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沒氣的腳踏車真不好騎。

那時也是入秋的天氣,六點一過天色便暗了下來。​F​總在這種時刻纏著妳,要妳教她騎腳踏車。妳是試著教過幾次,但​F​的平衡感異常地差,甚至連起步都有問題。妳便用力往草地躺去,「不教了,妳那麼笨,學不會啦。」

「欸妳這人怎麼說話啦這樣很過份欸!」

「齁妳乖乖給我載就好了啊!」

「哪有這樣的啦!」​F​嘴上不服氣,卻也把腳踏車丟在一旁,跟妳一起躺了下來。

灰藍色的夜空透著黯淡的星光,顯得​F​的肌膚更加白皙。妳懷疑​F​是不是生來就不帶血色,或是​F​其實不是人類而是精靈妖怪一類的存在。妳太習慣這樣靜靜地觀察​F​,​F​卻也好似已經習慣了妳的目光,以致於妳們之間的沈默維持了好長一段時間。

時間並沒有被妳們凝結成永恆,妳們是要趕考的高中生。​F​鬼使神差的和妳報名了同一間衝刺班,卻又總在上課的時候打瞌睡,事後再向妳撒嬌要筆記來抄。耍賴的時候​F​的笑容像一朵盛開的雛菊而妳是土壤,便將養分毫不保留地都給了出去。

妳其實捨不得開口,深怕一開啟對話就要打亂妳觀看​F​的情緒。直到​F​看了看手錶妳才發現是過了一段時間,於是主動提起了話題,「妳為什麼要學腳踏車啊,​B​那種死板個性,又不會在同學面前拉下臉來給妳載,」妳漫不經心地將頭轉回來,又補了一句,「也不會借妳筆記。」

「別說學長了,」​F​嘆了口氣,在月光下吹走了些許塵埃,「妳知道他不會喜歡我的。」

他憑什麼不喜歡妳啊,妳心裡這樣說,不過是一個重考生。但妳沒有這樣告訴​F​,深怕對​B​的反感僅僅是緣於妳對比自己年長的男性的排斥,否則那些上課中千方百計偷偷摸摸傳過來的紙條們都不合理。是的,妳都知道,只因為​F​喜歡拉著妳坐在​B​的附近。

妳也想過將​F​的紙條私自收起,小心翼翼的保管在鉛筆盒或是錢包中,總比​B​隨手夾在講義裏頭強。​F​的字並不秀麗,幾乎要和她的個頭一樣小,一筆一畫顯得有些笨拙。也因此她喜歡妳的字,如歌的行板。妳知道了便會多寫些字條和卡片給她,讓她的桌墊下壓得滿滿都是,和一次補習班下課途中她偷拍​B​的照片一起。

「啊妳就喜歡他,有什麼辦法。」妳仍然望著​F​,她即便提起​B​也不曾臉紅,彷彿她的喜歡是一種觀音庇佑眾生的喜歡、是一種上帝創造人類的喜歡。當一個崇拜神明的子民,比當神明容易多了,​F​的臉龐隨著呼吸平穩起伏而妳想,只需要虔誠的信仰與專注的眼神就能當好善男信女。

​F​笑了起來,眼角的星光像是要化成水被擠出來。每當她笑起來妳便能感受到熱流刷過身體,在胸口刨穿一個漩渦,產生了一個需要填補的空洞。可比起被填補妳更想要當作去填補的一方,興許是與生俱來的本能讓妳想要滋養一株雛菊,在​B​或是任何人能填滿​F​以前妳的眼神要像是流沙一般在她的缺口打轉,寄望有一天能夠堆起一山小丘。

「幫我想想辦法嘛。」​F​黏膩的嗓音從蠕動的雙唇中吐了出來,黏住妳的思緒。妳可以選擇堵上她的話,但妳選擇虔誠,輕輕地玩弄著她的小指,「倒追男生這種事情我才不懂。」

「也是,妳是被學妹倒追的。」

「才不是。」

「妳說如果二年四班那個學妹知道她魂牽夢縈的學姊天天跟我躺在草地上看星星,她會不會哭啊。」​F​笑著抓住妳不願消停的手,一個起身便坐在妳身上。滿天的星光是她的陪襯而她就是一顆流星,一顆即將墜落在妳胸口的坑的隕石。

妳從不害怕撞擊,只是要先保護她。她的鼻息打在妳的鼻息上,妳伸長了手摸著她的後腦,滑順的長髮及肩,妳的掌心便也停在那兒。

「打給​B​。」妳騰出一隻手,從口袋掏出了那尚為流行的滑蓋手機,「問他有沒有空。」

「妳幹嘛啊,」​F​沒有接手,後腦蹭了蹭妳的掌心,「妳要約他出來喔?」

「別囉嗦,打就對了。」妳單手幫她撥了號,塞到她耳邊,「問他有沒有空吃晚餐,就說在書店樓上的簡餐店。」

​F​在離去前吻了妳的臉頰,她不曾這麼做。而妳牽起被倒放的腳踏車,輪胎沒了氣特別難騎,就和此刻一樣。那晚過後妳胸口的漩渦一直緩慢地轉也不曾休停,而今天過後或許能停了。結婚是妳至今不曾奢望的幸福,只能使出力氣將​F​推向幸福的那端,她是最適合發光發熱的新娘,​B​方才的來電便恰恰見證了這一切。

秋日適合埋葬,冬眠過後便能重生。妳駛過成堆的落葉,在地上打出黃色的植物泥印。把過去輾死了才能在春天裡痛醒,時間的輪胎會動起來而​F​是終該逝去的一個季節、一陣季風、一種症候群,妳想著,並站了起來用力踩著踏板,提升了一個檔次的速度,愈偏離了那條妳常載著她的路,而妳這次沒有回頭。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星空漩渦      
本篇作者 :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散文  
作品進度 : 
1 頁,   1 千字,  已完結,  2018/9 更新
點閱統計 : 
68 次,  閱讀值
同志文學
女性書寫
GL
青春 校園
當她笑起來妳便能感受到熱流刷過身體,在胸口刨穿一個漩渦,產生了一個需要填補的空洞。可比起被填補妳更想要當作去填補的一方,興許是與生俱來的本能讓妳想要滋養一株雛菊。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1 人、總計 68 人讀過,閱讀值 : 1.0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