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攝影師  艾超

  是二十壹世紀剛開始的頭壹個十年,那會我剛剛上大學。寒假我不想回老家,主要是回去也不知道做什麼,還特別地無聊,就在網上漫無目的地想找個寒假工幹。要說起來也是幸運,剛好看到了周邊縣裏頭有家婚紗攝影招攝影助理,給的錢還是蠻多的,也同我專業正相關。我就抱著試壹試的心態給打了個電話,老闆在電話那頭自稱姓聶,說好好幹壹個月的報酬不會少,如果不放心,可以提前來我們這裏看壹下。老闆在那邊拍著胸脯說,妳放心,就妳們學校每年都有好幾個學生來我這的。在放寒假的前兩個禮拜,我去了那個縣城壹趟,那會子還沒有高鐵,普快給晃過去的。到哪里已是中午,為了趕時間,我便沒吃飯直接過去了。

  這個縣給我的印象是不大好的。火車站破破爛爛的,下來火車出站直行壹路暢通,無需繞路,旁邊的圍墻是低矮的。上了年紀的乘警站在鐵欄杆的口子邊,裝模作樣地拿著筆在檢票。上公車的地方,也沒有人維持秩序什麼的,車壹來大家就都壹窩蜂地給湧上去,搶位子比什麼都快。公車也是舊得不行,車座位用大的那種塑膠編織袋給繃著。我隨著人群擠上了車,壹路搖搖晃晃地到了聶老闆所開的那家婚紗攝影店。

  不得不說的是,聶老闆開的這家婚紗攝影店的位置還是很不錯的,是進入縣中心的大圓圈花壇環形路的第壹戶商家,牢牢地盤踞了壹樓二樓兩層的店面。我之前已經有打過電話了,進店時禮貌地敲了敲門便進去了。店倒是挺寬敞的,進去迎面見著的是壹臺電腦和沙發椅,後面是另壹排的沙發,再往後就是隔斷,算作是後房,有幾個化妝鏡和化妝桌凳,是新人們化妝的地方。店的右手邊是個小茶桌和壹片玻璃櫥窗,幾十件各式各樣的婚紗擁堵地擱在上頭。而我所要見的聶老闆正就躺在進門的電腦前的沙發裏,可能剛剛想完什麼事情,目光有些呆滯。

  聶老闆看上去年紀不算大,人挺瘦瘦小小的,臉瘦且尖,頭髮留得長,紮個小辮子。記得來之前我上網搜,就看到有人在貼吧發帖子吐槽他,說什麼扣得要命,然後還非得擺出副搞藝術樣的姿態出來,不要以為是人是鬼紮個辮子就是藝術家了什麼的。聶老闆見我就從沙發上蹦了起來,跟我客套地寒暄了壹下。說實在的,我感覺有些發窘,因為聊完之後不知道幹什麼。聶老闆縮在電腦螢幕後面笑了笑,給我遞了根煙,我沖他擺了擺手,說不抽。聶老闆就自顧自地把煙給點上,說,不抽煙是好的,但以後妳出去別人就會給妳塞煙的,妳接不接?我那時候還年輕,也不知道怎麼接這些話茬,只是心想還有這好事。聶老闆倒也沒繼續再多說什麼,我倆就幹坐著喝了點茶。我提出要回去的時候,聶老闆對著我說,怎麼樣,來過之後放心了吧,嘿嘿嘿。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就裝作沒聽到地出去了。我走出來了之後,隱約聽到聶老闆在後面小聲地嘀咕著說,小年輕之類的。

  再來到這個小縣城,便是到放寒假的時候了。南方的冬天冷,聶老闆只提供張簡單的床。我從學校提著厚重的棉花被擠上公車,再上汽車站倒車過去的。住的地方是三室壹廳,兩間房給男攝影師住,壹間房給女化妝師住。沒有熱水提供,基本上只能靠店裏的攝影師的電熱水瓶勉強提供著。什麼環境呀,怎麼這麼的艱苦,我每次用冷水簡單洗洗腳的時候,壹邊打抖壹邊這樣想著。

