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今年的梅雨下的晚,空氣中要窒息般地瀰漫著潮濕的空氣,蒸著柏油路,烤得連街邊的車看起來都在扭曲著,再多待一會就連頭髮都會燒起來一樣。陳太太提著環保袋,一個拐彎走進了巷口的水果店,撩起透明的塑膠布,迎面而來的冷風令她不禁鬆了口氣。

  「今天真熱啊。」她說。

  老闆連忙招呼道,「陳太太,今天來買什麼啊?這剛進的芭樂,很甜的,來個一斤吧?」

  「哦,這是要拜拜的。」婦人有些不太確定地四處游移著,避開了老闆熱情的招呼,盯著眼前的蘋果說,「蘋果、桃子各來一斤吧,再來個棗子⋯⋯還有這木瓜怎麼賣?」

  「今天木瓜便宜,一斤七十。」

  「哎唷喂,怎麼這麼貴?我怎麼記得木瓜最貴的時候也才五十塊左右。」

  「哎,這是台灣產的,七十塊還不算貴,都外銷了。你要嫌貴的話,買這個福建來的試試?」

  陳太太拿起兩個木瓜,在手中掂了掂,最後放下了福建產的那個,「給我一個這個。」

  「好咧。」水果店老闆俐落地撿了水果,秤完了就要往塑膠袋子裡放。

  陳太太在一旁看著,忙著說,「你別給我拿那些要爛掉的,我要上面的。還有我有帶袋子。」

  「好。」老闆接過陳太太遞來的黑色帆布袋。上頭印著大大的「祈天禕」三個大字,顯然用了有些年歲,有些斑駁。

  水果店老闆看著袋子就笑了,「這我也有一個。」

  「是嗎?」陳太太也跟著心照不宣地笑了。

  「今天就是民國的最後一天囉。」

  「是啊,這條路也走了真久。」

  「明天開始就要發大財囉。」

  陳太太又笑了,「是啊。」

  「一共是五百二,收你五百就好。」老闆說著,把袋子交到她手裡。

  陳太太嚇的手一縮,「怎麼這麼貴?那我桃子不要了。」

  「好。」老闆耐著性子把裝好的桃子重新拿出來,小心翼翼地放回水果堆裡,又再秤了一次,「這樣三百。」

  陳太太數好鈔票,把錢塞進老闆手裡,接過黑色的帆布袋,沉甸甸的袋子令她身子不住往一邊傾。水果店裡的電視機傳來了整點新聞的開場音樂。主播似乎在熱切地講著什麼,卻聽不清楚。

  「哎呀,我得趕快回去看新聞了。」

  「已經這時間啦。」老闆拿過遙控器,把電視音量調大了一些。

  「兩岸統一的百年大業終於就要在今天完成,為期兩年的交接期也正式宣告落幕。本日台灣回歸交接典禮將於上午十一點正式開始,請鎖定OO新聞台,為你提供最即時的新聞消息。首先我們可以看到⋯⋯」

  陳太太理理背帶,把帆布袋重新提上肩,身子朝另外一邊傾斜而去,向老闆揮了揮手,「我先走了啊!」

  「您慢走!」老闆的視線沒有離開電視,卻還是跟著揮手道別。

  外頭的陽光明媚的刺眼,像是也在慶祝著這大喜之日一樣。

  從正式宣布台灣回歸進入交接期期開始,這兩年來日子過的挺好。股票頻頻開出紅盤,陳太太口袋裡也厚實了不少,他們家那個小房子也漲了幾百萬呢。有人擔心回歸了之後沒得選舉,你看,這不才剛選完縣市首長,少了統獨議題,候選人更認真的提出為民服務的政策,今年每個台北市民都要發五千塊人民幣,慶祝台灣回歸。那些不識時務的台獨黨也還在那靜坐呢,不是什麼都沒變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改變。有了強力的靠山,台灣人終於要富起來了!

