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仿生人會夢見機械羊嗎〉
 
 
能夠做夢嗎?
夢中我們的婚禮
喜宴,互相觸礁的酒杯
被惡夢踩踏九百九十九遍的羊
是否遞出黑曜
就能在喜卡刮寫名姓,寄給
過繼的房址
把無人能入住的夢
做得更長,比夜裡的沙灘
還要更暗
 
而我們驚呼守時的拐杖
被人骨折的背嶺
交換過的臟器,肋骨
我們血脈中無法割去的基因
模仿溫柔的風
把停滯的輪印
走的更長一點,長到塞入葉脈
待萌芽的心碎
都一一被包裹完好
直到不被人看見
我已然失去跳動的心
仍渴望著做夢
 
夢裡,我們未完的婚宴
我們無助的香檳
無助的禮金無助的題詞
被羊群入境輾壓
變成薄薄一地綠茵
能在你收拾行囊
離開南國無雪的邊境
成為太陽最西邊的鑲金
你的夢裡
生而為兩人的地獄
地獄我們數著一輩子的羊
織就一件完好的毛衣
一起去北國看雪
冰冷至死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仿生人會夢見機械羊嗎〉      
本篇作者 :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詩詞  
作品進度 : 
1 頁,  4 百字,  連載完,  2 個月前更新
點閱統計 : 
17 次,  閱讀值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1 人、總計 17 人讀過,閱讀值 : 0.2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