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

  天空下著雨。
  「唉。」
  時間是午後,在毫無人煙的住宅區巷道裡,顛簸的路面上積了大大小小的水窪,靠近路肩處的角落更早已淹成了小河。
  「……好想回去。」
  一名男子跪倒於水灘中,雙手抓著一個有些厚度與大小的盒子。雖然穿著雨衣卻沒有發揮其功用,全身濕透的衣物都黏在身上,看起來特別狼狽。
  「好想辭職……工作啦,探員啦,人生啦,跟人生啦,全都辭掉算了。唉……」
  他無精打采的站起來,將那個沾上髒污的盒子打開,轉動裡頭的發條,但立刻露出懊惱的神情。
  「不會吧……」
  無論怎麼施力, 發條機關就是動也不動。
  啊啊,真是教人想哭,在這種大雨裡哭出來的話一定不會被發現的吧。
  明明才剛從工作中獲得暫時的解放,難得的休假卻被叫去跑腿,還碰上大雨在路上滑了一跤被淋了個滿身濕,這一摔更是把友人託付給他的法器摔壞了。
  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
  唏哩唏哩,無數的水滴從男子臉頰上滴下,分不清是雨還是淚。
  突然,一把菜市場婆婆媽媽會拿的俗氣彩色大雨傘替他遮住了這悲傷之雨。
  「你還好嗎?」
  但那個跑到自己身邊的並非老婆婆,而是個有著別於亞洲人的藍色眼瞳的女子,穿著短袖與工作短褲顯得很男孩子氣。她一頭金棕色及腰長髮綁著側邊單馬尾,在這樣陰暗的雨天裡顯得額外耀眼。
  對現在的男子來說,簡直是今天台灣最美的風景。

  ☂

  因為眼前站著一個明明穿著雨衣卻全身濕透,很像被壞心眼的人拋棄的小狗般的人,而且似乎已經自暴自棄了看起來沒有要避雨的打算。法心連忙抓了車上的毛巾和雨傘後下車,硬拉著他走到了附近住家的遮雨棚下。
  「來,拿去用沒關係。」她收起雨傘遞出了毛巾。
  「……謝謝。」那個人滿懷感激地點頭接過,但是擦不掉一臉憔悴。
  翻開的雨衣兜帽下是一名相貌普通的男子,但是頂著被淋濕的髮型看起來反而讓他有點有型。
  「抱歉耽誤到妳了。」
  「啊,沒關係!我今天也沒什麼事。要幫你拿嗎?」
  他單手緊緊地抓著盒子,讓擦拭的動作看起來有點阻礙。
  「呃……」對方垂下肩膀,糾結地看了看手上的盒子,接著用毛巾擦乾後遞給法心:「謝謝。」
  因為外觀看起來很典雅,塗漆也還很新。法心小心翼翼的捧著接過盒子,雖然有點重量但比想像中來的更輕。盒子有著雙層構造,上層是翻蓋,下層則是抽屜。
  「發生什麼事了,看你濕成這樣?」
  對方沈默了一會兒,看似心情複雜的緩緩開口:「其實只要轉下發條一下子就能解決了,但剛剛跌倒的時候好像摔壞了,卡住了轉不動。」
  說完他又嘆了一口氣。
  這個人,好像有很多心事呢。
  了解了濕透的原因的法心不禁對他投以關愛的眼神。
  「要不要我幫你修修看吧?」
  「咦……?」
  「因為工作的關係身上剛好有些工具啦。」
  法心從褲子口袋拿出一包螺絲起子。
  「好厲害。」男子發出感嘆。不管是遇到了有著技術的人,還是隨身攜帶維修工具的行為,今天的不幸似乎也到頭了:「那不好意思麻煩妳了。」
  「我盡力。」
  直接打開上層的蓋子,可以看見裡面有形似音樂盒的零件,但又比市面上的更複雜與帶有機械感了點,看起來更像是機械錶,大剌剌的毫不掩飾華美的構成。
  「這是音樂盒嗎?」
  「抱歉,我也不清楚。」
  法心認真地盯著閃閃發亮的齒輪。結構比想像中的要更棘手了點,但如果只是發條卡住的話,也許只要對轉軸的部分調整就可以了吧,這樣自己所具備的知識多少還用得上。然後她從工具中拿出最細的螺絲起子,小心翼翼的調整零件。
  「好像只是小地方稍微歪了點,嗯,這樣或許可以了吧?」
  接著只要旋轉發條。

