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忠誠》
 
  錢又一元也不剩了,突然為了要怎麼解釋而感到悲傷。
 
 
  吃飯花掉了、喝了一套雙份義式濃縮,在書店努力讀了很多書,看完卻哭了出來;之後到樓下吃了晚餐,到地下伏流之後終於有了今天第一次,與活人正常的交流。
 
  語言到底是為什麼而發明的,是為了記錄還是溝通,我想是前者。人類非常擅長紀錄東西,雖然大多數的故事都是悲劇。
  有人會因為好玩而用傷別人,在別身上留下傷口;有些人很擅長拿刀傷害自己,只為了記錄下痛,或甚至為了感覺痛。
  愛人也是,有人花了一輩子去愛一個人,害怕自己的愛會因為時間而模糊、被玷汙,變了質。
  有的人卻很擅長恨,能夠一輩子專心好好恨一個人,很幸福。
 
 
  寂寞的人適合養貓?不,應該是適合開咖啡廳。
 
  我在想,人類的忠誠度到底能有多強,對於記得一件事情,我不敢掛保證,但至少應該是比一隻金魚強吧。
  但我不知道該為哪件事感到悲傷,金魚的記憶據說只有七秒,牠們是為了記得而忘記,還是單純為了忘記,而真的忘記。
 
  我不知道魚缸能夠有多大。
  如果要我從我家的最左邊走到最右邊,大概需要七、八秒,有一天我一直重複來回時,我突然發現,左邊其實跟右邊是沒有差別的。
  都一樣有光、磁磚地板,頭上燈閃爍,只是差別在於一邊是有出口的,一邊沒有,只有透氣窗。
 
 
  金魚,你瞭解嗎,為了游到最左邊,花了你短短生命中七秒,卻又在終於到達之後遇上難題:
 
(1)我該待在原地因此滿足
(2)另一邊有什麼,或許有出口
(3)更寬廣的邊境嗎
 
  我想是沒有的,但我很羨慕金魚能夠為了「活下去」而放棄那珍貴的七秒生命,再次到達最右邊,又得要做出同樣的選擇。
你知道,其實最右邊和最左邊,是沒有差別的嗎。
 
  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但我想自己已經盡力了,每當我跟陌生人談話時,最後對方都會放棄我,好像我只是她們生命中的那七秒而已。
  我想,我不是很擅長玩交友軟體,明明因為寂寞才玩得,卻越玩越感到沉悶、痛苦,所有寂寞安穩的發芽,愈趨長得茁壯。
 
  一旦透露出渴望被愛時,所有人唯恐避之,沒有人願意承接那些情緒的。
 
  其實忘了說,金魚比起我們更忠誠,也更擅長記憶,當金魚傷心的時候,牠們能夠記得那些痛苦,大概整整二十四小時的時間。
  要整整一天專心去悲傷,好像很難,但當別人問起我一天整整二十四小時之中,有哪一刻我是不悲傷的嗎?
 
  說真的,的確沒有。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忠誠》      
本篇作者  :  宋柏穎
作品網址  :  episode.cc/read/dk201joker/my.180707.130514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散文  
作品進度  :  1 ,   1 千字,  連載完   7 個月前更新
點閱統計  :  42 次,  閱讀值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42 人讀過,閱讀值 : 0.6
bg :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