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籠中鴿子

  ※響應兀心大在Penana的挑戰活動而作



  ***

  「這是李家的規矩,每年除夕午夜,由李強老太爺的各房子孫中,初成年者負責燃放這鞭炮。」李樵如數家珍,在同為庶出的二妹與僕歐面前,將打成綑的長長炮仗慢慢解開,「它的學問可大了。鞭炮數量經過精算,得連續霹靂個六分六秒,象徵六六大順。若不慎中斷,象徵李氏家運不吉。是故這鞭炮引心堅韌異常,強能負重。」

  「這過年花頭原本輪不上妾的孩子,咱幾個爸爸已經是庶出了,媽媽又是個姨娘,地位搆不著。」李梅道,「大哥今年太有頭有臉了,可有點不妥吧!」

  李樵苦笑:「梅妹這話差矣,也不想想我幾歲了,比所謂初成年老上一大截。今晚吃完年夜飯,是為兄我要代替別人——」

  「李樵,你藉口這麼多,見識還不及女流之輩!你就是沒看出來,你不配點這除夕鞭炮!」

  一名洋服背心白襯衫,西式工作褲,梳著油頭的年輕人,大搖大擺帶著一群洋化的小廝跨過鳳歸樓的門檻。李樵忙將紅鞭炮擱在檀木八寶桌上,整整青馬褂,拱手道:「堂兄,您英國學成歸來了。代我向太夫人請安。」

  李強正室的三孫,金字輩李銜,年紀顯然比李樵小,木字輩李樵卻以兄稱之。李銜撇嘴冷笑起來,腮幫子上刮出兩道溝,不像酒窩,倒像刀疤:「李家照祖宗的取名字,都是有些五術道理的。樵哥不會不懂金剋木的原理,這木頭偏偏要往斧子上過一過才甘心。」

  「兄誤會了。愚弟未敢僭越,只是為了……」

  「你瞧瞧這鳳歸樓三個大字,是歡迎出洋學了本事回來,老太爺嫡嫡親親傳下來的少爺!你麼……不過是個老美雜種的家教老師,逢年過節才混摸著鹹水回來的!」

  李樵聽了,臉色大變,便不作聲,連解釋都不解釋。李銜也突然不說了,反倒踢著黑頭皮鞋,瞇眼撥弄桌上那串鞭炮:「如果眾家親戚還沒湊齊,連爐都沒圍,這炮仗就走火爆了,豁剌豁剌,搞得盡人皆知,不知生出二位的二姨娘臉面如何?」

  李梅見李大三少要奮起來了,正欲奪門,外出喊人,那群小廝卻硬生生堵了一堵人牆在那裡。其中二廝一手一邊將李梅拿下,將她的手巾子硬塞進她嘴裡。李銜從黑背心口袋中抽出洋火機。李樵早料他來者不善,存心破壞,長袍忽忽,瞬進一步,立掌一格,豹手一勾,黃銅打火機打橫飛出去,正中抓住妹妹一廝的額心。該廝當場昏過去。

  李梅只聽見耳邊似有骨裂之聲,嚇得腿軟,和著小蠻紅底百蝠穿花紋長裙,靠著三關六扇格扇門跪坐在地,怔怔望著哥哥跟堂兄。

  「兄,有話好說。」

  「有話好說個頭!讓我會會你!」李銜笑道。剩下五小廝突然嚓嚓嚓人人拿出洋打火機。

  李樵護炮心切,旋身將幾十斤重大炮仗甩將開來,紅色大蟒滿室飛舞,內勁一發,直衝向上,繩旋三圈,掛上鳳歸樓房頂大樑。李銜想速速燃炮鬧事,單手飛接小廝拋來的一打火機,另手掄起春滿座玉面圓凳,朝李樵身上招呼,將之逼退,瞬間帶凳一躍跳上黑檀八寶桌,蹬桌上凳。

  李樵不等他跳凳上樑,腿一勾,八寶桌重心傾斜。李銜幾乎摔倒,腳下一勾一帶,圓凳四腳卡上桌緣,單手搆住鞭炮尾端,正好平衡。

  「雜種的家庭教師,卑鄙!」

  「經世濟民之道不學,淨學西方銀行家那套,賤格!」

  「庶子居然喊嫡子賤格!造反啦!」

  「口口聲聲叫李老太爺親生么女兒的獨生子雜種,我不喊你賤格喊誰?」

  五廝聽見二人罵開來了,一個個往李樵身上撲。李樵渾身發勁,身子陡然一低,腿一長,將八寶桌撂倒,茶盞瓜籽盤散了一地。八寶桌當場迸開解體,震昏一人。李銜趁勢攀著鞭炮充當繩索,沒遭毀桌內勁波及,滿屋子凌空旋踢。李樵收腿蹲馬,雙手掣起圓凳,左右開弓,防衛滿天飛腿橫禍,這一下五廝又被凳子砸暈了三個。

