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在高塔裡的日子❖第一章


  飽經歲月風霜的斑駁石牆上爬滿了枯黃的藤蔓,一名黑髮少年正抓著藤條小心翼翼地往下爬,他已經在這面垂直的牆上爬了二十分鐘,藤蔓看似脆弱,事實上卻出乎意料地堅韌,無論怎麼抓怎麼扯都紋風不動地待在原處、彷彿它本就該是供人攀爬的繩梯。

  少年目前正在石牆中段的位置──不,說是中段並不準確,視線往上望去,石牆的頂端是一排城垛,顯示這是面城牆;向下看去,卻遲遲望不到底,視線越往下、周遭看起來就越黑,簡直像是有一片黑夜正逐漸將城牆吞沒。

  在垂直的牆壁上爬了將近半小時,少年早已汗流浹背,但現在這個位置,他就算想退回去也沒可能──不行!他怎麼能產生退回原點的想法!他才不要回到那座該死的城堡裡!他要回家!

  一想起城堡主人的嘴臉,少年覺得自己又升起攀爬的動力了,而他心中所想的對象也在此時出現。

  「省省吧。」身著黑色斗篷的褐髮男子將頭探出城垛盯著少年,明明兩人相距甚遠,前者的聲音卻能清楚地傳到後者耳中,少年知道肯定是這名巫師用了魔法的緣故。「你下不去的。」

  褐髮巫師誇張地嘆了口氣,單手撐頰,用怎麼聽怎麼假的哀怨語調勸道:「我說萵苣啊,我不是早告訴過你,你是不可能靠自己的力量離開這座塔的嗎?怎麼你就是聽不懂人話呢。」

  「閉嘴!我可是堂堂的霍金王子!才不是什麼萵苣!」本名霍金的少年大吼,巫師又嘆道:

  「都說了,你爸在你出生前就同意你的名字叫萵苣啦,你真的聽不懂人話耶?」

  「明明是你這卑鄙小人拿著我父王當擋箭牌招搖撞騙──嗚哇啊!混帳啊啊啊啊!」

  話講到一半,霍金便因一時激動沒握緊藤蔓而摔了下去,巫師垂首看著少年消失在他的視線範圍外,隨後才彈指喚道:「小白,善後。」

  一條白龍自城垛後方飛出,聽話地衝入深淵。

   ×

  很久很久以前,在羅蔓沃居國的鴉之森裡,有座高聳入天的塔樓,若是無人接引,絕對找不到這座塔的位置。

  傳說中塔裡住著邪惡的黑袍巫師,以及他豢養的龍。只要巫師出塔,即是災禍降臨的前兆。

  他替羅蔓沃居國帶來災禍,令春季乾旱、夏季颱風、秋季歉收、冬季暴雨,全國上下唯恐避之不及……

──摘自《羅蔓沃居國民間故事集》作者不詳

   ×

  「汪!汪汪!」

  當霍金再次甦醒時,一隻白底褐斑的中型獵犬正由上往下望著他,少年從柔軟度更甚羽絨的床上坐起身來,狗兒見他醒了便躍下床鋪。甫睜眼就看見這間家徒四壁的臥房,霍金的心情實在好不起來──這間除了一張床一扇窗什麼都沒有的破房,別說跟他富麗堂皇的寢宮比,就連一般民宅都比不上!

  霍金摸了摸狗背,站到沒有窗櫺的窗洞邊望向戶外,他身在這座塔的最上層,照理說,這個高度應當能俯瞰樹林,但城垛之外卻僅有夕陽,怎麼看都有鬼。

  被綁到這座塔來已經四天了,他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回宮啊──霍金在床沿坐下,彎腰捧住獵犬的頭,哀聲道:「我說波可,你怎麼就不想回去呢?」短毛狗吐舌哈氣一臉傻樣,也不知能否聽懂主人的話,「要是我剛剛真下去了,我一定馬上回宮找母后救你,最好還出兵把這座塔徹底剷平──」

  「萵苣先生──萵苣先生──起來吃晚餐囉──」

  一道呼喊打斷了霍金的自言自語,少年一邊吼著「閉嘴!就說了我不叫萵苣!」一邊用力打開房門,一條體型比獵犬波可更嬌小的龍站在門前、昂首望著他,小龍雪色的鱗片在黑地磚的襯托下更加奪目,牠無視他的怒斥,自顧自地說道:「你終於出來啦,萵苣先生,快跟我一起去飯廳吧,涅澤爾大人正在等你呢。」

  白龍一面說,一面拍著如蝙蝠般的翅膀飛離地面。霍金瞪了幾個小時前有如房屋般龐大、此刻卻僅有小型犬大小的四腳動物一眼,他都還沒回話,名為波可的狗便一馬當先衝出門外,霍金只得心不甘情不願地追了上去,免得愛犬發生意外。

