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以下請注意:

  ※有微量劇透※
  ※有作者對作品的詮釋※

  若您認為可接受,請往下閱讀。






  ***

  這是寫給參與《互為讀者》活動的各位。

  這回我參與活動的段落,是七十六章的大部分段落,從715頁721頁。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猜中為何我特意挑這一段出來(咦咦?猜謎?)

  我公佈答案吧!

  七十六章段落有一個較為獨立的寫作意圖,「它探討台灣的民主現狀」。

  等等?為何我不乾脆寫個台灣篇呢?因為必須除去了眾人一看就暴跳如雷的名字與表象,人們才少一點嘶吼的空間,多一些思考的空間;只有將我們自己跳脫到異國時空背景,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看見「民主」的發生多麼不易,觸景生情,被刺激了,反身想到我們自己的社會是如何;即便沒有聯想到台灣自身也好,我也希望一些關於民主本質的思考被喚起……但絕對不是「議題式」的思考。

  該怎麼說呢。

  有些概念是放諸四海皆準的,卻不該變成社論;社論的缺點是,它們總是此一時、彼一時。什麼事情付諸文字以究其核心,也該擁有莎劇的魅力或力量——莎劇魅力在於即使將它們改編美國西部黑幫大械鬥,或者過了百年,也絲毫不減其核心的衝擊力。同理,「民主這件事是什麼」,我們無論貼了幾重藍綠標籤,或者把它們拔掉,怎樣都都逃脫不了這個問題,它原始的重量同時也是「議題」支撐不住的;但是把它們說白了,依舊是討人厭的議題罷了,原罪很難避免。

  超肉麻超噁心的,對吧!是啊,真是超級噁心,所以這是我對台灣民主最深度探討的唯一方式,就是「拐著大彎,不去探討」。

  熊輪問我這一段究竟想表達什麼?他看不出來作者意圖。我想說的事情沒有標準答案,所以沒有作者意圖可言。要說我比較傾向誰,我比較傾向狄米特;然而他處在一個自我擊敗的立場——他知道英雄崇拜會使一切崩壞,但是他第一個被大家捧成英雄。

  不過認為活動參加者中真的沒有人猜中,或者發現作者的心機,似乎也不大對;更大的可能性是這種議題不過就是個非常噁心的東西,較理性的讀者們就算懂了,也不過放在心裡,更不會選擇寫在心得中,讓我知道了。我們會走到這個地步也挺悲哀的。

  有些讀者很聰明,發現這些人物的對話有微妙的違和感,原因就是在這裡。

  ***

  稍微補充一下。第七十六章這一段,是第十三章的鏡像倒影,都在講八一九政變事發,到戈巴契夫被逼下台這一段故事。但是十三章純粹透過私人執照電視台NTV的鏡頭,演出媒體鬧劇(官方媒體則是一字不敢多報),七十六章是反過來,純粹透過人民與當事人的眼睛看同樣的政變事件,反而比十三章嚴肅非常多。這個安排的目的是表達「民眾絕對不是鬧劇的根源」。沒有看過十三章的讀者跳讀這裡自然會吃點虧,跟大家抱歉。

  這一章對民主有多少種立場呢——

  立場一:老菸槍二號
  相當於:認為綠營上台之後,台灣更爛了,還不如回去挺國民黨的厭世老人。

 
  「愚蠢的大學生,俺見反八人幫的年輕份子就討厭!」一名廉價紅牌菸從沒離過口的瘦竹竿男子道,「瓦倫尼科夫將軍只是想停止戈老胡鬧,恢復蘇聯秩序。硬往烏托邦闖下場必定好?動動腦吧!革命家祖先總是弄砸,建立起黑烏鴉要抓誰就抓誰的世界!噠啦!這就是你們的烏托邦!」

  立場二:紅衣女士
  相當於:厭惡藍綠爭論的理性者,無論目光轉向論點的哪一方,都只看見人在秀下線。

 
  「嗜好觀看或被觀看淫行的變態,總想立刻發洩慾望;NTV報新聞像發洩衝動,快速、即時又低俗得不可思議,彷彿誰的暴露狂慾一洩千里。觀看與見證、言說與聆聽,正義堂皇的社會議題,是否埋藏表演慾患者墮落的種子?人非聖賢,想試試聖人的衣裳,做些猥褻動作,引世人矚目。」

