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2018年底第​7​到16號公投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投票,加上剛念哲學半瓶水很想炫耀一下,以下內容很長很雜亂。首先聲明,以下都只是我的主觀想法,我很想聽聽別人的意見,反對贊同我都很歡迎,前提是請理性溝通,並請尊重別人的立場,我也會努力保持這一點。

  其實在前幾天前,我還不打算回去投。我從來不是個及格的公民,我們家也從來沒有去投過票,對於任何社會政治議題我一向是漠不關心,所以因為當天要打工,本來沒要回去。後來發現時間趕得及能錯開,我就回去了,我想當中多半有點跟風心態。

  在十項公投裡我唯一最熟的應該就屬於同婚,我身邊同志比較多,也就接觸到比較多相關議題。我的思想比較極端,我認為除了在傳後的層面上,將人分男女是一件沒有甚麼意義、甚至侷限的事情。我的身體是女性,但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女生,同時地我也不覺得我是男生。如果我承認了我是男/女,我是不是就要連帶承認社會所期待的男女氣質,是不是就該遵循所謂的男/女的思維模式?偶爾有人問我問題,會說「我想聽聽女生的想法」,說真的我還真沒辦法回答──我對事情的看法從來都不怎麼契合我所認識的女性們的觀點,但因為我也沒認識多少男生,我不知道我的想法是否比較偏男性化。我的確不喜歡別人用性別區分我。基於這個觀點,我支持同性戀愛,從來沒覺得這有哪裡不對勁。

  但是當這件事情拉到了婚姻、公投、拉到了國家的層面,勢必沒辦法再用這麼單純的想法,因為即使是現代社會上的婚姻也很少能以愛作為最單純的原因,更遑論國家社會從來就不是個簡單的結構組織。我不懂民法,我無法完全地了解修民法與立專法各自會面對的問題與它們代表的意義以及之後的所有後續影響,其中我也很在意的就是同志的領養生子的問題,這一部分處理不好會產生很多很複雜的影響,像是人口的走私販賣。在法律上,你不能單純地只用歧視一個詞就一竿子推翻所有的規範。平等是法律的本質固然沒錯,但至少現在的台灣實在受不起這麼大波瀾的改革,我們連基本的政治經濟甚至公民們的素質都弄不好,卻要跨越中間那麼多基本的民生障礙去追求最理想的人權,這次公投真的讓我很深刻的感覺到,台灣真的還不算是一個思想開明的先進國家,現實的是亞洲的歷史比起循序漸進的西方是跳躍了五十年的,我們的技術與科技跟上了,但我們的思想還沒有,太躁進最後只會分裂社會。關於法律的部分我就說這麼多。十項公投裡面,我最明確的立場就是11與15案,性平教育。

  我個人對於教育,對於家庭,算是有一段不圓滿的過去,因此我很在意這兩案。我沒記錯的話,確切的教案內容細項還沒有訂,而我15號的公報不在手邊、我也沒看過,除了11號的公報以外我也沒甚麼確切的白紙黑字可以拿出來說嘴,所以就姑且一提:「由於性平教育中的同志教育帶入性別光譜、多元性別、變性、男與男、女與女等多元情慾內容,並不適合心智發展尚未成熟之國小學生,以及正經歷身心快速成長與變化的國中學生。」(公投公報11案二,理由書之(一))看那一整串的同志教育內容我不覺得有問題,所以我其實不明白為什麼它寫「並不適合」。性平教育是教導認識與尊重的教育,也就是品格教育,品格是要從小培養的,這一點應該沒有異議。

