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淅淅瀝瀝。

冬雨微微下起,拉成淺淺一線,融進濃霧一起纏綿,卻不管再怎麼纏綿、還是冷。

等待,只是一個叫做過去的牢籠。

而你注定等不到。

注定等不到,你的過去也就過也過不去。

注定等不到,你就只能停,只是你也不知道又有哪座亭子可以給你停。



城裡的燈,還在亮。

轉深轉淺轉朦朧。

等到了鐘打,就注定要被北風給吹亂,亂得很寂寞。

最後也只能用凌亂的光,拉一弦明滅,奏我一曲此生搖曳。(音”葉”)



已經、看不太清楚了……

這樣也好。

至少還能自己騙自己,沒有流淚。

臉上的痕,是雨水的吻。

我沒有流淚。

一個人自問自答,沒有人回應。

只有淒冷的冬雨帶著料峭的寒,應我一夜的呢喃淋漓。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讀過 231
|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231 人讀過,閱讀值 : 2.7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