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前言:朦朧美

  前陣子戴上了這輩子第二副眼鏡,第一副是遠在十幾歲的時候了,而且這幾年也沒怎麼去戴,一直放在盒子裡惹灰塵。

  新眼鏡十分輕巧,跟第一副眼鏡相比,大概就是羽毛跟泰山的差距,這當然是誇張了點,但是在那之前,我真的不知道現在的眼鏡竟然可以這麼輕量,戴上去以後清楚地超乎預期,之前看不清楚的東西,現在都看得一清二楚,根本沒有模糊地帶,讓我甚至有種錯覺,以為我又從母親子宮裡投生過一回,這雙眼看東西才會那樣的清亮。

  只是我到現在,還是沒辦法去習慣,因為不管怎麼看,一戴上那副眼鏡,我的四周就變了,變得我幾乎要不認識,所有的人事物都在變形,看上去每一個都讓我覺得陌生。直到現在,砸了不少錢買的幾個月後,我還是本能地抗拒戴上那副眼鏡,但沒忘了矯正的事情,出門就戴上,這雙眼在這幾年折磨地太兇,要再不調整大概就快看不見了,只是一回到家裡,我還是會匆匆拿下,把世界恢復原狀。

  我不清楚為什麼自己會這麼排斥,有些難以言明,只覺得自己似乎隱隱地將這幾年的想法,覆蓋在這件事上,原本總希望自己最好甚麼事情能一眼看穿,現在卻不這麼想了,反而期望自己這雙眼能再混濁朦朧、再自欺欺人一些,也許,原因只是很簡單的希望自己眼睛裡看的東西,能或多或少保有那種朦朧美,能不要那麼清楚就不要那麼清楚。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讀過 175
|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175 人讀過,閱讀值 : 2.2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