我一天到晚叨念學姊什麼時候又有比賽、學姊好帥、我們什麼時候一起去觀賽為學姊加油、學姊好帥。

  有一次我不堪其擾,開玩笑地說那麼喜歡她,心動不如馬上行動。她說,不要啦,我有點恐同。

  當然,追星跟追人有本質上的差異,就跟GL和女同性戀也不能一概而論一樣。也知道她只是誠實地表達自己的想法,可是這短短五個字卻一直沈甸甸壓在我心上。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只是不願意去想像,她或許有哪天看我的眼神裡有恐懼,甚至嫌惡。

  不過這當然都是之後的事了,對話的當下我只是愣了半晌。喔,這樣啊。

  反正不關我的事。

  我其實不曉得為什麼在看到這個問題時,我第一個想到的是這位朋友。

  或許是在最纖細易感的年紀,我傾向於否定所有可能對我造成傷害的事實。就算我覺得同性戀哪有什麼不好,同性戀在學校比比皆是;就算我在之後的日子裡逐漸為某個女孩子心動,那也不會是心動,而是錯覺;就算我理智上知道同性戀沒有不好,但我抗拒成為其中之一,因為一旦成為「她們」,我會失去某些我所重視的人。

  所以我有時候真不喜歡自己是這樣的人,既能為女生動心,又有足夠能力掩飾與偽裝,甚至欺騙自己,直到我等到下一個令我心動的男生。這沒有想像中困難,只要忽視就好了。

  忍一忍就過了。

  那時候產生的認知就是,心動分成兩種,對的那種,和錯的那種。

  雙性戀會在乎同性戀可不可以結婚嗎?我無法回答這個廣泛的問題。我至今仍舊不認為自己能夠代表什麼群體。就連認同自己是雙性戀,都費了我好大的力氣、花上了好多時間。

  對我而言同婚合不合法一直是個概念性更甚於實質性的問題。為什麼我認為同婚不僅該合法化,而且該是受民法保障的婚姻關係而非伴侶,是因為一旦區分出一個特別法,就是一個標籤,標誌著「你是特別的」,不幸的是在現下的社會裡,這份特別依舊帶有負面觀感。而在這樣的制度下,有多少雙性戀者能夠跨越那份「特別」的重量,放棄與異性在一起的「主流」而率性與同性交往,我並不樂觀。

  我是膽小的人,就連出櫃也只有等到有穩定的異性交往對象才敢做。所以我非常佩服有勇氣與同性交往的雙性戀者。

  這次之所以為了公投而出櫃,是希望未來能讓更多像我一樣不夠勇敢的雙性戀者,有更友善更包容的環境,能讓更多像我一樣慣於否定自己情感的人們,有自由選擇愛情的勇氣。

  這次中邪網路公開出櫃後,最令我感到溫暖的,是我高中社團好友跟我說,謝謝我寫出了她一直以來不敢寫出的心情。比起同性戀,雙性戀因為也「可以」對異性有感覺,更容易否定對同性的情感。所以無論她還是我,都已經習慣性地壓抑了自己的感情,可是我不認為這是正確的。

  明明是同樣真摯的情感,為什麼只因為對象是同性,就非得要是錯的呢?

  否定喜歡同性的自己,這不是一件很悲傷的事情嗎。

  謝謝你們願意看到最後。我知道我的話總是有點多,大概是有點太多了。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關於性傾向的那些事      
本篇作者  :  Hsin
作品網址  :  episode.cc/read/jennylin1553/unspeakable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散文  當代文學
作品進度  :  5 ,   6 千字,  連載中   1 個月前更新
點閱統計  :  327 次,  閱讀值
愛情
自我
人群 社會
同志文學
學術研究需要精準的定義,愛卻不用。

本作品被選上 2019 年第 7 週文學牆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讀過 327
|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327 人讀過,閱讀值 : 6.0
bg :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