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火光



1

  火才燃到一半,就被他往菸灰缸裡摁熄了。這已是今晚的第六支菸。

  白宇掀開窗簾,將窗戶推開。迎面而來,是遠方一片蒼茫燈海。他搬來一張高腳椅坐在窗邊,高樓的風奮力地吹,他並不愛獨自一個人吹風,可是今晚卻特別想聽那來往呼嘯的風聲。

  他又點燃了新的一支。

  電話響了一聲,是一條信息:白宇,接電話。

  他沒有回覆,對著手機靜靜地等。

  一分鐘後,鈴聲響起,他在最後一聲掛斷前點開了。視頻通話裡,畫面烏鴉鴉一片,只見裡頭那人被一頂鴨舌帽蓋住了上半臉,口罩只罩住了下巴,鼻子嘴巴都露在外頭,臉上的表情動也不動。要不是背景晃得厲害,白宇幾乎都要懷疑他流量是不是卡了。

  那個照理說應該在深山裡拍戲,但此刻不知道為什麼現身在某座城市裡的人,似乎是正在街上疾走。他身後是一片車水馬龍,看不清是什麼地方。

  總之不是山裡頭。

  「……哥,你在哪裡?」白宇好容易才問了一句。

  「嗯,」那人隔了一會兒,才不急不躁地應了一聲。這時恰好有個路人經過他身旁,不小心碰了他一下,把手機給摔掉了。那委屈巴巴的手機又過了好幾秒鐘才從地上被撿了起來,畫面天旋地轉,在那張漂亮的臉再度佔滿屏幕之前,白宇似乎看見了,那人手裡久違地挾著一支菸。





  龍哥已經很久沒抽菸了。

  更加準確地來說,他已經很久沒看過龍哥抽菸。

  第一次看見朱一龍抽菸,是在拍攝片場的角落。月黑風高,上海的夏夜難得涼爽清冷。自打進劇組以來,白宇替正在戒菸的趙雲瀾不知道一共吃了多少根棒棒糖。那天傍晚下過雨,空氣裡隱隱還透著一陣一陣漣漪般的溼,一波波浪花般襲來,他竟突然有點想起要來抽一支真正的菸,來驅一驅那股掐住他毛孔不放的潮氣。

  白宇偷了個空,一個人往燈光攝影組員關心不到的方向躲去。他彎過幾叢灌木,那兒有一小片空地,路燈框住底下一塊圓形的空間,已有人比他捷足先登,遠遠望去,是一道頎長颯然的身影。

  那天夜裡沒有月亮。路燈庸俗的死白,襯著那人瓷器般精美的臉龐,他的頭髮整齊乾淨,連影子都是柔軟的,他的眼睛在黑暗中,燦若繁星,望向悠遠深邃的虛空。

  是朱一龍。倚在路燈柱子上抽菸。

  朱一龍似乎沒有發現白宇。他原本不知道朱一龍會抽菸,但想想也並不太奇怪。他手插在褲兜裡,朝那盞路燈走去,輕輕喊了一聲:「龍哥。」

  朱一龍抬頭眸朝他睇來,取下口裡的菸,用手指挾著,禮貌地露出微笑,「小白。」

  「龍哥怎麼自己一個人在這兒?」白宇從褲兜裡抽出手,拍了拍朱一龍的肩頭。「偷懶摸魚也不找我一起,不夠意思啊。」

  「也沒什麼,」朱一龍笑著說,「就不想你吸二手菸。」

  「我去,我一糙漢還怕什麼呀,」白宇抬起手晃了兩下,「倒是龍哥,真沒想到你也抽菸啊,你在我心中的高冷仙子人設都崩了。」

  朱一龍沒說什麼,只是淡淡看著他笑。白宇湊過去嗅了嗅,又問道:「哥抽的萬寶路?」他話才剛說完,低頭就看見朱一龍手上拿的菸盒。

  雖然是沒有別的意思,但心裡似乎暗暗覺得龍哥不像是抽這麼大眾品牌菸的人。

  「沒有特定,助理買什麼就抽什麼了,」朱一龍答道,一邊把那菸盒舉起來給白宇看。「還是進組那天在便利店臨時買的,只給買兩包,說不許多抽。」話說完,那雙桃花眼瞇了起來,神色流轉中還綻放一絲苦笑,露出一臉人畜無害的無奈。

  「這助理挺貼心的呀,」白宇也笑著說:「菸還是少抽點的好。」

  「你還敢說我,」朱一龍朝白宇手裡捏著的東西看了一眼,「看來趙處長的戒菸計畫並不是很成功啊。」

  「我倒覺得呢,趙處長的這個棒棒糖戒菸法還是挺有效的,」白宇說著,一邊舔了舔嘴唇,「嘴裡叼著一點什麼,能轉移注意力,但就是太死甜了,容易膩。」

  「啊,難怪我總咬指甲,」朱一龍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又指指白宇的菸盒,「訂製的?」

  「一朋友送的,」白宇簡單地點點頭,「龍哥,要不試一試?」他扳開盒蓋,朝朱一龍的方向遞去。

  朱一龍遲疑了一會兒,然後才點了下頭,把正抽到一半的菸取出來,從唇間吐出一縷灰白的氣息。白宇從自己的菸盒裡抽出一根,輕輕放進朱一龍嘴裡,他逼近的手指幾乎就要蜻蜓點水般地擦過朱一龍的嘴唇,沾上一些清冷的薄荷氣味。

  白宇還替他點著了火,才將手抽了回去。

  朱一龍深深吸了一口,彷彿是要把那火苗全都擠進脹滿的胸膛,一支剛才還沒抽完的萬寶路還夾在他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間,左手又將白宇的菸捏了起來,一本正經的模樣,彷彿手裡拿的不是菸,像個雙刀俠客。

