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少了一根手指的男人》
 
 
  跟往常一樣,固定的一罐32元金牌,然後幾份微波食品,皮膚黝黑的大叔交給我結帳。
 
  平常的我不管是上什麼班,結帳都不太習慣看客人,我只會等對方掏錢、數錢,再遞出發票和銅板。
  C(在這裡姑且稱他為C)會買的東西也很固定:一包金鋒、一罐金牌或是一個便當,聽他開口時有一些原住民特別的口音,但並非那種刻板印象「的啦」、「真的假的」。
  偶發的視線撩過指頭,原來C的食指少了兩節,只剩下最後一段。
 
  突然閃過一些刻板印象,山豬、打獵,或是在這鋼鐵叢林中被某種尖銳的儀器鋸下指頭。
  想起C之前的失態,和朋友在店裡透過藍芽喇叭放送超級大聲的動感電音,有著羅百吉、Mc HotDog質感的台客音樂,在店裡大肆喧嘩。
  後來喝醉,索性兩人邊拿喇叭、走向我,問我說可不可以在這裡蓋個舞廳,我只能委婉拒絕,表示舞廳可能要到台北才有,現在幾乎沒有開設了。
 
  兩分鐘不到,食物的熱氣灼傷我的指頭,我想或許我並不討厭他,因為我知道對方是善良的,就算有幾次C的發言讓我感到被侵犯、不適;但只要C沒有喝醉時,說話還是客客氣氣的、謙恭有禮。
  我將兩碗紅燒牛腩燴飯分袋裝好,C正在外面豪飲,一口氣將金牌酌盡,我看他全身上下佈滿汙垢、滿是泥土,長長的頭髮用紅色包便當的橡皮圈紮好,實在是野生的很。
 
  如果是C,會不會為了一罐32元的金牌,切下一根手指?
  送給神,送給荒蕪,想到偶爾也有原住民來買酒,買了純喫茶、紅標小米酒和伯朗,這一套組合上回讓我在觀音睡了兩小時,醒來之後繼續吃蝦、烤肉。
  會不會是C在年輕時,曾經也是一位獵人,被山豬刺傷、野犬撕咬,導致他的指頭最後感染,不得不還給塵土?
 
  一切只是遐想,這麼政治不正確的臆度,大概又是一則都市傳奇。
  我將便當遞給他,一貫的「小心燙喔,東西小心拿」口語,目送C的離去;離去前C把找的54元全部投進捐款箱,毫不猶豫。
 
 
  我還是在努力喜歡上C,只要他不再喝醉或是在店裡放台客電音,嗯,我想,我不太討厭這個人。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少了一根手指的男人》      
本篇作者  :  宋柏穎
作品網址  :  episode.cc/read/dk201joker/my.180812.085841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詩詞  
作品進度  :  1 ,  9 百字,  連載完   8 個月前更新
點閱統計  :  45 次,  閱讀值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45 人讀過,閱讀值 : 0.6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