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這是我與一位EP版友私下討論西瓜精對《永冬》的誠實感想之內容,我認為這段幾乎都是我在畫虎畫蘭的對話,還是有一點可觀之處,故錄之,供大家參考。由於我從聊天室中刪減喇咧,取出「我自己」的心得,文句略嫌零碎,自言自語味道超重,請大家見諒。

  跳痛的正文開始。

  ***

  從頭開始說起好了。

  我是什麼?我是陰謀論者。我幾乎不稱自己是寫手,這意味著……我其實不知道作家是什麼;我發誓我從來不在外頭說我是個作家,因此我的寫作能力,老實說,是個植物亂長的過程;這個植物也許自己狗屎運長得不錯,but well,植物它自己依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所以我隔段時間就發作到處求書評的行為,這是我從「認為自己是作家的人」身上,蒐集情報,以了解更多關於寫作本身的過程。

  《永冬》的真身從頭到尾就是陰謀論相關科普,並不是小說。然而如果你是一位作家,一個重視文體的,嚴肅的作家的話,自然會認為真身是小說,資訊是小說中的東西。囧的是,我不是作家,我甚至立場倒反。

  幸虧我的寫作功力至少可以做到不會讓嚴肅的讀者或作者認為,我只是把小說這個文體耍著玩的討人厭外邦人,但是以科普為主體,那依舊不是「作家」該做的事。所以我在想的不是砍掉真身,把資訊減輕,而是如何加強自己身上的「作家性」,讓小說與資訊一比一。從陰謀論者,變成「會寫小說的陰謀論者」,而不枉費做了寫小說這件事。

  由於這次活動只給了讀文者節錄,人家也是不浪費時間,挺快地讀,當然他們會給一條很快、很直觀的修文路,比方說,我可以減輕科普,使資訊與小說一比一。這真的與我自己的想法不謀而合,資訊與小說的重量一比一,我這至少才是當了一個作家。

  但是我不該對資訊開砍。

  如果我偷懶,說:好吧大不了就是砍掉科普——老實說,砍很容易、太容易了,我更不會因為採取較簡單的修稿,突然就變成「會寫小說的陰謀論者」,我只會變成小說家與陰謀論者兩個都不是,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我想西瓜精也並沒有鼓勵我這麼做。

  ***

  要說我對西瓜精有沒有一點生氣,是有啦,然而也不是看到負評就在氣——我留言給她時,她可能本來在線上,突然下線了,但是我不知道;我漫天找她推薦的一部叫《龍族》的書,問是不是這本?詢問未果,我只好不知所以地讀了我找到的那部龍族感到十分不能理解,原來是我真的找錯作者了,我或多或少有「我真的非常重視西瓜精評我文的這件事,但是她似乎不重視,我的玻璃心大碎」的感覺。証實只是我自己誤會,也就沒事了。

  誠實感想中的《龍族》是指李榮道的那部喔,不是江南的!

  啊,被評真的好容易玻璃心碎,而且還不見得是跟收到負評有關,這點後文述之。

  關於我對西瓜精《糖果屋》的感覺,我覺得她在舒服日常的寫法中對劇情仍然有追求某種黑深殘的野心,導致小說推進時的矛盾感吧。

  我並沒有對《糖果屋》評文的意思,所以這句話也並不是在說該作的好壞,而是我覺得「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文如其人果真是真理」。或者說,畢竟我是先找到看自己的方式,然後看看西瓜精;對人心的很多結論多數時候是這樣來的。俗話說得好:一天見到一個混蛋,你遇到的那個人真的是混蛋;但是如果你一天見到十多個混蛋,你才是那個混蛋。

  (對談者問我,意思是不是把自己的個性投射到小說角色塑造上?)