  「——~~——……」

  一瞬間聽見了一種類似高頻電波,混雜著雷鳴的渾厚和風聲的沈悶,似動物鳴叫,但又彷彿在歌唱的奇妙聲音。周圍其他的環境音都像是被壓過、吸走似的異常消失,只有那聲音鮮明的獨佔在耳朵深處迴盪。
  慢慢地音樂盒發出的樂聲壓過了奇聲異響,隨著聲音的漸消也一同消散。
  一回神,兩人再次回到了雨聲的包圍下。
  「剛剛那是?」
  「耳鳴……?」男子壓了壓耳朵,不過並沒有感到特別不適的地方。
  接著,踩著水的腳步聲朝這裡接近。
  「當我獨自徘徊在雨中♪」
  混合著女孩子高亢的歌聲。
  「大地孤——寂沈沒在黑夜裡♪」
  「她居然出門了?」男子朝向聲音方向露出驚訝的表情。
  「雨絲就像——喔喔!找到了!」來到兩人身邊的是個有些矮小,穿著森林系衣服,皮膚黝黑的女孩子。撐著可愛的傘,傘柄的彎勾上勾著一杯塑膠袋裝的飲料,
  「看你太久沒回來了我就順便去買飲料,噗、你這是怎麼回事啊!」她指著男子用鼻子呼氣一笑。然後瞪大眼睛打量著兩人:「感覺是比碰上事件更神奇的狀況呢?」
  「會碰上也是妳害的。」男子再次嘆息。
  哼哼,女孩子一臉嘲諷地:「誰叫你是這種容易遇到事情的體質嘛,怪我囉?」
  接著她歪頭看向另一人。
  「所以這位是,盒子怎麼跑到她手上了?」
  音樂盒的歌聲逐漸停了下來。
  法心對她點頭示意,並將盒子交還回去。
  「對不起擅自動了,因為他說盒子壞了所以我幫他修修看。」
  「欸、壞了?妳修好了這個嗎!」她看起來驚訝的都要跳了起來。
  「好厲害!這個只是我隨便亂做耶,有些構造連我自己都還搞不清楚。哇,妳難道是這方面的專家?」她就像充滿好奇心的小孩,眼瞳裡閃爍著光芒,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一旁的男子露出困擾的表情:「拜託我不要拿這種半成品給我當實驗品。」
  「才不是半成品呢!來來來這個給你啦!」她歪嘴瞪回去,用與那一身可愛的樣子給人的想像不同,動作粗魯的把飲料硬塞到男子手上。
  法心急忙揮揮手:「不,我只是修汽車的而已。」
  「 汽、汽車……嗯嗯?」那女孩子臉上有著相當生動的表情變化,一會兒才擺出奇怪的表情,下一秒又變成正經的微笑:「不過我家張丹銘似乎受您照顧了啊,謝謝妳。我叫潘彩穹。」
  自稱盒子的製作者的女孩子報上了自己與男子的姓名。
  有著一頭金棕色及腰長髮與藍眼,綁著側邊單馬尾,貌似來自外國的她也給予兩人回應。
  「法心,全名法心·勞許比爾·菲·沐拉斯。很高興認識妳。」
  「好長!」
  「我是荷蘭人。」
  「還以為是法國人呢。」
  「饒了我吧。」法心露出苦笑。
  是因為名字的關係嗎?來到台灣後已經不少次被這麼誤會了,雖然兩個國家的國旗相當相似,乍看之下就是紅、白、藍三色,幾乎只有直橫式的不同。但要說更像的話,曾經和荷蘭共組聯邦的盧森堡還比較難分呢。不過在這裡,似乎只要是這三種顏色的國旗第一個想到的難免都是法國。法心不禁想,要是俄羅斯的人也加進來肯定相當苦惱吧,這四個國家的國旗擺在一起肯定考倒一票人。
  「那麼。」潘彩穹翻著盒子,接著從下層的抽屜裡倒出了顆無色的水晶:「喔喔,成功了耶,真是幫了大忙了。好。決定了!」
  然後像剛剛的飲料一樣,將盒子塞給法心。
  「咦、咦——?」
  還來不及反應,彩穹就先開了口:「這個盒子先給妳,之後再還給我吧。記得回家以後看一看抽屜唷!」
  「還妳?但我要怎麼找……」
  「別擔心,我們還會再見面的!掰掰!」如同驟雨登場,又如同疾風離去的潘彩穹,將雨傘塞給身旁的張丹銘後,一手勾起他的手臂,另一隻手在空中大力的揮舞,頭也不回地走掉了。男子邊發出啊啊的呻吟聲被強行拖走,只是彩穹那可愛的傘面積實在有限,為了幫彩穹擋雨,他——還沒把雨衣穿回去,雨便又開始無情地濕潤了衣服。

  奇妙的兩個人。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第一筆 入局創作      
本篇作者  :  終點谷燈
作品網址  :  https://episode.cc/read/eyulen/my.161106.103135
版權聲明  :  作者標示附註出處 + 非商業性 + 禁止改作 ?
文體類型  :  短篇小說 新世代文學
作品進度  :  2 ,  3,932 ,  80% 完成   2016 12/15 更新
點閱統計  :  75 次, 閱讀值 0.6
一瞬間聽見了一種類似高頻電波,混雜著雷鳴的渾厚和風聲的沈悶,似動物鳴叫,但又彷彿在歌唱的奇妙聲音。周圍其他的環境音都像是被壓過、吸走似的異常消失,只有那聲音鮮明的獨佔在耳朵深處迴盪……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39 人讀過,閱讀值 : 0.6
找作品
|
找人類
註冊  |  取消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