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關於星空、大地以及祂們的傳說


  亙古,在那個渾沌的年代。

  明星之神沿著蛇道登上不敬者的高臺,浩瀚銀河為祂引路,探出雲城仙柱,但壯麗的城池仍未成形,過去不會、未來也不會,屬於祂的王國猶如遠方的暴風雲,看似永恆不變、實則混沌不堪。從黑暗開始、自黑暗結束,明星之神是星空與虛空的統治者,掌控著日月所無法觸及的浩瀚國度,然而在這個國度裡,祂唯一能做的事情卻是依偎在高塔的牆垛前看著星空之下的節分遞代。祂是個孤獨的神祇,住在空無一物的王國中。

  誕生、成長、繁衍、凋零,多麼綺麗——明星之神纖細的手稍縱流逝的大地上來回撥弄,祂像個母親般關愛地看著不屬於祂的造物,渴望明白它們的一切、成為它們真正的家人,可是每當明星之神想觀察的得更仔細時,地上的景色就會轉瞬幻變,有如一團霧影。明星之神不禁哀嘆,祂嘆息的劃過蒼穹,墜為流星。

  不久後,土地之神在黑山上察覺到了明星之神的哀愁,每一夜、一段月光黯淡的片刻,飄忽不定的星空總是捎來哀愁的訊號,可是就正如明星之神眼中的大地,地上的居民所看見天空也是模糊莫測的,因為星空與土地是分離的齒軸,兩者沒有屬於彼此的位置,摸不著、看不清,更遑論探究對方的真面目,結果求知若渴的土地之神忍不住好奇,就將流星化為了經緯與座標,如此一來,那顆飄盪在虛空中的星點不再漂泊、走地上的造物則循著方向往的世界各地擴張。此時,大地之神終於見到了發出訊號的明星之神,祂們好奇地對望,同時張開的嘴巴傾訴著困惑。

  你是誰?土地之神在山峰上高舉著手。

  你是誰?明星之神在雲牆邊伸手回應。

  你在嘆氣嗎?土地之神的手指觸碰到了閃耀的星海與無盡的虛空。。

  是的,我在嘆氣。明星之神的手指觸碰到了芬芳的綠意與枯朽的沙田。

  你一直都在那嗎?土地之神高舉著另一隻手。

  是的,我一直都在,已經好久好久了。明星之神回應著另一隻手。

  兩位神明雙手交合,千言萬語化為寂靜,融於白晝。

  大地之神將這件事告訴了祂的孩子與親族,原來在璀璨的星光中藏著另一位孤獨的神祉,接著祂請太陽為害羞的祂留下黃昏與破曉、又請月亮為渺小的祂騰出一片黑暗原野,同時,從那天開始,東起西落、北定南移,天地之間的規矩落定,萬事萬物皆有秩序,而只要方位與經緯還在,那位明星之神將不再迷失。繁星與世界緊緊相連。

  每到夜晚,大地之神就在黑山上與明星之神見面,大地將祂所愛所思念的萬物描述給明星聽,那浪花揚起、銀魚攸游,那草波低伏、枯枝化鹿,常有風暴摧殘柔花、柔花卻也隨風暴遠行,常有野火焚盡荒原、荒原卻在灰燼中重生,在祂的國度裡,所有的好與壞都有祂的意義,每一分豐腴與貧瘠都是世界的一分子;明星也將星空中僅有的一切告訴大地,渾沌構成了雲朵,無名的殘光點綴沙河,祂的國度永恆而虛無,不像地上那般生生不息,祂的國度沒有意義,空無之極連塵埃都不存在。

  多麼想要啊,想要那些屬於我的好與壞,屬於我的夥伴與子民。明星之神向大地傾訴,祂不變的面容透出虛空的音色。

  有一天,明星之神消失了。

  大地之神在黑山上等了幾百個夜晚,期間祂頻頻出聲呼喚,但祂的呼喚引來的只是越來越耀眼的星群。那樣刺眼的星光前所未有,能將晝夜吞噬殆盡,它的光帶有恨意,走獸盲眼、飛禽折翼,受蠱惑的蟲兒為它而痴狂,世間秩序化為烏有,一度以力量自豪的諸神們無力回天,祂們檔不住星光,連日月都成了祂的俘虜,結果有大半的神祇最終選擇將自己化為萬物的一分子,引領蒙受災害的子民們走向更遠、更安全的角落。

  世界正在瓦解,若佔據天際的星海再不消失,強光必然會將土地孕育至今的斑斕色彩都褪為黑白,可是誰能解決這些問題?大地之神又一次登上仙峰,祂大喊:星光,祢為何發狂?

