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四天前,史上第一個(和第二個)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大陸被賀建奎的研究團隊所發表。「被」如何,似乎是最近的趨勢,居然連被基因改造也不遑多讓。

  我個人倒覺得基因改造並不是一種傷天害理的技術,基因的可操作性不只出現在人類的科學行為中,只是它需要被規範,且需要非常謹慎地使用。基因改造和傳統的育種最大的差別在於得到成品的速度,和打破物種限制的藩籬。傳統育種是在限縮的基因池(Gene pool)中藉由親代不斷的有性繁殖出充滿變異的子代,隨著代數增加,漸漸得以撈出自己鍾意的後代,比如我喜歡柯基短腿,於是從兩隻短腿狗的後代中再挑出短腿狗,不斷重複讓短腿狗和短腿狗交配,生出腿越來越短也越來越整齊一致的狗狗,但是在此同時因為基因池太小,也有繼承到某些遺傳疾病的風險(不過,在前幾代還是有可能出現超級長腿狗,這就是所謂的雜種優勢,這裏就先不細說啦)

  而基因改造、基因轉殖、基因編輯,其實這些名詞在使用上各有些微不同,也有部分重疊,在這裡一律稱為基因編輯,它跳過了數代親本繁殖懷胎和子代成長茁壯的過程,直接修剪更動基因並觀察某些基因的表現與否,而且因為沒有交配時的生理結構差異(比如鴨子的旋轉ㄐㄐ和海豚的三十公分),也沒有了精卵子染色體數量不同而無法受精的限制,不同物種的基因現在能夠藉由人工操作結合,就像鋼鍊的合成獸:「大..哥..哥....」啊不過這樣的情節目前是不可能發生的,請不要太害怕。

  它跳過了演化的過程,就像人造的入侵種(入侵種是強勢外來種的正式稱呼,代表超越某地的演化過程,空降某個生態棲位頂端的優勢生物,例如大家耳熟能詳的福壽螺和多線南蜥)並且基因編輯要得到成品的速度十分快,原本需要十代才能完成的育種,只需要兩三代甚至是一代。聽起來非常高效、科幻、又有點毛骨悚然,但是其實它沒有大家想像中的那麼前衛:基因編輯技術早在六十年前就初次出現了。

  生物之所以有各種不同的個體樣貌或者身體機能,都是由於成千上萬的基因分別表現(產生作用)或不表現(沒有作用)的緣故,但基因其實不單純只有表現和不表現兩種狀態,它會啟動、休眠、還會跳躍、沈默、擴增... 等,用白話文來說就是基因超級複雜。有些看似無用的基因其實在特定時候才會發生作用,而有些基因還會到處亂跳,隨隨便便地插進正常的基因序列中,甚至造成突變(無論好壞),某方面而言基因完全是動態的,難以控制和百分百精準地編輯,即使人類基因體早已解碼完成,現在科學界仍無法百分之百理解每一種基因的作用,更別提是去任意修改可能會發生的後果。

  上面落落長一段應該有給各位一個粗淺的觀念,就是基因編輯是有風險的,其實當今科學界有一個「基改人類胚胎只能存活14天」的底線,超過時間就必須銷毀,先前英國團隊曾製造出人豬胚胎嵌合體並使之成長超過兩週,就已引起全球爭議討論,這個計畫就被科學團隊稱為奇美拉,而現在這兩名基改嬰兒居然直接誕生在世上了,並且一輩子都將帶著難以預估的風險。也許是二十年、三十年後,他們的遺傳缺陷才會表現出來,賀表示對他們的一生負責,但是這顯然不能被大眾接受。

  兩個孩子的意願從未被詢問,而且後來由賀本人發表的報告也證實,基因編輯的結果並不成功,包括影響到了不應被編輯的其他基因的「脫靶效應」和無法控制的突變,都出現在這兩名基改嬰兒身上。面對這樣的結果,中共政府現在已經在調查賀團隊,後續很可能以刑事責任來進行追究。脫靶效應本就是當今基因編輯技術仍無法克服的風險之一,畢竟被人類用來進行基因切割的CRISPR/Cas9技術,其實最開始是細菌用來切割攻擊它們的病毒的基因所使用,目的就像是犯罪存證,剪一段病毒基因嵌進自己的DNA中,以後有相同的病毒再攻擊自己就能很快辨識,好像貼一張犯人殘破的照片在牆上,只要能看到臉就行了,不需要很完整的全身照,所以這本來就不是一個百分百精確的基因編輯方式(不過現在又發展出了一些新的CRISPR技術,好像是利用抗體機制去達成,操作上還有其限制,我也還沒什麼研究就先不提了)。

  那麼除了風險以外,到底還有甚麼倫理問題?當基因編輯被用在人類身上,為什麼在科學界掀起這麼大的風波?
  以農作物的育種其實可以略知一二,當一個更優良的基改品種發表時,若它的優點遠大於購買種子的費用,例如高產量、低維護成本、抗蟲抗病抗極端氣候等,即便種子公司使其具不稔性(無法繁殖後代)而使農民必須在每一季都購買新的種子——孟山都現在就是這麼幹的——許多農民還是無法抗拒它所帶來的優勢,因此願意持續使用它。這樣商業化的農業模式並不單單出現在基改作物,早在傳統的育種就早已有這樣的問題,大量野生種或地方種的作物基因庫因為育種淘汰而迅速消失,在往後發生嚴重天災或劇烈的環境變化時,很可能因為單一化的基因型而使商業品種一瞬間大量滅絕,造成全球糧食短缺。種子銀行就是為此設立。人類的基因若被編輯,很可能同時達到這兩種類似的結果。

  一是弱勢的舊人類基因庫流失,二是新人類的基因被標準化和單一化而無法適應環境劇變。一個正常的自然演化過程,是千千萬萬年累積下來的天擇結果,可說是一種動態模型,隨著地球的歷史推進,而絕非人類一朝一夕的科學操縱就能完美仿造。並不是指基因編輯應該被棄而不用,畢竟它就是一種超級好用的工具,這是無法否認的事實,但是它的缺點和優點應該一起被關注,並且以相應的配套去防範風險。比方說,設立人類基因銀行保存多樣性的人類基因,但是這又和隱私權有著千絲萬縷的糾葛。雖然聽起來人類基因編輯還有很長遠的一段路,但是被優化過的基因帶來的好處,絕對是很短期就能被看見的優勢,而人類往往難以發現長期層面的問題,所以在這樣的優勢一定會被放大傳銷的時候,人類社會很難去遏止基因編輯的盛行,新人類的時代可能比預期中更快到來。

  下一篇再繼續囉唆基因編輯對身份認知的影響,對於這個議題,其實敝人有一篇小說正是建立在這樣的設定上去寫的,大家有興趣可以去看看(害羞害羞)

  傳送門

  如果讀到這一行的人,真是感謝你看完這些超沉悶的碎碎念,我本身的專業是農業,不是分子生物學,對分生只有大學上課時模糊的概念,所以可能有錯誤的地方還請大佬不吝指正,我們下次見啦~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舊世界人,你在幹嘛?      
本篇作者 : 
版權聲明 : 
作者標示附註出處 + 非商業性 + 禁止改作 ?
文體類型 : 
部落格  
作品進度 : 
2 頁,   2 千字,  連載中,  2018/11 更新
點閱統計 : 
384 次,  閱讀值 1.6
隨意聊聊,科學/研究/倫理,是如何日新月異且急需解答。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230 人讀過,閱讀值 : 1.9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