  即使是這樣荒唐的樣子,也仍然非常好看。

  白宇望著眼前這個容姿端正、優雅自持的男子,正一手一支火炬,吞雲吐霧,這才突然覺得他原來並非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天上神仙。但謫仙仍然是仙子,即便是抽菸,依舊跟普通人不一樣,像抽的仙氣。那一向總是疏淡的神情,一旦久看,有時總有些莫名地令人悲傷。

  白宇心想,他能有點煙火氣就更好了。

  一道白茫自朱一龍的鼻腔緩緩吁出,頭也不回,朝著天上奔去。

  白宇問:「怎麼樣?」

  朱一龍說:「挺好的,甜而不膩,」又問:「這是什麼品牌?」

  白宇克制不住一抹狡黠的笑容,才答道:「自己捲的。」

  「你厲害啊,小白,」朱一龍瞪大了眼,語氣裡都是真切的讚嘆。「這都能拿去外面賣了。」

  「龍哥別誇我,我會當真的。」

  「真的厲害,是真的在誇你。」

  白宇被他龍哥吹捧得樂不可支,又喜孜孜地說:「要不然這樣,龍哥,我一支小白牌捲菸,也沒質量,也沒保證,就跟你換半支萬寶路湊合湊合吧。」

  朱一龍沒回答,只是歪著頭思考了一會兒,抬起右手,將剛才抽到一半的菸往白宇唇邊遞去。白宇微微吃了一驚,只一會兒,便乖乖張口咬住。原本已經被人含過許久的濾嘴,還存著一股溼氣,在舌尖暈染成波瀾雲海。那股原先沁涼的薄荷味道,頓時在白宇的口腔裡變得滾燙起來。

  朱一龍用那雙清亮的眼睛望著他,眉眼彎彎,睫毛在燈光下成了兩片窗簾,將一波潮水般的溫熱捂住。然後他笑著說:「樂意之至。」





  白宇回到房間,把菸盒、手機、一應雜物都扔在茶几上。他在沙發上倒了一會兒,才起身洗漱。

  他其實不是那種生活過得特別講究的人,一般日常用品都不會特意去買貴的。特製的菸盒是女朋友送的,後來成了前女友。

  前女友送的東西,原本是不應該再繼續用的,但東西卻最是無辜。白宇自認是長情之人,分手原是他跟對方有緣無分,並沒有誰對誰錯,那些沒有生命思想的東西、禮物,更是不曾負他一分。

  那時候前女友不喜歡他抽菸,但知道他愛捲菸,送他菸盒時見他開心,又忍不住說了句:「還是少抽點。」

  多麼矛盾,多麼委屈,多麼難以拒絕,又多麼強人所難。所有成癮的事物皆非一時半刻養成,但根源已深,早不可追,戒除更難於抽絲。但他聽見自己對女朋友回答:「好。」

  女朋友高興了,挽住他的脖子吻他,又抽開,笑著嗔道:「都是菸味。」

  他心裡真的不知道,到底要怎麼做才是對的。





  不過,對與不對,有時候並不比想與不想來得重要。

  那次之後,有意無意,白宇會跟朱一龍一起在那盞路燈下抽菸。

  朱一龍的兩包萬寶路當然早就抽完了,兩人就一起抽白宇捲的菸。

  捲菸比一般市面上買來的要長一些,能抽更久。白宇捲菸的技術是真的好,那菸紙包得漂漂亮亮,一點破綻都沒有,氣味卻比買來的更加別緻幾分,最主要的是特別,還可隨個人愛好。

  雖然白宇嘴裡嫌棒棒糖甜膩,但他選的菸草還是一向都屬於偏甜的口味。草莓,蘋果,奶糖,芒果,香草。一口一個甜蜜,像長不大的孩子。

  或許也正是因為如此,白天拍戲時,嘴裡含著棒棒糖,才勉強克制得住癮頭。他喜歡最解饞的第一口,也不拚命往肺裡吸,只在嘴裡嘗過味道就放過。

  朱一龍喜歡水果味淡一些的,白宇會混入一些薄荷、咖啡、胡椒味道的菸草絲給他。他總是一支菸抽到底,那濃郁純粹的尼古丁總在末了的時刻,彷彿是要將生命傾盡一般,風捲殘雲地往他的肺裡灼燒。

  每一支手捲的菸都是一次的手工創作,獨一無二,白宇和朱一龍時常抽到一半便交換著抽。朱一龍特別喜歡咬濾嘴,那對精緻的薄唇微微上揚,在火光中朦朧地透著一彎嫣紅。夏天,空氣一片溼潤濃重。每當光線朦朧,白宇有時都恍然覺得,同樣一支菸,讓龍哥先抽過了,味道竟都變得全然不同。



(NEXT PAGE)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朱白】火光      
本篇作者  :  路草
作品網址  :  episode.cc/read/menghsinchen/flame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短篇小說  
作品進度  :  4 ,   8 千字,  已完結   3 個月前更新
點閱統計  :  29 次,  閱讀值
同人
愛情
BL
都市 言情
耽美
RPS
「愛能到的地方,都不算是遠方。
 這是他的答案,他的港灣,他生命裡的火焰。
 風浪過後,前路熠熠生光。」

劇版鎮魂真人衍生/朱一龍 x 白宇
與真實人物事件無關
#鎮魂 #朱白 #居北 #巍瀾 #RPS
開始閱讀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火光......p0
後記......p3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29 人讀過,閱讀值 : 0.6
bg :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