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孤單的世界》全文初稿是在二〇一七年十一月十三日寫完的。

  其實在那之後也才不到兩週,感覺上卻已經完結了好久好久了,時間感真的是一件難以捉摸的東西。

  可能是因為一口氣寫完最後一章節,整個人像嗑藥一樣,寫完後一陣空虛,心情整個從雲端跌到谷底。一方面很開心總算將作品告一段落,一方面又覺得生命失去了一個重心,加以研究進度遲緩危機重重,各種不想面對人生,負能量直線向上衝。

  最近柏林的天氣爛到一個藝術的境界,身體又要重病的徵兆,讓我從週三開始每晚不到九點便就寢,隔日清晨五六點爬起來,雖然覺得睡眠充足,但眼皮一直睜不開。大概是螢幕盯得太久吧。

  前兩天晚上久違地翻起紙本書。樓友送了我一本德國記者旅德日誌,好久沒看原文書,大肆用鉛筆在上面圈生難字詞,圈完以後還懶得查字典。不過卻讓心情平靜許多,也想起了許久以前曾這樣愛不釋手地讀德語詩歌和小說的時光,想起和光一起遁入浪漫文學裡做夢的好日子。

  房間的燈壞了,前兩天去買了省電燈泡來換,結果隔一天又壞了。

  筆電的充電器也壞了,昨天冒著爛天氣去亞歷山大廣場買了新的,好貴,但所幸沒有像燈泡一樣壞得乾脆。

  壞掉的心情要是也能這樣修好就好了,明明就是完成了一件大事,卻覺得很漂浮,很虛無,很荒蕪。

  覺得自己實在是太貪心了,明明只是第一部作品而已,還是未經打磨的最初版本,卻一直想央著別人讀,奢求著他人的回饋,急欲知道我想說的話是不是真的傳達出去,又在每個人心裡形塑出什麼樣的樣貌。

  當然明白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要過,而這個故事也不是什麼讀起來開心的故事。甚至,我也還只是個稚嫩的說書人而已,寫出來的東西雜亂無章,筆下的角色呈現得仍遠不及他們真實樣貌的一半,對這個嶄新世界觀的刻畫也非常粗淺與簡略。

  寫字是療癒,他人卻沒有義務承襲這個療程。

  於是我非常感謝身旁有這麼幾個人願意施捨我這些善意。

  晚餐和德國摯友吃壽司,慰勞假日加班的辛勞。用餐畢,他不疾不徐拿出一本筆記本,翻開滿滿滿滿三大頁的,關於我小說的讀後感。

  當下我笑出來,事實上內心的眼淚直接用噴的。

  我上輩子大概是賣香的,燒了一整輩子的香才交到這樣的朋友。他逐條列點,一一提出困惑、批評與建議,非常中肯的回饋,也指出了許多他覺得目前小說已經點到、但明顯還有很多發揮空間的議題。講著講著我都覺得可以發展出系列作了,這些其實我都考慮過,只是毫無把握第一次的嘗試有辦法駕馭那麼多可探討的面向。但是有讀者能察覺這些,還細數出來,整個感動到無以復加。

  壞掉的心情大概的確是能夠修復的吧,當自己重視的東西如此直接得到他人的關注,無論肯定或否定,讚賞或批評,我都覺得寫作的目的圓滿達成了。

  他還說讀著讀著就有股衝動想翻譯成德文,可是最大的問題大概就是人名。整個把雷都爆光光,哈哈哈哈哈。

  於是我懷著滿肚子的壽司、山藥與納豆,深刻覺得被治癒了。

  他說我真喜歡這故事的哲學思考,關於孤單的兩面性,還有最後的結局。

  說故事的初衷也不過如此而已。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在腓特烈的小森林邊      
本篇作者 : 
版權聲明 : 
作者標示附註出處 + 非商業性 + 禁止改作 ?
文體類型 : 
部落格  
作品進度 : 
41 頁,  3 萬 5 千字,  連載完,  2018/9 更新
點閱統計 : 
1,734 次,  閱讀值 1.2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讀過 74
|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74 人讀過,閱讀值 : 1.2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