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於是你很難過的提早沮喪〉 
紀念同事把計時器掉進油鍋然後我多上了一小時班
 
 
我與你之間的晦澀
夾雜黑、白,還有淘不盡的
罪孽,經常探討如何用齒縫
發出傷人的字音
在加害者與被害者
之間當一個無助的人
只是想等一切變好
好到能使人不會留下傷口
 
可那些刀尖
肘擊著腹部以及生活
我們就算不淌血
內傷足以建構一座傷城
你說:已經夠了
我只是想把一切做好
於是,雨勢於事無補
你把能夠看見的黑都倒進塵世
再讓鋒利掠過指間
只記得痛的瞬間
卻不記得痊癒的過程
 
甚至,你背棄痊癒
沉溺的惡習在你肉身
開滿惡之華的沮喪
你說:我很自責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成為
成為這樣傷人的動物
我只好撫摸你無人問津的角
用言語緩緩磨拭
讓你的質地再溫柔一點,像是
一地苦難的沙灘
我是浪,你是貝類
把彼此混淆為歷史
 
於是你背著我洗碗
我背著你洗你的淚
把彼此的黑
洗得更黑
誰也無由能夠責難誰
像是路過的烏鴉
就算渴死也尋不罄鑿石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於是你很難過的提早沮喪〉      
本篇作者 :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詩詞  
作品進度 : 
1 頁,  4 百字,  連載完,  2 個月前更新
點閱統計 : 
21 次,  閱讀值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21 人讀過,閱讀值 : 0.2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