  我寒假放假比較早,這會子還沒有到結婚潮來臨的時候,主要是那些外出務工的還沒有趕回來過年,縣裏各地方都沒什麼人。因此還是在店裏上班,在店裏上班比較乏味,又容易犯困,還要看老闆的臉色,卻也不用幹啥活,就是經常幫忙打打下手什麼的。聶老闆也不是沒想過讓我幹活,他叫我裁剪照片,我手腳頗不靈敏地抖過了,把他壹張照片給裁壞了。可能是他心疼照片的工本費比我的工錢貴,就沒有再讓我繼續幹下去了。出去跑攝影的工資和在店裏的工資是有差很多的,仔細算起來有三倍還多。但聶老闆也並沒有就此輕易放過我,給我找了壹大堆的婚紗照,讓我用那臺破電腦給這些照片三三兩兩地組合拼接起來做電子相冊。聶老闆他買的那套軟體又老又破還卡,配色大紅配大綠,色彩飽和得扎眼睛,壹下午做下來,總感覺眼睛是都要晃花了。

  這個縣城我就只找到過壹家網吧,又髒又破,機子還很卡,但我和店裏另外的三個老攝影師不得不經常在那裏碰頭。縣城小花個十幾分鐘便能兜上壹圈,整個縣就縣政府豪華大氣,頗有北京人民大會堂的氣勢,壹般結婚取景都喜歡去哪里。縣城裏什麼都貴,聶老闆店裏定價更是貴,壹雙做工粗糙的白手套賣五六十,居然還有冤大頭來買單,讓我和老攝影師都驚歎不已。聶老闆他從苦日子過來的,日子過得小氣又精明,他早年在浙江做洗車工,後面跟現在的老闆娘回來搞婚紗攝影,連老闆娘的父母都不看好他,但聶老闆卻做出了縣裏最大的店。像是店裏進貨的外包裝紙盒,他從來不帶丟掉的,每次都要紮捆起來放在店後面的倉庫裏面。店裏是管我們員工兩頓飯的,但吃的什麼就不敢恭維了,壹般是土豆絲、青菜和豬皮燉湯什麼的,油星斑斑點點的。聶老闆和妻子兒女們也是這麼吃。如果店裏的攝影的或者化妝的吃過了,沒留剩下飯菜給別人。聶老闆就只好招呼他兒子去給他買泡面,買袋裝的那種,回來拿廚房裏的湯碗泡好,他和那些沒吃的員工壹起吃。

  我是不大願意留在店裏的,吃的不好,氣氛也很壓抑,聶老闆在店裏總叫人輕鬆活潑不得,主要是賺的還很少。我最希望的就是能早點兒出去。我和店裏別的攝影師甲、乙聊天講話,總能感覺到聶老闆躲在後面的視線,壹點也輕鬆不了。後面,我才知道是聶老闆怕我多嘴,把他給我出去和在店裏兩套工資給說出去了,大過年的,員工鬧罷工可不好玩。聶老闆也挺想把我早點打發出去的,他也是不願意養吃閒飯的員工。




  距離過年還有二十多天的樣子,也就是臘八左右的光景,我跑了第壹次婚慶錄影。這時候,縣城裏很多人都已經回來了,有了點人氣味。聶老闆老婆的妹夫丁師傅也回來了,丁師傅在義烏做鞋子,快過年了,義烏那邊放假,就回來幫聶老闆做事。丁師傅人做事認真,就是挺悶悶的,他帶我跑了第壹場婚慶。聶老闆給我倆壹人壹臺DV 機,我心想都啥時候了,還拿這玩意。聶老闆叮囑我說,妳這壹次不要拍什麼,主要跟著丁師傅,看看他做什麼拍什麼,妳跟著多學學,多看看就成,話少說,多吃飯。

  我和丁師傅去的這家人家是農村的,聶老闆有跟我講,農村家的好,沒那麼多城市的瞎講究,這不行那不行的。我心想,其實,還不是因為錢,也不看看城裏的給妳多少錢。夫妻兩個看起來都不小了,但是那個環境氛圍下,加上化妝和婚紗什麼的壹襯,還是將女方烘托得挺年輕嬌小的。

  第壹次出活動,因為是跟丁師傅壹起去的,所以聶老闆他還是算在店裏那樣給工錢。這樣,我也就不承擔什麼責任,走走過場就是了。丁師傅很詳細囑咐我,那些地方該多拍壹些,比如婚車什麼的啊,宴席上新郎新娘敬酒啊,總之就是哪里熱鬧就多拍哪。我倒不那麼想,覺得還是要拍壹些有紀念意義的鏡頭吧,但打工嘛。這次活沒什麼可說的,就新郎他父親給我和丁師傅壹人塞了壹包喜煙,我是原不打算要的,丁師傅卻收下了我也就跟著收下了。回去的時候,我還拿了幾個煮好的雞蛋,打包了壹點好菜帶回去給同住的兩個攝影的老師。