  陳太太想著,腳步也跟著輕快起來。

  走進陰涼的大樓陰影,寬敞的挑高大廳就連走路都會有回音。陳太太按下電梯,焦急地看著電梯樓層一階一階往下降。

  「這不是九樓陳太太嗎?」電梯門打開,迎來了她熟悉的臉龐。

  她禮貌地微笑點點頭,「張太太。」

  「哎唷,好久不見,最近過的好不好啊?怎麼感覺好久沒見到你家兒子女兒了?」

  說起女兒,陳太太就忍不住得意。他們家宣宣可爭氣了,台灣沒有給她什麼發展的機會,現在去了國外就混的風生水起,千言萬語謙虛地濃縮成了一句,「我女兒她現在在美國工作。」

  「哇,那很了不起啊。哪像我們家女兒,沒什麼出息,就是嫁的好,日子還算過得去。現在那小倆口在深圳,是也不容易,但可比台灣好多囉。你看,這手錶還是我女婿送的。」張太太擺擺手,露出一隻精巧的小金錶,「哎呀,看我這只顧自己說的。你們家兒子呢?現在不用當兵了吧?在哪裡上班啊?」

  陳太太輕嘆了口氣,「還在家裡窩著呢,整天跑得不見人影。孩子大了,都有自己的想法了。」

  「那可不是,孩子大了,就隨他們去吧,管不了囉。」張太太這才露出了勝利的微笑。

  陳太太趕緊接著問道,「張太太,你現在要出門啊?」

  「是啊是啊,看我健忘的。現在幾點了?」張太太舉起手來,動作誇張地晃了晃手腕,晃的金錶鍊子一閃一閃的,「都這時間了,我要去做頭髮了。我先走了啊,有空再聊。」

  陳太太禮貌地微笑點頭,一回身笑容就全垮了下來。電梯又從地下室升起,再次往高樓層奔去。她連按了幾次上樓鍵,只得重新漫長地等待電梯從高樓上下降。

  陳太太在電梯裡框啷框啷地從口袋裡掏出鑰匙,電梯門一開就直奔家門口。轉動鑰匙,拉開門抹了把汗,還來不及放下沈重的袋子,就先抓起了遙控器。

  熟悉而寬敞的大道在畫面上展開,那裡曾經是總督府,後來又成了總統府,而如今成了特首府。憲兵換上了墨綠色的解放軍制服,而黑色轎車正在人頭鑽洞中緩緩前進著。兩年前中央政府解散了原有的中華民國軍隊,全換上了一批解放軍,人數是原來的兩倍。至於原本的中華民國軍人去哪了呢?陳太太不知道,大概早就去大陸享清福去了吧。

  「各位觀眾,您現在可以看到畫面上中國國家主席王照軍先生的座車正緩緩駛向台灣回歸慶祝大典的現場。他所乘坐的是二零二七年最新款的國產車,紅旗LX10,該車配備有最高規格的⋯⋯現場似乎出了一些狀況。」

  記者的轉播瞬間中斷,只剩下空拍畫面,畫面上可以看到右側有人群在推擠。攝影機畫面連忙轉到現場近景畫面,其中有人披著一面綠色旗子,似乎想往前衝到車道上,卻被人死死按住。有保鑣、有憲兵,也有熱心的民眾,來來回回疊了好幾層。

  「看來是有台灣民眾見到王主席太過興奮,有些失控,現在已經被制伏了。王主席的座車沒有受到影響,正在朝著會場前進,狀況已經排除,請各位不用擔心。」

  畫面遠方似乎還聽得到那人極其微弱地乎喊著:「台灣獨立萬歲!王照軍不得好死!」

  陳太太皺起了眉頭,她看著被切掉轉黑的畫面,這才想起來剛買的雞蛋牛奶還沒冰,只得把電視調的大聲一點,拎著袋子走進廚房。這不還要來做午飯呢。她腦中一邊數著冰箱裡的剩菜,盤算著要做點什麼好。今天初一,得吃素。也許能炒個青菜和豆干,再做個蛋花湯吧。然後要在中午前洗好水果,在家裡那個小神龕上獻香,多虧佛祖保佑,台灣才有今天。

  電視台的故障似乎排除了,在一片廚房的水聲中,SNG記者又繼續說道,「另外一邊,我們可以看到台獨黨的抗議現場。現場大概聚集了一千人左右,警方也是嚴陣以待。抗議現場非常的和平,在王主席的寬大為懷的領導風度之下,依然保持著台灣多元的聲音,王主席也表示會對台灣的在地文化予以尊重和體貼。相信在黨的領導之下,大家也會看見回歸的好處,慢慢接受兩岸同屬一家這個不證自明的道理。讓中國人團結在一起,讓中國更加富強。接下來我們將畫面轉到慶祝大典的現場。」

