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黃昏

咩,羊群的叫聲,從視線的盡頭飄揚而來,帶點傷感卻又有些微悠閒的氣息,降在靜謐的草原中如同末日鐘鳴?。佇立著。一台上世紀初才會有的舊式福特,漆黑夾雜著稍許陰森,排氣管排著不知道何時會停止的黑煙,從遠處如農村的拖拉機,不疾不徐地錯過。是誰坐在駕駛座上?在這夕陽餘映下,帶走最後的光輝,遺留著灰暗的陰影,從遠方而來,卻又如同菸般燒盡。

村落愈發荒涼。橘光消逝不等歸人,恣意的溫柔,如彼德潘的小精靈飛過灑落些許亮粉,那份希冀拂進心頭。抬起頭,看向未知,雙手放開那曾緊握的堅持。

斑駁爬滿青苔的石柱,拱立著撐起名為過往的宮殿。多少次,我撫過它詢問著,它總以冰冷的話鋒質問著:

「黃昏的旅人,你尋求些什麼?」

曾經璀璨的文明等待著考古學家的到來,美味的佳餚候著饕客的發現,長干行的婦人等著經商的夫君。

我呢?

曾經,如孩童般稚趣,追群著名為可能的倩影,如同四月午後的春風,熏進白日夢中,又散開。
醒來,第一眼發現閃爍著希冀的北極星無聲無息的嗷首於夜空中,彷彿訴說著不要鬆開手。
又有一些落寞的過往,在獨自的篝火旁,寒冬的陰風徐徐,躺下奢求憂鬱遠離而去,空曠卻又無法逃離,我能夠保有希望如小孩們一樣輕鬆?

牧羊人的小屋隨陽光遠去漸顯破舊且淒涼,稍遠高聳闊葉林的蓊鬱中,從它們我試圖尋求些希冀。在飄渺的往昔,當我仍舊懷抱微弱可能性,擁那賭徒般天真,昂首闊步著,奔走於小徑中,曾痴傻堅信著欺騙自我。

:夜色真美,但也不過就這樣吧。

輕而易舉的被拋下,絲毫憐憫也不存,就那樣輕鬆而隨性。吵雜的羊群嘲笑著,從那之後不敢去希望的自己,停滯,大膽的腳步已不復,如同牠們一樣膽小,甚至比他們還懦弱。

我,奢望卻又不敢再去希望,讓那餘暉就停在做美好的瞬間,祈禱夜的絕望永不降臨,而這萎靡的勇氣,回不來了。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黃昏      
本篇作者 :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散文  
作品進度 : 
1 頁,  8 百字,  已完結,  2017/10 更新
點閱統計 : 
104 次,  閱讀值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1 人、總計 104 人讀過,閱讀值 : 0.7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