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piscina



最近是梅雨季,莎士比亞sonnet18正走過第三行。

我的右手小指和指甲中間給資料夾劃了一下,流血後發炎起來像發燒,發燒得像一個下午的蟬鳴。紅色指甲油被我煩躁的從指尖一片片剝下來。

我記得我們去游泳,在星期日提早來,然後就可以直接回宿舍。

泳池是最能感受到自己是女生的地方,每一次能下水都是恩賜。

嗯,有點諷刺。

換衣服的時候她在我隔壁間,「幹,他媽這水冰得要死。」她說,「我操我這裡他爸的才冰好不好。」我說。她沒有回我,那裡是濕淋淋的聲音,但我感覺她在笑,笑彎了腰。

那天下了雨,然後雨停了。

那是我猜測的,在室內泳池裡我完全聽不見外頭的聲音,沉在水裡時,耳廓裡只迴響著泳池裡的水聲,搖晃、流動,像是沿者耳朵的輪廓彎流碰撞。

過了一會她叫我的名字,「寧──青」,夏天嘛,拖得長長的,黏黏膩膩的,但是聽起來像玻璃杯碰撞的樣子「哐噹」清澈見底。

我應了一聲,她沒回答,「怎麼了?」我問。「只是突然想要叫妳的名字。」她淡淡的說,頂禮著清清涼涼的含義。

於是我們踩著綠色的地板直到泳池,跳進史克里亞賓的前奏曲裡,5 Preludes Op 16 No.1 in B major,B大調,16號,第二首,我也不知道中文怎麼唸,只能碎碎的拼。

那是我每晚的搖籃曲,踏進深海的水晶階梯。

啊,這兩句句子讓我想起蘿莉塔:「蘿莉塔,我生命的光芒、我胯下的烈火,我的罪,我的魂。蘿─莉─塔:舌尖從上顎下滑三步,第三步,在牙齒上輕輕點叩。蘿,莉,塔。」黏黏膩膩,清清涼涼。

黏的是她偶然踢上來帶著足弓的腳背,涼的是她掀起的水花,前奏曲的碎片。長鏡頭,手提式攝影手法,停留在2016年的,基里爾·謝列布連尼科的光線。

我往前看可以看見她,染白的手臂上有著水波,泳衣蝶翼般翩翩的飄了起來。時光如同濃稠的蜂蜜,柔順緩慢並且閃亮無比。

那是幻滅的陽光。

我記得我在水底下學《安娜·卡列寧娜》芭蕾舞裡的列文,抓起她的手,用食指點了點她的無名指。

這是一個芭蕾手語,她不知道意思,我也沒講。這算是經典的悲劇了。

回到宿舍之後我躺在床上,她坐在對面趕功課,我的頭髮還是濕的,和著眼淚滴在枕頭上時有悶悶的響聲。

我放了《冬之旅》,突然想起前一些日子看的《寒冬旅程》,那部我唯一能找到的俄羅斯同志片。

他們的日子是否如同《春夢》,在平緩歡快的旋律後急速的降落。他在冬天的窗戶上看見了鮮花,而我在熾熱的夏天看見冰涼的水花,那也是夢嗎?

午後的天空從窗戶染紅了地板,我把手伸到光線裡,我可以看見我的手掌也沾染了陽光。我把手放在胸前,有陽光在心裡。然後我將手掌從胸口移到脖子,再移到眼前,盯著看了一會。

我會遺忘的,太珍貴的東西會傷到我。

後記:

從FB到PANANA到現在已經是第三個版本了,沒錯我就是個喜歡不斷重寫故事的人。

貼上  |  取消
+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El aire      
本篇作者  :  callie
作品網址  :  https://episode.cc/read/callie900210/my.170621.233118
版權聲明  :  作者標示附註出處 + 非商業性 + 禁止改作 ?
文體類型  :  短篇小說
作品進度  :  5 ,  8,732 ,  連載中   9/27 更新
點閱統計  :  291 次, 閱讀值

本作品被選上 2017 年第 41 週文學牆
 
(本文為限定閱讀)
play_circle_outline
閱讀模式
讀過 291
|
*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291 人讀過,閱讀值 : 5.5
找作品
|
找人類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