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我只是一名憂鬱症患者〉
 
 
以前以為自己總是感傷
對所有事都要落淚
或是對路邊的小草喜極而泣
或流星雨
為妳實現願望
 
等到走出診所
原來我不是愛哭
而是我真的需要哭
我只是一名憂鬱症患者
2017/3/24
 
 
────────────
 
 
沒有人明白,那些悲傷來自何方。
 
我很慶幸,知道自己的悲傷是來自體內的某個黑洞。
我不知道我被剖開後,是否會像其他人一樣是紅色的,有臟器、血還有骨頭。
 
要從中壢騎車回家前,我遇到了一個女孩。
看著她,機車光線打在臉上,淚水透徹的讓她難堪,她只是抬著頭緩緩向著我走來,不發一語。
默默顫抖,像是北風打在身上一樣,發抖。
發抖著,走的那麼堅強,卻又好像下一秒會因為孩子扔來的石子,被打的破碎。
我們沒有說話,也沒有眼神交錯,不過是不認識的陌生人。
 
我想起​O​說過的話,她的夢、咖啡,還有如何當個剛正的怪人。
我嘆了口氣,把機車停好,後車箱只有一條毛巾。
走到她面前,我才知道,不是所有堅強都是真實的,也有可能是一種保護色。
蹲坐在路邊,女孩像是一個充滿裂縫的魚缸,用不牢靠的膠帶毫無規則的貼補。
多麼難笑,我還是笑了。
能做的,只是緩緩遞出毛巾。
 
某年某月某日的某時刻,或許我的選擇會是頭也不回地發動引擎,向自己該去的地方駛著。
也有可能,像是屋瓦上的兩隻貓,倆著陌生的交鋒。
沒有熟識的語言,一旁車水馬龍還有人群,她接過毛巾,靜靜的把頭塞進兩腿間。
我坐在她旁邊,看著前方,等某個漣漪平復。
 
 
妳是多麼的幸福。
我想著,妳的悲傷是多麼清晰,有個根據。
我的悲傷,來自某個無名的黑洞。
但,就算如此,只不過是拿著刀朝自己反覆割弄。
 
想起夜晚,想起某個人,卻想不起結束的真正原因。
妳把毛巾遞回給我,只是溫柔的謝謝。
身旁,來了一位男人,他也看著女孩,只是,眼神中比較像是無奈。
「你認識她嗎?」
我搖頭,舉起毛巾給男人看,跟他說明悲傷的人遇到真正的悲傷,是如何相遇。
你點了點頭,輕輕拎起她的手,說了聲走了。
女孩沒說話,站起身,兩隻貓發現各自的目的地,已經無須多餘的眼神。
 
臨走前,男孩看著我,向我禮貌地鞠躬一下。
「謝謝你。」
我點頭,等到兩人隱沒在人海中,我也回到機車旁,把毛巾放回車廂。
然後騎車回家。
想著。
 
希望世上所有美麗的人兒,都不要再難過了。
都不要再哭泣。
因為,我只是一名憂鬱症患者,如此而已。
不再想看到有人痛苦。
不再想看海了。
 
不想哭了。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2017/8/31 遇見悲傷      
本篇作者 : 
版權聲明 : 
作者標示附註出處 + 非商業性 + 禁止改作 ?
文體類型 : 
部落格  
作品進度 : 
1 頁,   1 千字,  連載完,  2017/8 更新
點閱統計 : 
79 次,  閱讀值 0.6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79 人讀過,閱讀值 : 0.6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