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大嬸的生日

  今天是許大嬸的生日。

  凌晨五點許大嬸張開有些厚重的眼皮,映入眼簾的是稍有老舊的古天花板。發呆個三四秒,許大嬸用如豬蹄般粗壯的手臂撐起象軀,轉頭一看,許先生還在呼呼大睡。拉起棉被,發現又破了一個洞,一邊思量著家裡有哪些不要的舊衣服可以拿來縫補,一邊下床來準備一天的生活。

  走進狹窄的廚房,以許大嬸的身材或許應該用擠進才對。進來了廚房,打開冰箱,昨晚吃剩的飯菜拿去加熱應該還能吃。將隔夜菜扔進微波爐,許大嬸拿出七八片吐司,抹上果醬,分成四片兩批放進烤箱。再次打開冰箱,看著剩下幾顆潔白的蛋,似乎做了一個重大決定,將蛋拿出,以及一些豬肉片。

  六點,許先生與許老大陸續起來。許大嬸走出廚房穿過餐廳進入許老大與許老二的房間,一巴掌重重打在許老二的嫩臀上,只待許老二一聲嬌呼,許大嬸也不管許老二是否醒來轉頭就走。回到廚房,將烤好的吐司與加熱過的隔夜菜裝盤,端到餐廳的餐桌上。許老二已經就坐,正伸手要拿吐司,只見許大嬸說了句:「等一下。」轉身從廚房拿出四盤培根蛋。許老二惺忪的睡眼倏地張得好似夜裡的燈塔,就連許老大也吃驚地放下參考書,只有許先生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日曆。

  「吃吧。」一聲令下,許家低頭吃飯。許先生吃了一口培根後翹起二郎腿,手裡夾著空氣菸嘴不時吐出氣來。「嗯,不錯。」許先生慢條斯理說道。許老大低頭看著參考書,又常常望向日曆算著離大考還有多少日子,聽到許先生說的話這才仔細品味嘴裡的煎蛋味。「是不錯。」他說完又低頭讀參考書去了。許老二最近跟男朋友打得火熱,早上也要互傳好幾封訊息。只見她拍了一張早餐的照片,傳給她男朋友並附加了一段訊息:「難得早餐吃這麼好。」空氣裡是許先生的吐氣聲、許老大的翻書聲以及許老二的竊笑聲,許大嬸一邊的眉毛揚起,吃了口培根,心想的確不錯。

  吃完早餐許先生騎車載著許老大去學校,許老二的男朋友來到家門口等著一起上學。「等一下。」許大嬸叫住了許老二,給了她五六十塊,低聲說道:「妳小男友這麼早一定還沒吃早餐,這點錢去幫他買個飯糰吧。」說完轉身去清理餐桌,許老二走出門口跟男友說道:「餓了吧?咱們去吃飯糰!」兩人牽著手,朝陽把兩人的影子拖得很長。

  許大嬸還有事要忙。將餐桌清理好後,走進臥室,從衣櫃裡翻出一件已經沒有再穿的破裙子。那裙子的綠色底上有著許多白色斑點,雖然有些破舊,但可以看出原本是一條頗有品調的裙子。可惜,許大嬸將它當作縫補棉被用的布料,幾道銀光劃過輕柔的絲緞,一塊正正方方的布塊被貼在棉被的破洞上,許大嬸手持細針駕輕就熟地將破洞填補。縫完拍了拍棉被,許大嬸看向剩下的衣布,將它拿到廚房的水龍頭下,沾了沾水,順勢清理一些黏在廚房的污垢。

  忙完日頭正當午,許大嬸睡了個午覺。醒來是下午三點,稍作梳洗,許大嬸拿著袋子出門買菜去。向老潘買了兩根蘿蔔,看肉販小陳還年輕就多殺價一番,最後以八折買到不錯的肉。青菜阿嬤看起來還是一副快死的模樣,但若要與她殺價,她便會像要上戰場的戰士般充滿侵略性。最後許大嬸沒有佔到多少便宜,只好買下一些青江菜以及高麗菜。回到家時已經四點二十,許大嬸趕緊將菜洗一洗,時針漸漸走到五點,而算算時間許老二要回來了。

  許老二與男朋友告別,打開家門,將書包丟在房間,躺在沙發上像一團會呼吸的肉。似乎想起什麼,跑去陽台拿了掃把,將家裡簡單掃了一遍。掃完恰巧許先生載著許老大回家,許先生一回家就往餐椅一坐,手勢又夾起空氣菸假裝在抽著。許老大則是回到房間將書放著,躺在床上閉上眼睛休憩。待許大嬸將飯菜做好,許老大醒來,許老二放下手機,許先生不抽空氣菸,許家人吃了第一口肉後都點了個頭,又故態復萌抽菸的抽菸,玩手機的玩手機,讀書的讀書。許大嬸看著家人,也點了點頭。

  吃完飯許大嬸清理餐桌以及碗盤,許先生則是從浴室拿了拖把將家裡拖得一乾二凈。夜漸漸深,許家人都準備上床睡覺。睡前,許先生摸了摸許大嬸的頭,摸完拉著有補丁的棉被躺下。

  許大嬸睡前心想:明天再過一次生日吧。



(原本打算寫沒有人注意到是許大嬸的生日,但始終不忍心筆下出現悲劇。)

貼上
+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許大嬸的生日      
本篇作者 :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短篇小說  
作品進度 : 
1 頁,   1 千字,  未說明,  14 天前更新
點閱統計 : 
42 次,  閱讀值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42 人讀過,閱讀值 : 0.8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