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18.02.2016】


  這個月底就回台灣過寒假了,夜深人靜時,忽然想到已經沒有機會告訴爺爺我在遙遠的國度發生的一切事,突然覺得好惆悵,眼淚不斷的掉下來。
  有時候還是會忘記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外公、外婆、爺爺、奶奶了。

  這幾位親人之間,我對外公的事情並不熟悉。
  在我很小的時候外公就去世了,唯一記得的是我小時候鬧著不想吃藥,外公笑嘻嘻的幫我把藥吃掉;還有外公很帥氣的當軍人的照片,穿著白色的空軍服,看起來帥得不得了。

  我對外婆的印象也已然模糊。外婆有中風的毛病,幾乎未曾說過一句我能聽得懂的話。
  小時候和媽媽回娘家的時候,媽媽總是讓我和妹妹親親外婆的臉,嘴唇碰在外婆的臉上涼涼的。有時候外婆會用力的捏著菲傭的手,因為外婆總是不懂得控制力道,菲傭被捏的痛了,前前後後換了好幾個忍痛能力奇佳的菲傭。
  但是外婆抓著我和妹妹的時候,從來沒有把我們抓痛過。

  因為奶奶比較晚才走,我對奶奶的印象稍微多一點。奶奶的腿出過車禍,我已經快要忘記她是不是從我有記憶開始就坐在輪椅上。以前回爸爸家的時候,爸爸有時候會帶我們和爺爺奶奶一起去海邊,我和妹妹追著螃蟹,奶奶跟姑姑還有爸爸就在比較遠些的地方聊著大人之間的天。
  我記得最後奶奶住院插管。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插管,覺得非常害怕,那時候的奶奶看起來變得很小很小。但是奶奶去世後,我對死亡依然沒有概念。


  直到最後,我的爺爺也走了。

  我對爺爺的印象,是個非常硬朗的人。媽媽說爺爺年輕時,自己一個人鎮日推著煤礦車,用勞力養活所有的孩子。
  爺爺在當兵時曾經被抓去日本,還在當地和一位日本飛官的女兒談了一場沒有結果的戀愛。爺爺熟習一些看起來似乎很痛的傳統療法,我從來不敢嘗試。不過,有一陣子媽媽手臂痛,讓爺爺拉一拉居然就復原了。

  即使老了之後,爺爺依然靠著收資源回收來養自己,房子外面堆著各式各樣的紙箱、壞家具、塑膠板。我小時候總是不知道為什麼爺爺的家這麼亂,他的孩子們並沒有好好的反過來照顧他嗎?
  但是爺爺似乎樂此不疲,他喜歡每天自己開著車跑來跑去,過自己的生活。有時候爺爺的房子會出現新生的野貓或野狗,我跟妹妹總是喜歡抓牠們玩。

  爺爺直到很老很老都幾乎沒有生過病,沒有進出幾次醫院,一直到有一天,爺爺肺病復發住進醫院,過沒個月就走了。


  直到爺爺也去世了,我才發現死亡可怕的地方,不在於永遠的分離,而是你總是會忘記再也無法與他們相見的事實。
  每當我翻開相簿,赫然想起那個人已經再也不會出現在某一頁之後的畫面中了。原來人竟必須像這樣,一次次地被如此反覆提醒著醒來。

  我的生命已經永遠地空了一塊。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死亡可怕的地方,不在於永遠的分離      
本篇作者 : 
版權聲明 : 
作者標示附註出處 + 非商業性 + 禁止改作 ?
文體類型 : 
部落格  
作品進度 : 
1 頁,   1 千字,  已完結,  2016/2 更新
點閱統計 : 
370 次,  閱讀值 4.5
自我

本作品被選上 2016 年第 9 週文學牆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讀過 370
|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370 人讀過,閱讀值 : 4.5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