  「好的,謝謝。我們現在可以看到中國國家主席王照軍先生已經抵達特首府,正在緩緩走向台前。台灣特首祈天禕先生已經久候多時,正在等待王主席到來。這是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民共同的幸運,也是全中國十三億人民等待了七十五年的,歷史性的一刻。在祈特首的右手邊坐的是台獨黨領導人,趙德綱先生。他代表台獨黨到現場表示對於中央政府的肯定與歡迎,正是促進台海兩岸和平的最佳典範。現在!王主席已經踏進會場了!」

  主播似乎在吶喊些什麼,但卻被淹沒在一片閃光燈和掌聲中。陳太太連忙抹抹手,從廚房裡跑出來看,王主席和祈總統在紅旗之下握著手,對著鏡頭露出笑容。陳太太激動的想要歡呼,卻喊不出聲音來,這從來不是她所熟悉的情緒。於是激動化作淚水盈滿眼眶,她摀著胸口,不住流下喜悅的淚水。淚水讓那握手微笑的場景看起來有些模糊,鎂光燈閃的幾乎看不清兩人的面容。

  為了這一刻,她等了一輩子。

  她一直相信,大陸和台灣一直都是中國,她的祖籍在浙江,她的根一直在那裡。小時候作文簿上寫的都是反共復國,光復中華。只不過現在歷史情境改變了,原本要拯救的大陸同胞,現在富起來了,要來幫助我們了!她那一輩子忠於國民黨的父母,若是地下有知,想必也會感到十分欣慰吧。終於不用再和共產黨打架了,兩黨終於握手言和了,一場百年前未竟的大業,終於在今天有了結果。

  台灣人究竟繞了多少遠路,經過多少紛爭,犧牲了多少經濟發展的機會才走到今天?幸虧老天有眼,派了祈天禕來結束這一切紛紛擾擾,台灣不再分裂,可以專心發展經濟。終究都是中國人,都是一家人。

  門鎖喀啦一聲打開,陳太太連忙擦了擦眼淚,裝作沒事的樣子,重新板起了臉。一回頭就看見自己丈夫拎著兩個便當站在門口,他說,「你吃過了嗎?」

  「你幹嘛買?你就嫌我不煮飯嗎?」

  「我怎麼知道你到底會不會煮?」眼見又要吵起來,陳先生只得連忙轉移話題,用下巴指指電視機,「現在到哪裡了?」

  「哦,王主席和祈總統正在握手呢,都握了好久了。」

  「什麼總統?是台灣特首!」

  陳太太白了他一眼,這不都一樣嗎?

  相機啪擦啪擦地響個不停,直到兩人的笑容都僵硬為止。民國一百一十六年的歷史終於就這麼劃下了句點。

  未來在王主席和祈總統的領導之下,一定只會變得更好。

  她想起了她兒子那焦急而扭曲的表情,對她說:『統一之後,中共答應的那些事情都不會發生。你等著看好了!就算還能選舉,選來選去都是他們的人。就算現在不抓,他們之後也會開始抓台獨份子。看看香港、看看新疆,看看那些維權律師,看看那些被舉報的中國人!你以為那些消失的國軍都去哪了?你還以為隔壁的沈伯伯真的是去中國做官了嗎?』

  她真想跟她兒子說:『你錯了!你看現在這不是好的很嗎?人家大陸人尊重台灣得很,不僅沒抄了台獨黨,還讓台獨黨的領導人坐在台灣特首的旁邊呢!你看那中正紀念堂的銅像不也沒拆嗎?即使是昔日的敵人,不都一樣是中國人?安安心心賺大錢,搞好建設,不要搞分裂。搞什麼台獨?搞台獨有飯吃嗎?人家打過來台灣就沒了。回歸了還有五千塊可領,而且還是人民幣!人人有份!你有種就不要回來拿這個錢!』

  想到這裡,她就有些得意起來。他們過著不會改變,但是卻又更好的生活,僅僅是一個選擇的改變,就讓未來變得更加美好,這麼簡單的事,為什麼他們的孩子就是不懂呢?

