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二〇一六年十月二日於萊比錫

談我們對傳統文化的抗拒




●好文分享:胡又天專欄:默蒼離的兼愛之訓

  接觸金光布袋戲以來,認真想過要寫些心得,除了記錄那些觀戲的感動之外,還有也默默希望能多少改變一些大家對這項台灣傳統文化的刻板印象。在今年七月以前,我對布袋戲的聯想就是「公民課本」、「文化傳承」、「野台戲」、「掌中戲」,口白是充滿本土氣息的台語,偶爾可能會有許多聽得霧煞煞的俚語。史豔文、藏鏡人這些威名赫赫的角色,是上一代共同的回憶,卻與我們這代距離遠了,概念化了,成為一種台灣精神的象徵。然而你也知道的,一旦被貼上了「傳統」的標籤,彷彿就脫不了一些俗氣,這在我們這樣的年紀,本能性地抗拒似乎也不奇怪。

  我一直想知道的是,所謂傳統的價值,如果一直站在守護的角度,是否反而某種程度窒礙了傳統的再生。這篇文章寫得很好的原因,是因為它點出了金光對此做的很大的努力,也就是讓布袋戲除了傳承傳統的精神以外,更嘗試賦予它新生。

  提及墨家,我腦中機械式地浮現「兼愛非攻」,但學校裡多年的學習在記憶衰退之後,所餘下的也就僅僅這樣而已,更何況這種無等差的愛,我直覺地認為便是違反人性。一直到本文這個角色默蒼離登場,帶出了金光世界裡墨家的設定,透過各種佈局以及辯論,由不同層面刻畫墨者的理念與價值。

  對我來說,金光的角色都有血有肉,每個人的性格與行動背後都有自己的一套信念,默蒼離更是經典之例。他所言「一視同仁的不捨,一視同仁的捨得」,超越了我原本對兼愛的理解,那套墨子所提彷彿聖人般的理念,忽然之間有了實踐的可能。

  我認為一齣好的戲劇,便是能激發觀眾思考,猶如金光所刻劃墨家內部之鬥,還有之後佛國不同派門之爭。身為觀戲之人,可以不必認同主角的理念,有時甚至會支持反派的想法,我覺得這是很難能可貴的。金光的大老闆黃立綱希望堅持的傳統之一,就是布袋戲可以保留教化的作用,這個教化不一定是不可拂逆的忠孝節義,但是以墨家在金光的重生為例,也不失為一種讓現今的人們重新審思過往哲人理念的絕好機會。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布袋戲走進我的生命      
本篇作者  :  Hsin
作品網址  :  episode.cc/read/jennylin1553/my.190216.060252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散文  
作品進度  :  3 ,   3 千字,  連載中   4 個月前更新
點閱統計  :  276 次,  閱讀值 1.6
藝文評論
台灣
就是一些布袋戲與我。我跟金光布袋戲的愛恨糾結史。
以信手拈來的方式,非常主觀地寫下所思所感。

❤ 歡迎道友來認親,我們一起攜手共度黑暗期 ❤

(貼心提醒:可能涉及劇透)

本作品被選上 2019 年第 11 週文學牆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讀過 134*
|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1 人、總計 134 人讀過,閱讀值 : 2.1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