  嗯,不是。「文如其人」,文像的是一個人最深的潛意識;既然人如其文是個真理,它就不會太表面,所以文不會真的像作者的日常舉止、行為決定、個性相處;文會很像該作者的潛意識。我那段怪評不算評論《糖果屋》,更類似感受西瓜精這位有某種個人魅力的作者。

  那麼我該如何把這個觀念用在檢查自己上面?還是從回歸本心開始——陰謀論。我有一點頭緒為何《永冬》中的資訊與小說劇情,有種西瓜精所見的斷層感。

  對,我希望藉著小說的載體將資訊帶到世人面前,使世人多思考。我做這件事的時候,真的是完全無私的。

  ……但是我討厭人類,真的很討厭。我不明白為什麼人每天自找這麼多蠢透的事情。如果人類肯,明天就可以結束這一切,但他們連自己的人生都搞不定,什麼都丟給所謂政壇大人物來搞。殊不知那些傢伙是陷在權力局子裡最深的,這些人類到底在期待什麼?

  我們明天就可以停止這一切。明天就可以。
  但是我們不要,因為上網、嘴砲,跟爽比較重要。
  幹。

  我覺得我的這種心理,使得資訊自然而然地成為某種孤立、不想被觸碰的東西了。我筆下的那些科普事實上從未真的接觸到「人」,無論是小說人物或真實讀者。

  因為我的給予之中有「責備」啊。

  西瓜精覺得被說教,這一點我絲毫不反駁,我認為她感覺到「我在責備」,責備人類。這就是我自己文如其人,並且脫光光被精明的讀者看見的地方了。在這次的活動中,如果被評的作者私底下玻璃心碎了有些情緒,我個人奉勸評文者,雖然沒必要在鞭的力道與誠實度上退讓,但是必須多點寬容跟同情心。因為你真的在鞭那個「人」,他突然被「觸及」了,可能會對著芝麻綠豆奇怪的點爆炸,就像我一樣。

  再說,有誰的邏輯無盲點?有誰的眼界沒有瑕疵?有誰的心總是看得開?有哪個作者不是帶著某種敏感與傷痕來寫,並且冒著最終超越不了人性的弱點,連文筆與寫作力量也逐年衰退的風險?

  對作品有愛就是對讀者有愛,因為作品是你給這個世界的禮物;而你希望獲得一點金錢或鼓勵的報償,是因為被世界愛回來,這樣真的非常幸福,就像跟自己最心愛的男孩結了婚;誰都有資格幸福。如果寫作純粹是生財工具或想紅捷徑,那……你可能去炒股或想辦法嫁豪門比較好,別寫了。

  我會責備,所以我的書寫畢竟不是無條件的愛。This won't work.

  至今沒有確保小說改稿不會崩的方案,的確腦殼痛。我可能會先從整理自己的「本心」開始吧。寫作要回到初衷,這句話被講成老生常談,講到貶值,快要失去意義。但是它很有力。

  「我既然要帶給世人這些……為何我的內心充滿責備?我生出這部作品以及它所有的bug,一切開始的根源是什麼?我的心哪裡出問題了?」

  這就是回到初衷了。

  每次大家互勸都是一句「你回到寫作的初衷啊!」聽了都煩。然而「只有」回到初衷才會進步,其無限逼近於真理的程度,如同你不能跟地心引力過不去。


  共勉之。

  謝謝茶餘與西瓜精。

貼上
+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對來自西瓜精「誠實感想」的感想      
本篇作者 : 
版權聲明 : 
作者標示附註出處 + 非商業性 + 禁止改作 ?
文體類型 : 
散文  
作品進度 : 
1 頁,   2 千字,  已完結,  2017/9 更新
點閱統計 : 
143 次,  閱讀值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讀過 143
|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143 人讀過,閱讀值 : 2.0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
End User License Agreement

  1. Tolerance for objectionable content or abusive users are not allowed.
  2. A report mechanism to filter objectionable content or abusive users is provided. If you are reported having such behaviors, we will response within 24 hours and take action for this.
  3. The actions mentioned above include make your content invisible for the reporter, or further disable writing/social function.

Accept
or you may close the app
report bad content/behavior for location :


Report
canc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