  「我當初投祈天禕的時候就知道他是做大事的人。」陳先生一屁股坐在沙發上,自顧自地從塑膠袋裡拿出豐盛的幾乎要關不起來的便當。裡頭擺著三道素菜和一道素肉,都是他愛吃的菜。炒​A​菜、蕃茄炒蛋、麻婆豆腐,還有一片裹著海苔的素肉。

  陳太太聽他這麼說,覺得先生替他出了口氣,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打開便當,慶幸著她老公還記得今天得吃素,順手將番茄挑到一邊去,「天禕天依,天之所依,祈天禕才是天選之人。」

  陳先生開心地揮舞著筷子,指著電視上正在發表兩岸和平統一講話的王主席,「看!這人一看也知道是做大事的!他管的是可是一整個中國,肯定比我們台灣的領導人要強多了!」

  「那是當然的。」

  兩個人看了一會,看著王主席用平穩的語調訴說著兩岸經濟同發展、共繁榮,攜手復興中華民族。陳先生忍不住轉了幾台,發現所有台都在轉播一樣的內容。於是只得對著電視默默地吃了會飯。

  「我們作為中華兒女,要同舟共濟,共同奮鬥,攜手克服困難。兩岸同胞要攜手同心,共創兩岸經濟奇蹟。」

  現場觀眾響起了如雷的掌聲,久久不熄。攝影機還給了一個激動落淚的女性一個特寫。

  陳先生突然說,「我們家女兒什麼時候回來啊?她是不是都兩年沒回來了?」

  「這次她沒說。」

  「你叫她能回來的話就快回來吧,美國發展也不見得比較好,一個人離鄉背井的,多辛苦。之前台灣的經濟環境沒辦法好好讓她發展,現在台灣發大財了,她總該回來了吧?」

  「就是就是。」陳太太跟著連連點頭,「要給宣宣打個電話嗎?」

  陳先生一愣,似乎想起了上次和女兒講電話,似乎又是不歡而散。不禁嘆了口氣,搖搖頭,「唉,宣宣也真是被洗腦了,什麼好好的不唸去唸什麼社會學,唸完都被洗腦了。那些教授真是造孽!她不是中國人還能是什麼?吃果子不知道拜樹頭。」

  「我們家哲浩⋯⋯」

  陳先生臉色一沈,啪地一聲放下筷子,「不要跟我說他!」

  陳太太嚇的渾身抖了一下,默默地夾起便當裡的菜,配著飯送進口裡慢慢咀嚼。

  都是台獨不好,要不是因為台獨,她的一雙兒女需要落得這種下場嗎?害的他們家骨肉分離,一個遠在太平洋另一端,另一個卻不肯回家。陳太太想著,嚼著嚼著,淚水又忍不住滾了下來,在丈夫看不見的地方偷偷擦了眼淚。

  會好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只要之後不再有台獨,台灣經濟變得更好,他們想通了總是會回來的。除了這裡,他們還能去哪呢?

  陳太太深吸了口氣,看著電視上的祈總統接著以毫無生氣的語調朗誦著共創兩岸美好將來,用筷子夾起一口飯放進嘴裡,細細地咀嚼,像是想從中嚐出些鮮美的滋味一樣。

  會好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只要這麼相信,就會好起來的。

  ——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回歸那天的事      
本篇作者 : 
版權聲明 : 
作者標示附註出處 + 非商業性 + 禁止改作 ?
文體類型 : 
長篇小說  
作品進度 : 
3 頁,  1 萬 5 千字,  連載中,  7 個月前更新
點閱統計 : 
33,644 次,  閱讀值 9.98
「兩岸統一的百年大業終於就要在今天完成,為期兩年的交接期也將正式宣告落幕。本日台灣回歸交接典禮將於上午十一點正式開始,請鎖定OO新聞台,為你提供最即時的新聞消息⋯⋯」

本作品被選上 2019 年第 15 週文學牆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讀過 12889*
|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4 人、總計 12889 人讀過,閱讀值 : 9.99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