  下面(三)第二段,「更何況,有鑑於青少年的身心發展正值青春期的年齡……」一整段。我,呃,真心看不懂,我需要解釋。

  我沒有資料可以拿出來打臉,所以我就直接說吧,有問題歡迎指正。硬要說的話,家裡對於性別的教育遠比學校要重要得多,試回想國中小健康課都在幹嘛,至少我不是在考試就是在恍神,沒在聽老師說話,最多就記得一個玫瑰少年的稱號,除此以外沒有甚麼。而我是阿嬤帶大的,她仇男,所以我基本上,國中小都沒接觸過多少男生,於是我有一種很強烈的對立意識,當我見到一個人,第一個想法是:「他是男/女生。」以此為出發點去認識這個人,我的這種意識嚴重到會妨礙我與人交流,因為對方是男/女生,所以一句話有不同講法,一個動作有不同意思,一段關係有不同的定義。像以前很常聽人問的,「男女生之間有沒有純友誼?」為什麼不能有?你欣賞這個人,然後你就會有意識地因為他的生理性別而把對他的感情轉換成愛情或友情?老實說依我的看法,我其實也不覺得感情需要分類。你可以大致地說這是愛情、這是友情、這是親情,但是本質裡它們都是同一個東西,很多時候甚至能混雜在一塊。

  回到性平的部分。我想我的情況應該八成是個案,但就依照我這個個案,我支持平等教育。我絕對地支持性別光譜、多元性別、變性等部分的教育,也支持男男、女女的多元情慾教育,因為發現自己喜歡同性而開始自貶的案例到處都是,無須我贅述。如果真的要為孩子好的話,我們該教導他們的應該是愛的純粹性與包容、尊重甚至最好的,不預設立場的態度,為他們架設好一個能夠容納極其複雜的世界的心懷,而不是教他們以一個特定的、最主流的框架去評斷事物。我們都受這種框架限制。我自認是個相當突破道德的人,我也確實認為不只台灣、世界上有很多既定的道德價值都是值得再省思的,但我也不能保證我就沒有任何僵硬的、可以再反省而我卻相信的理所當然的理念在。我當然明白當你一直以來深信不疑的事情受到衝擊時,第一時間一定是強烈反駁,可是真正重要的是冷靜過後你應該要試著去重新想想一個概念價值到底為什麼值得或不值得被繼續保存,白話文就是說你要盡量地理性。

  可惜的是,當你把視野往後拉、拉到大眾之上,不難發現人一多問題就多。基本上能理性討論的大眾是不存在的,至少在台灣我沒看見。挺同返同兩派都有高尚的人在,下流的人同樣多。挺同的人之中真的有不少覺得自己挺同就很有遠見、很新世代、很高尚,這種人十之八九對同志只是不強烈反對,順便跟個風。當初愛家盟與平權組織剛出來的時候,我其實覺得很唐突。突然到有點只是在跟風的感覺。我在之前的部落格有提過,我不覺得台灣準備好了,也是這個原因。後來我慢慢改變想法也站進平權陣營,還以為當初搞不好其實只是我太冷感,但看這次公投的結果,我又不太確定了,看到很多人在結果出來之後第一時間是發限時飆罵,也讓我對之前那些充滿希望理性平等的口號開始動搖。不是說你的選擇是對的,你就能為所欲為。如果只是盲從的話,又跟那些邏輯神奇的反同人士有甚麼差別?

  當然平權陣營裡絕對有夠冷靜理性的人在,反同也一樣。我一個學長在限時裡公開表態他不投票,反同婚,但他也不是打甚麼守護既有的道德價值一類的空泛言論,身為我大哲學系就是要獨立思考(而且他還是卷),怎麼可以跟別人說一樣的話呢,至少人家不只指出了現實的問題,也留了很多退路給他自己也給其他挺同或反同的人。反同陣營裡最為人詬病的還是那些意義不明的發言吧,像公投通過女生會長陰莖之類的,並且拒絕討論、一昧跳針。但我寧願相信這些都只是個案。

  我最近因為期中,將近一個月沒回家。而我這週為了投票提前回家,原本我是沒有打算跟阿嬤提起公投的話題,我知道她不喜歡,但我不確定她真的想法,我也不敢試探,就怕她突然爆氣。結果她主動跟我提起,而我就想,好吧,改造台灣從長輩做起,結果證明我錯了。我當時真的只是想知道她對性平教育的了解程度。然後她就搶過我手上的愛家盟傳單撕碎丟我,要我不去投票。她才剛幫我買了晚餐,一個月沒吃到的食物就變得這麼苦。