  眼見霍金邁開腳步,白龍甩了甩與牠身體等長的尾巴、勾住門把替少年關門,隨後飛到霍金身後一塊兒前往飯廳。

  此處是塔裡最高的樓層,整層樓除了霍金居住的唯一一間寢室外空無一物,地板和牆壁皆由粗糙的黑石磚搭建而成,夕陽餘暉透過走廊上的一排窗洞射入,波可熟門熟路地跑往通向下層的螺旋梯,設在建築物內部的樓梯並無窗戶可供照明,取而代之的是每五階階梯會有一階是由發光的白石製成,此處窄得僅能容下一名成年男性加上半隻手臂,但越往下,隨著經過的樓層愈多、螺旋梯內的空間也變得愈加寬敞,當他們走到高塔中段時,已經是足以兩人並行的寬度了。

  霍金沉默不語地向下走,白龍則以歡快的語調開啟話匣子:

  「我原本還很擔心,萵苣先生你中午從那麼高的地方掉下來、又被我載著飛了幾秒鐘,會不會留下心理陰影,現在看來萵苣先生你很有精神,真是太好了呢!看來萵苣先生你已經克服懼高症了呀!」

  霍金沒好氣地回應:「我可是每晚都睡在這座塔的最頂樓,哪來的懼高症?要是我怕高,老早就發瘋了。」

  「說的也是。但是,萵苣先生,你被我帶來這裡的第一天不是嚇壞了嗎?」

  「哪個人被綁架不會嚇到的!這跟高度一點關係也沒──嘖!我是說,我那天才沒有受到什麼驚嚇!你少在那邊詆毀我!」

  白龍「哦」了一聲,不一會兒,這一組有人有龍有狗的奇怪組合總算抵達一樓,這兒是外觀呈錐狀的高塔中最寬敞的區域──至少,就霍金目前有造訪過的是如此──他們走下從二樓起便鋪了猩紅地毯的樓梯,穿越舞廳時光可鑑人的地板如鏡般反射他仨的形影,高挑天花板上的水晶燈一閃一滅,彷彿正在對底下的客人眨眼。

  獵犬搶先邁入舞廳左側的餐廳入口,這裡沒有半盞燈,但深藍色的天花板嵌著數也數不清的夜明珠,猶如成千上萬的星在為人照明,反射珠光的黑長桌則恍若星河。

  褐髮的巫師正坐在長桌彼端的主位,從初次見面起,霍金就沒見過這人做其他打扮──褐色的短髮紮著只有兩指節長的小馬尾,全身黑的衣褲配上黑斗篷,肌膚則在衣物的襯托下顯得蒼白,一雙黑中帶綠的眼眸似笑非笑地望向他們。

  白龍展翅朝巫師飛去、纏到對方肩上,獵犬亦不落龍後,歡快的吠了幾聲就屁顛屁顛地跑到巫師腳邊翻肚求撫摸,見狀,霍金簡直氣不打一處來──混蛋啊啊啊!從他們被綁架的第一天,波可與這王八蛋初次見面的那一刻,向來對他忠心耿耿的獵犬就像中了邪一樣立刻背叛他,見了綁架犯倒像見了自己的親生父母那般親密!

  「波可,回來。」王子怒聲道,獵犬毫無反應。

  「回去吧。」巫師輕聲說,獵犬乖乖站起身,小跑回原主身側,氣得王子在心底吐血三升。

  霍金氣的當然不是自己的狗,而是這皮笑肉不笑的混帳巫師,要知道,即使波可算是條親人的狗,也從不准自己以外的人碰牠肚子!更不會聽別人的命令!現在竟對著素昧平生的人阿諛諂媚,肯定是這傢伙用了什麼巫術!

  「我警告你,你這傢伙最好不要再碰我的狗,否則我出去之後跟你沒完。」

  獵犬在自己腳邊坐下後,少年對巫師怒目而視,後者泰然自若地回應:

  「看來你的眼睛有點問題啊,萵苣,從第一天到現在,我可是連摸都沒摸過波可喔。」

  「我的意思是,你不要一天到晚誘拐牠!」

  「我說萵苣吶,要是一隻狗見了你就跑向你,你也會覺得自己在誘拐那隻狗嗎?」涅澤爾單手托腮,霍金一時語塞,然而前者的下一句話立刻就讓後者暴跳如雷:「你就承認波可比較喜歡我吧。」

  「波可才不會喜歡你這種人!」

  「是哦?那就是討厭你囉。」

  這番話直接踩中霍金生平最大的地雷,他舉起右手砰一聲拍到桌上,黑眼燃燒著熊熊怒火,「波可怎麼可能討厭我──」

  「一有別人能跟就馬上從你身邊逃走,這不是討厭是什麼?」褐髮巫師單手托腮,截斷少年即將出口的咒罵,輕鬆的神色擺明了完全不把對方的怒意當作一回事,「難不成是厭煩?這也只比討厭好一點而已呀,萵苣。」

