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城市裡的雨水一如往常,沒有要放過任何人的意思。柏油路上的水坑反射著道路的燈火,再被巨大的車輪毫不猶豫碾碎,濺起五光十色的水花。空曠的車道帶來了風,初春的寒氣從衣物下擺溜進身體,沿著脊椎往上爬,鑽進肚臍在身體裡釋放開來,像一隻透明的獸在腹腔裡舒展著四肢,卻令人蜷起消瘦而空虛的腰。

經前症候群拖得很長,整個人跟著子宮一起上下游移著,思緒如同擱淺的魚難以呼吸。雨裡的霉味是麻藥,癱瘓了她思考的能力,只能緩緩地想著晚餐無精打采的菜色,並一下子把食慾丟失在輪胎下頭。生活比連綿不絕的雨還令人厭煩,如果公車能在下一刻衝上安全島,像是撞開水漥一般的撞開人群,一切都會有趣得多,她想著。

藥物的作用總是來得特別緩慢。對於自己的情緒她並不能處理得游刃有餘,但也並不算差。體內的波浪要滿了出來之前,她會吞下藥物,並且耐心等待。雖然通常趕不上焦慮的高潮,但還能勉強維持她在人前的穩定運轉。

藥物帶走了焦慮,但沒有帶走憂鬱。後來居上的疲倦感淹沒了她的身子,帶走她的情緒。公車還有十分鐘才會來,她坐在長椅上閉起眼睛,盡想些悲傷的事。她想像城市如此廣大而她如此突兀,她想像那些不會有回音的信,她想像她所擁有的一切最終都將逝去。她睜開眼,淚溝一片乾涸。

車潮還在繼續著,她聽著那些呼嘯而過的聲音,多麼適合做為人生的終局。

車的避震器並不好,像是要把她空虛的子宮震出車外。窗戶上結著一滴滴水珠,而後滑成細微的溪流,吞食其他尚未成形的雨水。她對窗戶呵著氣,又任由那些蒸氣消散。盯著水珠的話就能哭出來嗎?她想,如果能哭出來,或許就能解脫一點,如果不能一次解脫的話。

淚水沾在她的睫毛上。確切來說她並不知道為什麼要哭,或許是因為男同事若有似無的戲謔了她,或許是因為主管沒來由地要她揹起他們自己造成的錯,或許是因為她的貓剛死,或許是因為她在意的那些人還沒回她訊息。或許是因為她討厭討厭這些的自己。

淚水停了,就在掉出眼眶的前一刻。因為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哭。

在到站前的最後一個轉彎她緩慢的步下階梯,按下下車鈴按鈕彷彿都要盡她全身的力氣。勉強抗衡住剎車之後落地,一如往常的雨水,一如往常反射著燈火的水坑,一如往常的初春的寒氣。她很少在回家的路上逗留,但她逗留了,在濕透的路邊的石凳上坐下、放空、感受自己體內的痠脹,與任何企圖衝上鼻頭的熱流。那大約持續了十分鐘,爾後她故意繞了遠路去到便利商店,她故意去看看小兒科診所裡的孩子、她故意去看寵物店裡的貓與狗、她故意望著街上情侶牽手的背影與被雨水打濕的各半邊肩膀。

她徹底的放棄,走進住家的大門。

她望著電梯一層層遞減並朝她敞開。

她望著鏡子裡的自己。

她無法克制的蹲下大哭,就在電梯即將抵達家門之際。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春寒      
本篇作者 :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散文  
作品進度 : 
1 頁,   1 千字,  已完結,  2018/5 更新
點閱統計 : 
42 次,  閱讀值
女性書寫
自我
人群 社會
台灣
如果公車能在下一刻衝上安全島,像是撞開水漥一般的撞開人群,一切都會有趣得多,她想著。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42 人讀過,閱讀值 : 0.6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