  我本來是認為,確實無論挺同反同兩方內部都有騙選票的情況,因為我自己以前就是那種甚麼都不聽不看別人唬我一下我就信的人,但我真的,沒料到,這種人這麼多,多到幾乎是普遍常態。投票當時爆出的很多諸如不給選票、拆隔間、威脅等等的手段,真是刷新我三觀,人可以窮,不可以賤,做人再怎麼失敗也該有一個基本的品德。我上面說過的任何自以為是的立場我都還可以容忍,但是再不尊重別人也該有個限度,這種當眾作票在我心裡的嚴重程度跟強姦不相上下,挺反雙方都有,連基本的禮貌都沒有你們談甚麼價值?談甚麼民主?

  扯太遠了,讓我們回到關於盲目投票的地方。當我看見公投的結果票數差了一倍時,我第一個想法是,反方陣營裡絕對有值得討論的理由。你要我相信台灣有權投票的人裡有三分之二都是只聽名稱就投票,三分之二,這數字可以滅國了吧?暫且不論這三分之二裡有多少人是了解後才投的票、又有多少是來亂的,我們就提不了解就投票的那部分。在公投的結果出來之前,我曾經到處講個笑話,說我以後要當教育部部長,把哲學列為國中小與高中必修科目。現在看這個票數的差距,真的讓我開始想說先從粉專開始之類的。我希望這別成為三分鐘熱度。

  就我個人的經驗,進入哲學系之前,我是個糟糕到炸的公民,你說我就信的那種。考完期中之後,我也不能百分百確定就是因為所學的關係,或許還有因為政大這個新環境、或是其他,至少我變得願意花四個小時在打現在這一篇。哲學是能改變人心的。我不清楚它是怎麼做到的,但至少對我很有效。就先讓我有個用哲學改變台灣的夢想吧。我沒有一個圓滿的家庭,而我已經放棄修補它了,現在我開始看見我的國家真正的殘破的樣子,但我不想再放棄我的國家,否則的話改天我思鄉了,我就沒有地方回去了。無論台灣是否準備好接受新的價值與思維,我們至少都該對這塊土地有個基本的尊重,所謂的公民意識不只是對一個國家的尊重、也是對自己的生活的尊重。說我對投票的結果不失望是假的,我很失望我得承認我的國家沒有我想像的好,很失望我剛燃起熱情就得面對一攤爛泥,可我要是就這樣放棄了,那這一切──我們為了平權所做的努力,還有其他核能、正名的公投,這些我們為了更好的生活而做的努力,來得轟轟烈烈卻走得那麼輕。當我蓋下章的那一刻,我覺得我是這個國家的一份子。我感覺到我對這個議題的影響力、我對這個國家的影響力。這次公投結果在平權上基本都是一比二,可以解釋成年輕世代、中年、老年,而中、老年都仍屬於傳統保守一派,換句話說,我們現在正處在新舊交替的時代,改變是我們這一代的責任。

  老實說我根本不確定有誰會有耐心看完這落落長一篇雜亂無序的東西,如果你逐字看完了,或許我可以認為你對台灣是有想法的,可以的話也請留個言讓我取暖一下唄。我再打下去可能會變得很覺青。無論如何對這次的結果想法如何,我希望大家可以冷靜、理智、不要被結果沖昏頭,相信誰也不會樂見社會因此分裂。改變是條長路,無論你立場為何都要有心理準備,我們一起往前走。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公民      
本篇作者  :  Nomine
作品網址  :  episode.cc/read/E.F.W.1107/my.181124.001152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未確定  
作品進度  :  1 ,   4 千字,  已完結   20 天前更新
點閱統計  :  143 次,  閱讀值

本作品被選上 2018 年第 48 週文學牆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讀過 143
|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143 人讀過,閱讀值 : 4.5
bg :
找作品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