  「閉嘴!分明就是你用巫術蠱惑我的狗,跟蠱惑我父王一樣!說什麼父王託你讓我借住在塔裡,這種鬼話誰相信!就算父王真說過那種話,也是被你逼的!」

  「我可不會浪費力氣向小孩子解釋事實和謊言的區別。」

  與怒髮衝冠的霍金不同,巫師涅澤爾從頭到尾都維持著慵懶的姿態,白龍抬起頭似乎想說些什麼,而巫師將右手按到龍頸上讓牠別插嘴,隨後招招左手,一只托盤自廚房飛來。

  初來乍到時霍金還會對塔裡飛來飛去的杯碗瓢盆感到訝異,如今早已麻木。餐具與盛滿食物的托盤在少年面前的座位降落,波可一聞到食物的氣味便狂搖尾巴,看著自家寵物,霍金即使再想吵也得先壓下怒氣,他老大不高興地坐了下來,首先檢查狗用食盆裡有無任何波可不能吃的東西,接著才拿起餐具狼吞虎嚥。

  涅澤爾一派悠閒地坐在主位,面前沒擺半樣餐點,霍金打第一天起就沒看過這傢伙進食。

  「每天都說要逃走,但牢飯倒是吃得津津有味呢?」

  「你這裡的牢飯難吃死了,你是瞎了看不出我根本不想吃嗎!」霍金惱怒地反駁涅澤爾的挑釁,事實上,巫師塔裡的料理好吃得不行是真的,但他一點都不想吃這傢伙送來的餐點也是真的,偏偏主人先吃完再替狗兒放飯是服從訓練的一環,這點絕對不能出任何差錯。

  「你這麼說還真是令廚師傷心吶,」涅澤爾回話的同時,霍金面前的托盤隨之飄起,「既然如此,今天的晚餐我就送回去囉。」

  「這個鬼地方除了你之外根本沒住人,哪來的廚師啊!」反應快的霍金及時拉住托盤,開什麼玩笑,他不吃就算了問題是波可還沒吃啊!

  獵狗默默看著主子與無形的力量來回拉扯餐盤,巫師嘴角一勾,「這句話的意思是說你不是人囉?」

  「意思是我不、住、這、裡!」霍金咬牙切齒,使勁全力將餐盤重新按回桌上,它總算安份下來、動也不動,然而,他心裡隱隱知道,要是對方希望的話,自己根本沒可能搶回餐盤,現在的他簡直像隻被人玩弄於掌心的貓,氣得炸毛卻又無可奈何。

  再跟這傢伙對話,他一定會真的吐出血來!霍金無視巫師的視線埋首扒飯,不一會兒餐盤便空空如也,他在將食盆放至地面的同時下達命令:「波可,吃飯。」

  霍金望著愛犬大快朵頤的模樣,不禁忖道,身為王子養的狗,波可的每日飲食自有專業人員精心調配,他自己在這方面也算是略懂皮毛,而來到巫師塔後,這裡提供的鮮食竟都跟王宮內常備的無二致、甚至更高規格,不僅如此,食材樣樣都合波可的口味。第一天晚上他還懷疑這座塔內莫非有養狗、或養龍的道理與養狗差不多,到了第四天的今晚,他當然曉得這座塔目前沒半條狗、白龍是吃素的……哼,他才不會在那個混蛋巫師面前透露任何好奇的念頭呢,就算這裡以前有狗他也不感興趣!

  不一會兒,波可用餐完畢,霍金二話不說地起身往外走,狗兒看看巫師又看看主人,最後選擇後者,令霍金心情大好,方才的不愉快統統煙消雲散。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高塔上的巫師與王子      
本篇作者  :  西瓜精
作品網址  :  episode.cc/read/st805017/Lettuce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長篇小說  
作品進度  :  10 ,  3 萬 5 千字,  連載中   7 天前更新
點閱統計  :  212 次,  閱讀值 0.6
架空
BL
奇幻
耽美

本作品被選上 2018 年第 48 週文學牆
►關於巫師
  「書不是拿來看,不然是拿來當柴燒嗎?塔裡可沒有火爐喔,萵苣。話說現在都還沒入冬,你就想升火取暖了,還真是體虛到讓人擔心啊,要是你不小心死在塔裡,我可沒辦法跟你爸交代。」

►關於王子
  「本王子這回就好心替你長點知識,狗可不是那種你放著牠不管整天幾乎都不理牠也不會長歪的生物!知不知道有多少飼主沒關心自己的狗最後釀成慘劇啊?訓練、散步、吃飯、梳毛、玩耍,這些基本項目要花多少時間你知道嗎?真的想把狗養好的人,根本沒那麼多空閒搞那些有的沒的!還結婚?」

►關於白龍
  「我不懂呢……為什麼萵苣先生會覺得波可是你的狗呢?牠就不能是牠自己的嗎?涅澤爾大人也說我不是寵物。」

►關於獵犬
  「汪!」
開始閱讀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1 人、總計 91 人讀過,閱讀值 : 1.0
bg :
找作品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