  李銜居然一路沒落地,彎腰弓身四面迴避,也未曾中凳子砸,嘴上也沒閑著,罵罵咧咧:「老早警告這些作死的笨蛋別插手!」

  他揪穩鞭炮,猴身順著紅蟒往上爬。李樵大驚,徒手拍碎茶盞,白瓷碎片自手中激射飛出,釘入樑上吋許,這承重足百斤的特殊鞭炮引心應聲而斷。

  李銜肩扛三分之一截鞭炮落地。李樵八極拳連雲鎖步欺上去,太極雲手飄忽,帶到鞭炮炮身。一人太極雲手,另一人詠春圈手,二人出掌互帶一旋二旋三旋,滿室逡巡,腳步不停,內勁震得炮叢刷刷作響,如鮮紅豪豬劍拔弩張,全豎了起來。李銜皮鞋尖踢著落在地上的打火機,手上毫不放鬆,詠春腳跺地,恰的一聲將打火機擦飛起來,順手接住,引燃引信一端。

  「直接點鞭炮?你這真是同歸於盡的幹法!」

  李樵怒道。引信發出嗶啵之聲立即著火,二人棄炮退開。李樵長袍底下鼓滿風,滑腿要去踩滅引信;李銜詠春腳法迫馬、擋馬、跺馬勢連踢連破,青石磚騰騰作響,幾乎震出裂痕。李樵的八極腳法直來直往,勢頭始終遭當路截斷,被橫七叉八的詠春腳逼得進退不得。眼看著引信越來越短,滾在地上的鞭炮就要爆炸……

  「李銜你這色胚混蛋!我告訴你媳婦去,你跟那兒的大長老學壞,嫖盡倫敦金絲貓!你老婆不在飯桌上弄得全族人知道!」李梅不知何時將剩下一廝也打昏了,突然發難。

  李銜顧不得打,臉上青一陣,白一陣;恐怕李梅說的話,他想到就恐怖:「媽的!他媽的大過年三姑六婆……算妳們女人狠!」

  就這樣,李銜連小廝都不管,落荒而逃。李樵順利滅火,嘻著臉對李梅道:「妹子消息靈通,立了大功,真有李氏本色。」

  「哥您看看我一個女流在這個家什麼地位啊?消息怎麼個靈通法啊?順口胡說的,哪個男人飛出去不嫖的?」

  李梅抄著手道。講得三觀極為端正、柳下惠性格的李樵怪不好意思。

  ***

  李樵堆起三圓凳,將第四第五凳拋擲,剛剛巧巧正好疊上。


  他施展輕功,蹬凳上樑,將三分之二鞭炮解下來,躍下來時,對李梅道:「妹子,幸虧鞭炮未曾有什麼損害,細細用好幾股火藥信子紮起來,還可敷衍敷衍。真是別又有兄弟來砸場子。」

  「大哥,您的家教學生,族長那位混血外孫,我看算算歲數,才是今晚真正的主角吧。」李梅盯著下人收拾,把那六個跟著惡少學壞的昏倒小廝拖到一邊去,沒好氣地道,「他究竟回來不回來?雖說瑤姑奶奶和美國人私奔,家族一樁醜事,但那人畢竟是族長親親的外孫,況且族長當成真鳳凰疼得要死的姑奶奶,也為了生這小子難產死了。據說他那模樣脾氣,跟娘親一個樣……」

  李樵沒說什麼。李梅繼續道:「所以說,老一輩的變盡法子想把他弄回來,小一輩的不知發生啥事,以為咱這房裡人包藏禍心,想攀高枝。這些窩囊事追根究柢就是這位混血少爺鬧的,大哥卻代替他扛,一年一年為他噥著。您究竟在想什麼?」

  「你我都是籠中鴿子,就是剛才那隻愚蠢的大金鴿看不穿。史瓦利難得自由,隨他去吧。我倒情願他不回這個家。」




  回墟女二號宅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籠中鴿子      
本篇作者 : 
版權聲明 : 
作者標示附註出處 + 非商業性 + 禁止改作 ?
文體類型 : 
短篇小說  
作品進度 : 
1 頁,   2 千字,  未說明,  2017/1 更新
點閱統計 : 
166 次,  閱讀值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166 人讀過,閱讀值 : 1.6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
End User License Agreement

  1. Tolerance for objectionable content or abusive users are not allowed.
  2. A report mechanism to filter objectionable content or abusive users is provided. If you are reported having such behaviors, we will response within 24 hours and take action for this.
  3. The actions mentioned above include make your content invisible for the reporter, or further disable writing/social function.

Accept
or you may close the app
report bad content/behavior for location :


Report
canc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