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斑駁的石棉瓦,緩步透出淡淡的哀傷,掛滿青苔的頂端,綠雪中反射出些許露珠,滴落,滴答、滴答、滴答,不知道何時開始,停止變化,駐留在過往的時光中,禁錮著。

貓兒在深夜中奔跑,夜晚或許才正要開始,起始的哈欠與懶腰,接著從屋頂上滑落,輕鬆而恣意,自由自在不受任何拘束,望著,瞧著,盯著,牠不曾與我對視,彷彿不存在,自顧自的遨遊。

過往是黑白的,碎片中找不著名為希望的可能性,曾經一度放棄過,在那黃昏之時,鬆開緊握的雙手,坦然一切就這樣過去吧,那時候的決心,如今已然實踐,不抱著希冀,不期待朝陽,就徜徉於暗夜中,一個沒有月光的生活中。

畢竟,已經不再是幼年時期的自己,成長過後會看開許多事情,知道「可能性」這名詞,也徹底了解自己能夠擁有什麼。

「今晚,這月亮真諷刺。」
躺在廳房中,些許月光從石綿瓦的縫隙中穿過,不偏不倚地灑在心窩上,似乎想要表達什麼,然而又如何?如今僅能苦笑以對,閉上眼再張開時,迎接的不是北極星,而是陰暗的烏雲,不知何時滴落的雨滴,日復一日。

打著黑傘,走過草原,沒有羊鳴、牧笛,而那斑駁石柱依舊,雨水侵襲著,淡薄的紋路似乎曾經有些什麼,以前摸過的手感似乎有些改變,或許連它也開始前進,而誰又被時間所遺忘?

夏夜午後的小眠,再次張開眼,北斗七星印入眼簾,指引著明亮的北極星,引領迷惘的人走出漩渦,伸出手,不知道多久沒仔細端瞧,從何時開始變得如此厚重?現在的自己還能夠握緊?

試著握緊,觸感有些感嘅,觸感早已忘記,明明曾經是那麼熟悉。

軸線再次移動,日換星移,不知道是誰忘記射箭,偶然總是來得快速。

一樣的夜晚,同樣的月色,北極星依舊閃爍,明明是類似的光景,卻有著不可思議的魔力,石柱上的紋路,似乎又清晰可見。

望著,日落時分,相遇了。

明明是陌生人,未曾相交的平行線,就這樣纏繞在一起,緊密地。

遲來的箭矢,從迷霧中找尋到主人的紅線,緣分不知不覺地搭上,微小的可能性,賭徒的狂運終於到來,女神微笑,僵硬的表情終於有了生動的展現。

斑駁的石棉瓦,閃爍出歲月的痕跡,掛滿青苔的頂端,綠雪中反射出月光的倩影,撒下、散落,連貓兒都不想離開,捨不得這溫暖的夜眠。

「今晚月色真美。」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本篇作者 :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散文  
作品進度 : 
1 頁,  9 百字,  已完結,  2017/10 更新
點閱統計 : 
127 次,  閱讀值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讀過 127*
|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1 人、總計 127 人讀過,閱讀值 : 1.0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