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在調整回冬令時間之前,早晨六點起床,外邊的天色全然與夜間無異。縱使上週末時針往回撥了一個小時,幾日來眼睛睜開之時,舉目所見,仍然是蒼茫夜色一片。

  這輩子第一次收自己的實驗數據,頭幾天總是早早上床,夜不成眠,每兩個小時都要醒上一次,折騰一會兒,才又輾轉間進入淺眠。手機的鬧鐘神經質地一連調上四個,深怕一個不小心就錯過了時間。深層的恐懼化成夢中鬼魅,接連幾個晚上總是夢見學姐臉色森然,吐出的語句堪比德國即將入冬的溫度,質問著:到底有沒有責任心?(事後與本人分享,她倒是讚道相當符合她的性格:「一點也不把這當自己的事兒!」)

  匆匆為自己帶上午餐麵包,蹭出家門,嘴裡呼出的是一道道白煙。向右一望,朝向大街方向些微向上的坡度,完整保留的美好天際線那端,鋪展開來是沈靜的藍,舒展著,像是仍沈沈睡著似的。光害雖不如台北嚴重,猶是難見星光,而這般靜謐中仍可聞電車不時呼嘯而過的聲響,這便是城市,然而我並不討厭,甚至有些喜歡。

  這便是城市給予的溫柔擁抱。即便在夜晚般的早晨,也感覺隨時有誰陪伴在側。

  也是因為這樣,我心中原本得早起上工的淒楚才逐漸平息下來。我其實是喜歡早起的人,高中曾有段時間習慣清晨起床讀書,效果較挑燈夜戰顯著許多。比起晚上的身心俱疲,呼吸早起的空氣,感覺上整個靈魂都新鮮了起來,頭腦清楚,接下來的一天彷彿也跟著都是大好光陰似的。

  呼吸著冷冽空氣,信步向前,推開麵包店的門,道了聲早。這週以來,養成了每日都來這間轉角麵包店報到的習慣。店員熟稔地將櫃子裡的番茄摩茲瑞拉巧巴達取出,用咖啡機煮了杯小美式,微笑對我說:「今天也是四歐六八。」我有些靦腆地回以微笑,付錢,道了聲謝,然後取餐走向我慣坐的窗邊位子。

  從這個位子,抬頭便能望見電車看板,幾分後車子會來,盡收眼底。我只要在兩分錢優哉游哉地踅出去,便有餘裕在月台上張望一會兒,觀察待會一同搭車的人們。因為很方便,於是第一天就揀了這個位子坐,往後的幾日,不喜改變的性子,我也就天天拎著相同的餐點,天天坐上這片落地窗旁的好位子。

  屬於我的早晨,屬於我這因為收實驗而重新開始早起生涯的好日子。

  一開始會猶豫,每天早餐這麼吃是否太奢侈了點,但轉念一想,從早上八點到下午四點,中間毫無喘息機會,就只能吞幾塊黑麵包填肚子,晚上回家累極,也就隨意下碗湯麵(還是即溶湯粉),配電腦,或是配樓友的閒聊下肚。我是個不能不吃早餐,不能吃太少早餐,不能隨便亂吃早餐的人,正因如此講究,寧願將整日最好的一餐留予早晨,這樣想想倒是一點兒也不為過。

  在日益寒冷的日子裡乘電車,是件格外溫暖的事,我想很大部分原因是車上的乘客。每個人都帶著自己的日常,步入這節車廂,共享一段短暫的光陰。生命在此交集,沒有激盪出特別的火花,甚至大部分時候只是靜默不語,也不會交換太過的熱情笑容,或寒暄,或其他種種。彼此只是靜靜做著自己,靜靜呼吸,或思索或等待或憩息。我很喜歡這樣的氣氛,很寧靜,很有充電的感覺,彷彿充飽了電,下了車,便有足夠能量面對整日的消磨。

  生活是消磨嗎?積極意義上不能算是,但是實質面上卻無可否認。當然,就工作日而言,即便是極富熱忱的工作,也必然有所耗損,因為有所耗損才有所產出,而有產出,於我便能有意義。意義仍是我的追求,因為毫無意義的人生,正是因為消磨而有了意義。我覺得這某種程度上來講,讓生活仍保有一點浪漫的性質。

  站牌離研究機構還需步行約十分鐘,這十分鐘的路程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甚短,恰好適合淨空思緒,或者沙盤推演待會的實驗流程,對實驗熟悉後的那幾日,也可以拿來作為哼哼小曲子的時間。通常下車之際,天際已經透出微光,因為站牌位於市中心,行人與車流都已逐漸湧現,正是一個工作日方甦醒,正在伸懶腰的階段,腳底下踏著的步伐也會因而輕快起來。真好,這樣的早晨。

  這樣屬於我,屬於路上每個行人每個司機每個乘客,這樣美好的晨間片刻。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秋初微涼的日常      
本篇作者  :  Hsin
作品網址  :  episode.cc/read/jennylin1553/my.161002.232336
版權聲明  :  作者標示附註出處 + 非商業性 + 禁止改作 ?
文體類型  :  部落格  
作品進度  :  4 ,   5 千字,  連載完   2016/11 更新
點閱統計  :  333 次,  閱讀值 1.3

本作品被選上 2016 年第 42 週文學牆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141 人讀過,閱讀值 : 1.5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