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My Jinji〉 落日飛車
 
 
  我一直以為雨是那樣下的,直到某一天我把桌上的乾燥花一瓣、一瓣數盡。

  我送妳的詩集、壁畫,跟妳微笑時同等繽紛的洋裝,妳穿著在冬日午後的陽台旋轉、旋轉,不是湖畔我卻同等的暈眩,往前一步有點奢侈又危險,但我還是牽起妳的手了,告訴妳,沒事的,沒事的。
  沒事之後的一天,跟大氣一樣溫煦,妳數著我菸盒僅存的菸,還有不安的指頭,我滑動妳表面像是頑皮孩子舔舐乾淨布丁的鋁箔,沒事的,沒事的,妳說,我們關上燈,因為愛是害羞,愛是晦澀,愛是癖性的。
  交換、接合,當有一天我的語彙不再擁有「妳」「我」的時候,我以為,漩渦並不會有終止的一天,但妳送的戒指在我伸手時發亮,每一次發出噪音時,我以為,那就是愛。
 
  有一天,我看見妳的照片時,雨就下了。
  那是一場最乾燥的雨,沒有人能看見,但我親眼目睹,我們的天空一樣是白色的,但雲卻過於晴朗。
  橋蓋好了,我們有了可以各自歸回的家,那條路那麼長,我始終走不完,但是,沒事的,沒事的,只要說沒事的,就會沒事的,跟明天一樣。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My Jinji〉 落日飛車      
本篇作者 :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詩詞  
作品進度 : 
1 頁,  5 百字,  連載完,  2019/1 更新
點閱統計 : 
34 次,  閱讀值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34 人讀過,閱讀值 : 0.2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