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在孟棨的《本事詩》裡,記載著一則可信度有疑慮的逸事:武則天廢黜原本的唐中宗李顯為廬陵王,另立李旦為帝,引起唐朝功臣之後的徐敬業不滿,發動揚州兵變,歷經四十餘日鎮壓。此事多年後,詩人宋之問因為政治鬥爭被貶,途經江南的靈隱寺,興致一來寫下兩句詩:鷲嶺鬱巖嶢,龍宮隱寂寥。
 
在這個描寫靈隱寺的地理環境和氛圍的詩句中,看得出宋之問設計精巧的宮廷詩風格,援引對偶技巧到首聯。但這無疑是給自己丟了難題,第二句要怎麼寫,才能承接第一句的氣勢?
 
宋之問思來想去,總是沒有一個好句子。這時一位老僧人秉燭而來,問宋之問深夜裡怎不安寢?宋之問把寫不下去的殘篇詩句跟老僧人說,僧人一聽,對出:樓觀滄海日,門聽浙江潮。
 
聽到這用簡單語句卻寫下境界高妙的詩句,宋之問不由得驚訝了起來。隔天宋之問再去拜訪老僧人,卻不知所終,寺院裡別的僧人跟他說:那位老僧人,正是揚州兵變裡,寫了討伐武則天的〈代李敬業檄〉(〈為徐敬業討武曌檄〉)的作者駱賓王。
 
早在〈代李敬業檄〉一文煽動起群情激憤之前,駱賓王更為人所知的,是他七歲就能為文作詩,寫下「鵝鵝鵝,曲項向天歌。白毛浮綠水,紅掌撥清波」的〈詠鵝〉詩,而被號為神童的事蹟。
 
如果把駱賓王的一生濃縮來看,從小時候的神童變成年老的修道僧人,就像是把人生的包袱不斷丟掉,直到最後孑然無物的過程。
 
駱家也曾是地方望族,但再煊赫的家聲都會式微,變成寒門。駱賓王的父親在替新添的男丁取名時,用了《易經》的「觀」卦,其中第六四爻占說到:觀國之光,利用賓于王。就取了「賓」、「王」二字。
 
在《易經》中,「觀」有二義,一是上位的君王作為人民儀表,供人民瞻仰;另一個則是下位的臣民向上瞻仰、學習。而觀國之光,利用賓於王,則是觀察一國之民情,做個良官能吏,輔佐君王。名字之中,不難看出駱家對他的寄望。而駱賓王也早發聰慧,很早就讓駱家看見他的才華,沒讓父母失望,時年七歲寫下〈詠鵝〉詩,經親朋好友一傳誦,神童的讚譽就傳開了。
 
一個孩子這麼小就得到這樣的美名,還名揚一方,如果擺在現在父母教養小孩的觀點,欣喜之餘,恐怕是要害怕孩子自幼就成為人生勝利組,萬一將來有任何挫折,會不會無法承受?
 
在製作兒童刊物,選入這首詩的時候,我刻意避開描述這首詩是駱賓王七歲時所作,更沒有提及神童一事,入選只因為駱賓王用最簡單的筆法就生動描繪鵝的姿態,寫得活潑有趣。中國古代似乎有很多的「神童」傳統,曹沖稱象,文姬辨音,司馬光破水缸救友,最好一出生就像白居易那樣能識之無二字,稍大一點能像孔融讓梨,要孩子聰慧過人、天賦異稟,最好能拿來讓父母說嘴炫耀一番,光芒強壓其他人。
 
駱賓王少年也還算順遂,但卻在赴京應試的時候落榜。遽聞當時科舉考試都有「干投行卷」這類,先將自己的好作品交給當朝高官或主考官的行為,但頂著神童光環的駱賓王豈肯做這類疏通人脈的事情,再加上自恃有神童的才能,自然就不把考試放在眼裡,但這世界的會讀書寫字的人何其多,地方神童如養雞場的雞首多了去了,豈缺駱賓王一個?
 
駱賓王捲土重來,儘管重考上榜,但命運似乎沒有放過這位神童。駱賓王先是在王府仕宦,而後在禮部任職,而後遭讒言被貶至邊塞,甚至入獄。這當中的宦海浮沉,駱賓王不得不疑惑自己秉持的事物到底是什麼,真的是他所認為的士人的氣節?還是他曾擁有的神童光環和自尊?頻頻寫詩行文,以詩寄懷,也以詩言志,便是在此時寫下「露重飛難進,風多響易沉。無人信高潔,誰爲表予心」的《詠蟬》詩。
 