  這之後聶老闆便讓我獨自去跑婚慶了,也確實是忙碌了起來,壹天有五六對結婚的,都不算是多的。但奇怪的是,聶老闆從不讓店裏的攝影老師去,雖然面上說店裏不能沒有人,但這會婚紗照什麼的早就完事了,不過是因為我工錢價低,他們更高,聶老闆算盤精著。當然,那兩個攝影師也打算年前拿了錢就走,年後不帶還會回來的。這些事當然跟我沒有關係,我只要好好做完這段時間的事情,拿個兩三千塊錢,到時候回學校好好玩就是。

  其實拍婚慶攝像這活倒也並不累,忙的時間就那麼壹段壹段的,婚車咯,宴席咯,鬧洞房壹下咯,但真就是時間太長了,打的都是持久戰。早上七八點出車,晚上七八點能回來,算是得要頂好的運氣。有的地方遠壹點,感覺就是壹直在車上,乏得很,碰到壹些不大說話嚴肅的新郎新娘們,更是無聊。聶老師還就說過怎麼能到人家家裏去就總是玩手機呢,我心想壹下午杵著沒事,我不玩手機能幹啥。當然,也有壹些有趣的事就是,比如,有次奇葩新郎新娘眼瞅著離婚宴開始時間還早,也不急著拜堂什麼的,硬拉著我大早上的去給他們在縣政府,還有後面的小花園拍照,我拿個小DV 機真的是哭笑不得。再比如,雖然離我老家不遠,但方言譜系已是完全不同,每回同村裏上了年紀的大叔大伯交流都顯得特別地困難。而且,此地本是個貨運碼頭,民風頗為彪悍,老太太們抽煙的不少,這邊也不知道何時留下來的怪風俗,各村遊手好閒的最喜歡攔婚車,原本是討個好彩頭,丟壹兩個爆竹,攔住婚車(那時候也沒有那麼多婚車陣仗),要壹兩包煙也就算了。現在,就我碰到的那次,好傢伙,我去上了個廁所回來車還沒有動。我碰到的那次,好傢伙,我去上了個廁所回來車還沒有動。我心裏還嘀咕不就放了壹掛鞭炮嘛,這是要多少煙啊。跟同車的閒聊,人家告訴我,現在沒個兩條藍利群開不了道了,這時候那些好吃懶做的都回來了,更是輕易不讓走。有的地方遠的過得村多,那就跟過了層皮似的,為這好多村子遠的就故意繞遠走高速了。我碰到的就堵了半個來小時,還算好的,上次有壹家新郎氣不過打電話給報警了都。

  我印象最深的是壹個瀋陽媳婦,姓陳,她長得倒是挺壹般,有北方人的那種開闊,臉白但略微發胖,五官還算是精緻,就是因為肉多而顯得有些腫脹。新娘手比臉還白還嫩,隔三差五的便往手上抹護手霜。新郎是本地人,姓張,老家在鄉下,長得也挺普通的,不高不胖不矮不瘦,臉上也沒有麻子,讓人沒有什麼記憶點。因為新娘是外地的,按當地的風俗,頭壹天是要和娘家人住在酒店裏,壹大早再接到家裏來的,而且要求接新娘的時間早,這跟我也就沒有什麼事,接我的時候,就簡單補錄了兩段婚車的視頻就成了。天氣也太冷了,我都十分不願意爬到車外頭去。

  新郎張先生他家的村子比較小,前前後後也就幾十戶人家吧,呈封閉的小圓圈狀,旁邊有個大水庫,刺骨的北風夾帶濕氣不斷地往村子裏湧,叫人出去不得。村子小,村民們彼此間都很熟悉,張新郎雖然沈默不大多話,但是壹路上還是“他二嬸”、“三叔”的招呼不斷。我們搞婚慶的上午和午餐的時候是最為忙碌的時候,有的地方民風還是較為淳樸,要上午趕著進祠堂拜祖宗、哭嫁什麼的,就這時候最忙得不行,經常是跑得壹身汗,然後壹上午就沒了。

