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1
  就要飛了,竟沒有太多家鄉故土的感懷。
  怕是我早已離家,於我而言,國內國外並無分別吧,天地之大,能稱為家的地方畢竟也只有那麼一個。飛機漸漸轉上跑道,像隻行走拙劣的鳥,我既期待又懼怕它展翅的樣子。
  人類與天空曾經確然是神祇與凡胎不可僭越的分界,而當我飛在一萬英呎的高空,又有誰會稱我為神呢?神是因為活得夠高才成為神嗎?
  雲層,霧氣,藍天,白海,我已來到這裡,而雲海比記憶還要廣袤。
  
  2
  飛行時間比我想的要多上太多了,我竟有點意外的喜悅。感覺像是我多得了很多時間。磨蹭如我,果然還是需要大把大把的時間來愜意,來認真生活,太緊湊的步調我吃不消。

  3
  曼谷到倫敦的班機,一個倫敦人坐我隔壁,是黑人。很奇怪,倫敦人這個詞看上去多麼白啊。

  他在看馬丁路德入門,似乎打算在航程內看完它。(我剛開始沒認出馬丁路德的名字,他說了馬丁路德的主張,我才第一次意識到,學歷史真有用啊。)而後我們聊到了台灣和中國,他到過台北兩次,台中一次,在香港住過幾年。我很驚訝他非常了解亞洲情勢,也對世界的形成抱持高度興趣。我們聊台中英教育,聊台海,聊香港,其實我多麼想和他多聊,但受限於我的語言能力,滿腹經綸無處傾吐,竟是到現在才覺悵惘憾恨,不致無法自拔,倒是對自己多了份恨鐵不成鋼。
  總言之,我是何其幸運能夠遇到一個理解台灣的倫敦人,而且是我一生中第一個認識的倫敦人。
  
  4
  方才經過沙漠,應當是中亞。十年來早在課本上看過無數座沙漠叢林,這竟是我第一次目睹實景。黃沙堆成丘陵和溝壑,向陽面與陰影面稜角分明,紋理清晰,像日月,像晝夜,像陰陽。
  沙是流動的水,一幅不斷變動的畫,陰陽相互填補、滋潤、圓滿,生生不息。
  一陣風吹過來,沙漠的面貌又快速轉換,風情萬種。像穿著紅紗裙的中亞女子,永遠不以同種面貌示人,她引你奔跑,引你追逐,引你進入瘋狂之巔,而你竟甘之如飴。你其實知道,對上眼的那一瞬間你便已經知道自己逃不掉,沙漠太荒涼又太悽苦,太危險又太迷亂。
  乾渴之地有其生存之道,一座沙漠是荒蕪也是繁盛。
  
  5
  中亞的土地是一片褐色。
  這就是地理之於文化令人驚奇之處,如同像他說的,圖博與台灣之於中國,中國之於印度,英國之於法國,法國之於德國。對比曼谷的綠色稻田,一片青綠,中亞的棉花田實是過於赤裸。
  赤裸,對,就是這個詞。
  
  6
  開始寫後雜記已經很久,卻是今天才一次補上許多內容,對比雜記,深感語言之缺乏,哲學領悟之不足。比起那時,我似乎又學會了更多,但為何現在的我竟無法書寫?難不成那些悸動都是假的嗎?這太令人費解了。
  剛剛讀了濕地,把康德篇讀完。我想我大概理解濕地的意涵,大概是那些崇尚哲學,形而上,精神層面的思想,相反則是乾燥的高地。濕地與高地是不能溝通的。
  我讀得懂,讀懂後反而覺得失望,失望後又覺得可笑。
  「什麼是真?什麼是假?什麼是道德,什麼是敗德?原來康德不是康德,歌德也不是歌德,而是道德的反義詞。然而道德的反義並非敗德,而是虛偽。」(濕地,p.32)
  「越是與美無緣的人越愛美,或是最終放棄美,追求形而上的東西。但追求美的過程,並不完全是形而下。」(濕地,p.46)
  「事實上,除去康德,歌德一生都在懷疑真愛的存在。一個假人的真情更容易毀損一個人的心,以致所有真人的感情都成為虛情假意。愛是要拿命來換的,這是康德用自己的死亡告訴她,這是多麼堅實的諾言,她一直無法推翻她的話,就算她虛假的身世,也無法推翻。」(濕地,p.57)
  
  7
  雖然下面一片霧茫茫的,但顯然我們正在經過海,好像是裏海?還有五個小時到倫敦,地球已經黑了一半。
  這是一架逃避天黑的班機,一直一直往前飛行,一條一條數著經線,我甚至想,只要我們一直不停下來,今天就永遠不會結束,對於無時可用的我來說,這是何其奢侈的事。
  赫然發現,沒有網路的我,生產力還是頗高的。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從那麼高的地方      
本篇作者  :  金針草
作品網址  :  https://episode.cc/read/hsuanleedd/my.171125.015609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散文
作品進度  :  1 ,  1,590 ,  已完結   11/25 更新
點閱統計  :  52 次, 閱讀值 1.4
女性書寫
自我
台灣

本作品被選上 2017 年第 49 週文學牆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讀過 52*
|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6 人、總計 52 人讀過,閱讀值 : 1.4
找作品
|
找人類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