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漂浮  李語晨

  有件事是天才和愚者不會明白的,那就是飄浮。

  她是個攝影師,比起數位相機,她更喜歡傳統底片機,按下快門後,光影化為實像,沒有刪去重來的機會,也因為不能即時看到拍攝的畫面,反而有種期待感。捲底片時「喀拉喀拉」的聲音,像是相機在打飽嗝,滿溢幸福。

  她也還算幸福,書讀得還算不錯,有還算融洽的家人,一些還算可靠的朋友,一個還算完備的工作空間。「今天天氣還算不錯。」那是幾年前離開學校,她租下工作室時說的第一句話,剛好一朵雲飄過,她在窗邊看。

  她不是科班出身,但因為時常接朋友的案子,誤打誤撞拍得不錯,朋友又推薦給朋友,加上她堅持只拍底片,她和她的 Canon AE-​1​形成一個獨特的存在。畢業那年,她在圖書館大廳辦了展覽,展覽辦得盛大,結束後,她的戶頭多了一筆不知名人士寄來的錢,第二個月,除了錢之外,收到一封信,屬名阿保老師,「請繼續拍。」信裡簡單說道。她雙手顫抖,淚水打轉,終於有人肯定她,願意正視她的攝影工作。

  她的攝影計畫也是從那時候開始的。

  她覺得自己是特別的,典型的美少年、藍天綠地,這些她是不拍的。拍101 不應該去象山,拍夕陽不能去淡水,拍山城要避免九份,拍老街要捨棄平溪。沒有人知道她要拍什麼。不落俗套,驚為天人。她故作神秘的說。其實,她深深著迷於顏色,誓言要找到最完美的色調。



  作品一號〈尚未落地的葉〉

  她走到重慶南路上,要拍正值青春的少女。放學時間,她守在校門口,這麼多女孩子流經,為青春套了綠色的濾鏡。

  她的高中生活是藍色的,寒冷,陰鬱,萬劫不復。那是桃園某個私立學校,放學時間是晚上九點,不上不考的課,不必思考未來,作為升學主義的子弟兵,只需要為分數打拼。老師日日叮嚀著台大台大,「為什麼要念台大?」學測前一天她自以為叛逆的問。儘管大人說要念有用的科系,她還是偷偷填了一個有在教攝影的學院。面試的時候教授問,「你喜歡美術課嗎?」她愣住了,明明書念得不錯啊,分數很好看。

  看著眼前的綠色少女,心裡想像著美術課的樣子,她想將 18 歲的自己養在這裡。

  回到暗房,她把洗好的照片夾起來晾,一張快門慢了,女孩像幽靈飄移,一張恰巧拍到女學生在跟教官抬槓,上半身穿著制服,下半身短褲配夾腳拖,還有一張是少女背著吉他滑手機等公車。青春是尚未落地的葉,在空中飄呀飄,一旦被浪漫的伯樂捧起,壓成書籤將永垂不朽,又或入土護花,萬世流芳,只千萬不能吹向馬路,魂散輪下,不得翻身。她進到隔壁的影棚,拍了封面是綠色的課本,地理、生物、地球科學,古老的迷信說,攝影機會帶走被攝體的靈魂,或許能用它們陪葬藍色的青春。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飄浮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散文  
作品進度 : 
2 頁,   3 千字,  未說明,  8 天前更新
點閱統計 : 
15 次,  閱讀值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15 人讀過,閱讀值 : 0.2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