  在例行完這些公事後,我便可以收起DV 機坐下來吃口飯了。張新郎他家把我安排跟陳媳婦她爸媽坐壹桌。陳媳婦她爸媽也是那種比較符合網上描繪的東北人系列,很健談,壹見面就說,妳們江西菜太辣了,沒法吃,連這些涼拌的小菜都很辣,我們吃不了,沒辦法,就只能要了個碗裝開水,什麼菜吃之前都涮壹涮。我和陳伯父伯母聊得挺好的,從南方冷還是北方冷,到南方為啥不供暖等許多方面的事情,當然,也有聊到他們的女兒陳新娘和女婿張新郎。我那會在婚車上跟司機閒聊知道點張新郎是本省航空大學畢業的,然後到瀋陽的壹家軍政國企工作去了,別的就不知道了。陳伯母補全了這點資訊,張新郎和陳新娘是工作原因接觸多了認識的,原本張新郎是不打算留在瀋陽的,只是打算想著先待會做個跳板,後來,兩人談戀愛了,也就留下來了。還有就是他倆之前在瀋陽已經辦過了

  壹場婚宴了,這次等於是來這邊男方家補辦壹下。我們那場可比今天這個好多了,陳伯母扒開碗裏的辣椒,壹桌得1666 呢!

  張家人沒有請司儀什麼的,所以午餐就拍點新郎新娘各桌敬酒場面就可以了。吃完了午飯,晚上還壹場,午間閑下來沒事,我便貓在張家二樓客廳沙發裏休息。聶老闆為這還說過我,說下午沒啥事,就勤快點機靈點多轉轉,我都懶得理他。客廳電視還在開著,沒什麼人看。我剛吃完飯頗有些犯困,瞇著眼小憩了會,等到再睜眼時,看到陳新娘已經脫了白色的婚紗禮服,換了身簡單大方的紅色唐裝婚服,坐在沙發正中。我頗為不好意思地同陳新娘打了個招呼。

  陳新娘倒是很大度地搖搖手擺擺說,這沒什麼,下午又沒什麼事,瞇壹會養足精神也是可以的。陳新娘隨她母親,

  健談,不是很在乎壹些雞毛蒜皮的事。我跟陳新娘聊天的時候,旁的大人去麻將機上搓麻將,或者去烤火了,有兩個小孩趴在沙發上打遊戲。出於禮貌和陌生,我們之間大致也就將話題停留在天氣、吃喝等方面比較安全的話題上。

  「妳去錄得婚慶挺多的吧?」陳新娘突然問道。

  「哈,」我壹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好,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業餘露出了馬腳,「入行有半年多了吧已經,還是跑過挺多場的。」

  「妳們這邊辦婚禮都這樣嘛?吃壹整天的?」

  「也要看情況吧,在鄉下的,壹般是要請壹整天的,」

  我調整了壹下坐姿,將後背貼近沙發裏,「畢竟大家都是壹個村裏的,都很熟,從早上到晚上,鬧完洞房這個婚才算正兒八經地完了。」

  陳新娘聽過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兩手摩挲著,塗著大紅指甲油的指甲略微刺目,「妳們這邊給的彩禮也太少了吧,說出去都是個笑話,他舅舅叔叔伯伯什麼的才給個幾百塊錢,說出來都覺得可憐。」陳新娘環視了壹下麻將桌打牌的鄉親們,歎了口氣,語氣中夾帶著絲絲不經意的傲慢。「我們東北是沒有這樣的習俗。」

  「彩禮錢都是圖個好兆頭嘛,鄉里鄉親的,同在壹口井裏面吃水,都是今天妳有事我去幫忙,我有事妳來搭把手的,所以這邊給彩禮不算給得很多,畢竟到時候也要包還回去的。鄉村跟城市裏面還是有區別的嘛。」

  「那也要拿得出手吧應該,妳像我們在瀋陽辦酒,我閨蜜什麼的包彩禮都是兩千起步的。哪像這裏的酒席簡直要蝕本,他家請的那些村裏的鄉親包個壹百不到,還有的就包個三十塊,拖家帶口的來吃壹天到晚。」陳新娘很認真地搖頭並微微晃動身體,「這地方場面我是真的沒見過,太少有了,真的太少有了。」

  張家樓下的廚房傳來了鍋碗瓢盆磕碰的聲音,夜也漸漸地圍起來了,我們恰時地終止了談話的繼續。陳新娘看回去電視,我將充好電的電池塞進 DV 機中。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攝影師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短篇小說  
作品進度 : 
2 頁,  1 萬字,  未說明,  4 個月前更新
點閱統計 : 
50 次,  閱讀值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50 人讀過,閱讀值 : 0.3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
End User License Agreement

  1. Tolerance for objectionable content or abusive users are not allowed.
  2. A report mechanism to filter objectionable content or abusive users is provided. If you are reported having such behaviors, we will response within 24 hours and take action for this.
  3. The actions mentioned above include make your content invisible for the reporter, or further disable writing/social function.

Accept
or you may close the app
report bad content/behavior for location :


Report
canc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