  立場三:小黃書憤青
  相當於:相信政客會害怕人民選票的理想家,尋找英雄者。遇到社會議題就衝撞,雖然喚起重要的關注,可惜很短視。

 
  他的聲音如熔融的鐵水,火熱明亮:「兄弟,來培養民主素養!在不侵犯任何人的範圍內行使權利,大膽地討厭任何人吧!願您接受被人討厭的勇氣與泱泱大度和您的態度一般勇猛!我鼓勵所有意見被發表,因為此刻最重要的莫過於見證、觀看、言說彼此交換、被聆聽!也許葉爾欽是坐收漁翁之利者,但沒有我們,他便坐不上那個位置,這對各位難道沒有任何意義嗎?」

  立場四:附和憤青的閒雜民眾
  相當於:標準的民粹主義者,沒有什麼思想,夾雜在社會議題中看熱鬧,口號卻喊得最大聲。社運活動中的豬隊友。

 
  「還產於民啦!萬歲!」

  「大饑荒幹你媽的!」

  「人民當家作主,人人都是史達林!幹你媽的!」


  立場五:落魄軍人哥

  相當於:知道內情的深喉嚨,或者是會嚴格調查議題來龍去脈,卻不願意在PTT上發表意見的知青,認為正義的鍵盤戰士是散布更多愚蠢的罪人,是最自私的傢伙。

 
  「你背不出填寫考卷的正確人名,那無所謂。但當你在拒馬坦克前跳舞耍寶時,居然連關於眼前事件最基本的問題,都沒想過,幾條街以外命喪警民衝突的人作何感想?你的正義女神不過是矇眼的逆女!政治從來不關乎你的生活品質、個人英雄主義、搔癢、爽、神經症,與如何取悅你朦朧的想像,而是關於與權力邪道共舞的英雄、心被邪道吞噬的佞臣,以及所有與你無關的人。

  「德國憲法大家李斯特(Franz Ritter von Liszt)云:政治是『妥協』的學問。它不是服務業;若有一種籠統的影子叫『人民』,那昏忽忽的人影是官僚特供商店裡的大老爺,你已經站定立場,與政治絕緣,跟真實的人民沒什麼好討論的了!」

  隱藏立場:

  立場六:狄米特
  相當於:關於民主,他知道世界上沒有真正的標準答案,於是放棄一切關於偉人的幻覺,選擇單純拯救身邊的人。狄米特這個立場的力量來源是超越對與錯,他卻最容易被身邊的人當成標準答案,當成英雄,歌功頌德,他只能噴茶了。

  第七十六章的狄米特,也是第六、第七章的他的鏡像倒影。他曾經是一個時不時喊著「你犯罪了!你要受罰!」的正義小魔,如今是個「連市長的大章都敢偷在手中」的刁鑽官僚。他說的話也真假虛實參半;他所謂的「夢想」,不過是繞著彎子告訴雅琳他即便和她在一起,也不會愛她,她必須明白這一點;但是說穿了又太難聽。


  立場七:卡捷琳娜
  相當於:標準的二二八順民,知道這個政權可惡,也知道自己可悲;丈夫被搞失蹤了,她甚至沒去找他,不見了就算了,女兒活著就好。

 
  「我難過嗎?但是害怕KGB過了頭,恐懼沒將半絲半丁心靈的空間留給難過,做人做成這樣,真是悲哀。

  阿姨我推敲起來,我那口子八成在入伍表格上老實寫故鄉是明斯克。對黨而言,待過佔領區的都是可疑人物、賊頭賊腦者、匪諜預備軍,誰知道呢?老娘真是嫁了個老實的蠢貨。」

  每一個立場都有或強或弱它有道理的地方,也有或強或弱的內在弱點,彼此交織。

  ***

  文末請大家看看這則貼文,以及底下的留言,感受一下。

  感受什麼,我也說不上來。

  祝大家平安、健康。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互為讀者活動回饋,《永冬》七十六章謎底揭曉      
本篇作者 : 
版權聲明 : 
作者標示附註出處 + 非商業性 + 禁止改作 ?
文體類型 : 
評論  
作品進度 : 
1 頁,   2 千字,  未說明,  2017/10 更新
點閱統計 : 
93 次,  閱讀值
書評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93 人讀過,閱讀值 : 1.1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
End User License Agreement

  1. Tolerance for objectionable content or abusive users are not allowed.
  2. A report mechanism to filter objectionable content or abusive users is provided. If you are reported having such behaviors, we will response within 24 hours and take action for this.
  3. The actions mentioned above include make your content invisible for the reporter, or further disable writing/social function.

Accept
or you may close the app
report bad content/behavior for location :


Report
canc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