詩中那阻礙飛行的露,和阻擋蟬聲鳴唱的風,究竟是外界的事物,還是他自己的過往?或許他寫下的隱喻,連自己都沒發現喻體到底指的是什麼。
 
再被召回長安之前,一個他生命中未曾謀面的女人早已悄悄的進入他的時間軸,讓駱賓王用文字一再試探自我的最大值。
 
武則天對當時的所有人來說,都像是橫空出世一般,所有人都在不同的政權陣營中選邊站,選對的如張易之、張昌宗這一對被史家稱為武后男寵的兄弟。選錯的就像駱賓王,屢次上書抨擊武則天而被下獄,遭貶至臨海任閒職。駱賓王當然不能承受如此待遇,失意之極,碰巧遇上了名門之後的徐敬業,寫下〈代李敬業檄〉,文中不但直指武則天身為女人竟然把持朝政的僭越,還把歷代帝王身邊的美女都挑出來罵了一頓。駱賓王想替自己的人生和自尊再拚搏一次,或許揚州起事成功,他終於可以不負父親取名賓王的期待,還有當年神童的名聲。
 
揚州兵變很快潰滅,但在這場戰役之外,《新唐書》、《舊唐書》等史書都記載了另一則小故事。
 
武則天後來取得駱賓王寫的〈代李敬業檄〉,看到駱賓王指責她狐媚惑主,都還笑著不當一回事,而讀到一抔之土未乾,六尺之孤何託?(唐高宗的墳土還沒有乾,孤兒中宗要託付給誰)兩句,似乎是想到了死去的丈夫和自己的兒子,國事未穩,人才難求,便斥責了當朝宰相,怎麼錯失駱賓王這樣的人才?
 
兩個人的命運,在一紙檄文上交會。駱賓王寫下《詠鵝》詩時,或許早預料到他自己本就有仰天而觀的志向,只是礙於一位在儒家思想籠罩帝國裡,名不正言不順的女皇帝,駱賓王要怎麼實現他的父親期望的「觀國之光,利用賓於王」的期待?
 
生錯時代──這種後見之明常是後世人們常給歷史人物最不公允的評價,歷史的推進,有許多都是少數人在時間中扞格,不停碰撞才咬磨出的新局面。人們會說武則天生錯時代,若生在現代,或許不會因為女人掌權而落得罵名;而駱賓王若不身處亂世,或許這樣的神童可以專心寫下更多作品。但時間從來就沒有第二次,武則天的出現,或許替中國的女性地位往前推進了一點;而駱賓王從初唐雕琢的宮廷詩,轉換成表現自我的文學載體,也啟後者的盛唐詩景。
 
或許該說,兩個人都生對了時代。
 
《本事詩》的僧人續詩故事還有下文,宋之問得到「樓觀滄海日,門聽浙江潮」兩句詩後,又接著老僧人的詩句,繼續把自己的作品續寫完成。但寫完之後,卻覺得自己寫的,都不如老僧人那兩句好。整首《靈隱寺》的詩中,就屬老僧人的這兩句言簡意賅,不經雕琢。
 
之所以說這則逸事可信度不高,是因為宋之問和駱賓王是老朋友,怎麼可能相見不相識?《本事詩》紀載揚州兵變後,將領為了趕緊了卻戰事,隨便抓了兩個長相和徐敬業、駱賓王相像的人,割下頭顱交差。實則兩人倉皇逃逸,不知去向*,駱賓王就躲入靈隱寺裡出家修行。我寧願相信,那是駱賓王從一個神童身分,總是仰天觀之,自我在亂世裡不停碰撞;最後為了活命,看透我執的虛幻與苦厄,削髮出家,同時也削去了自己太過銳利的邊角,讓宋之問也認不出駱賓王的氣韻容貌。那兩句「樓觀滄海日,門聽浙江潮」恐是餘生之中,僅存可以寧靜地俯觀這些昔日磅礡和浪潮的稀少時光。
 
 
 
*揚州兵敗後,駱賓王的去向成謎。《新唐書》紀載「賓王亡命,不知所之」,《舊唐書》寫駱賓王伏誅被殺,第三種說法則是《本事詩》、《唐才子傳》指的出家為僧。後人論宋之問和駱賓王為舊識,不可能看不出來。也有人持論宋之問當年寫下《祭杜審言》中提到駱賓王「不能保族而全驅」,是為保駱賓王不被追捕,故意謊稱駱賓王已死。而在靈隱寺中見到駱賓王,也故意說不認識。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樓觀滄海日      
本篇作者  :  金星早晨
作品網址  :  https://episode.cc/read/kite0506/my.170806.001409
版權聲明  :  作者標示附註出處 + 非商業性 + 禁止改作 ?
文體類型  :  散文
作品進度  :  1 ,  2,827 ,  已完結   8/6 更新
點閱統計  :  230 次, 閱讀值

本作品被選上 2017 年第 32 週文學牆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230 人讀過,閱讀值 : 3.7
找作品
|
找人類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