  天上橫過幾道黑線,那是明星之神的淚水。

  大地之神見狀後便化為鵠鶇飛上了天空,穿過沾染星砂的雲翳,繞過混沌構成的柱列;與地上萬物所見的相反,越深入虛空,周遭的群星也就越黯淡,最後大地之神來到了虛無的宮殿中,那裡漆黑無度,唯有明星之神灼灼閃耀。

  伏臥在地的明星之神哭著說:我做不到,我依舊什麼都沒有!

  大地之神則說:星光,我會陪在你身邊,你並非一無所有。

  明星之神聽了之後回過頭問:你會陪著我嗎?

  大地之神回答:我會陪著你,我永遠在地上等著你,可是如果你不讓群星散去,在地上的我們就永遠沒有歸處了!

  可是明星之神卻說:地上的東西都是假的,在這裡的它們才是真的,求求你,我可愛的鵠鶇,請別被自己的雙眼蒙蔽了......

  這句話引起了土地之神的困惑,一會兒後祂才發現原來宮殿中的黑暗是不是渾沌也非雲骸,那裡有獅子與野兔、有櫸樹與白菊、有靜止的流水穿過門廊、有揚起的塵沙勾勒風線,放眼望去,被星光吞噬的大地全都進了虛空的宮殿裡,它們死了,只剩扭曲的外殼隨處飄盪。大地之神心急地想把那些被奪入此地的萬物都給帶走,但憤怒又孤獨的明星之神阻止了祂。

  兩位神明因而爭吵、因而打鬥,最後兩神雙雙從中虛空墜入地面。

  溢滿的群星終於散去了,世界一度黑暗,又讓點點殘星揭開序幕。

  盡管土地之神耗竭力氣想把祂的子民全都帶回地面,但被奪入星空的萬物依舊沒能全部歸來,而後被遺留虛空的它們化為星座,孤獨、卻永恆璀璨。那是失去光芒的明星之神永遠無法觸及的燦爛國度。

  在大地之神陷入長眠前,祂吩咐殘留的神明與子嗣將破敗的世界恢復原狀,山歸於地、海歸於淵,隨後破曉來臨,一隻鸚鵡站在樹梢上替退色的世界帶來復甦的消息,牠告訴那些逃難的動物與神明們:回來吧,讓我們的家回復原狀。

  大地之神聽見失散的親族與子民紛紛回應,憂愁的靈魂終得安寧,接著祂發出好比明星那般的光芒,沉重的軀體悠悠飄入天際,化作明星,而身負重罪的明星之神則被土地之神的孩子囚禁在黑山之底。擔任看守的獄卒大地之神的其中一位兒子,黑山的卡拉卡亞,為天地搭起橋樑的高山之神。

  每日每夜,失去光芒的明星之神在比星空更黑暗的深淵中高聲呼救;祂尋求溫暖、渴望接觸,撕裂雲系的哀哭聲日夜持續,任何生物聽了都會發狂,但卡拉卡亞卻依舊不為所動。於是無助的哀嚎持續了數千年、數萬年,持續到諸神萬物將它和卡拉卡亞遺忘,也未曾平息。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關於星空、大地以及祂們的傳說      
本篇作者  :  blacktor
作品網址  :  episode.cc/read/blacktor/my.190405.162524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短篇小說  
作品進度  :  1 ,   2 千字,  已完結   16 天前更新
點閱統計  :  58 次,  閱讀值
亙古,在那個渾沌的年代。

本作品被選上 2019 年第 15 週文學牆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58 人讀過,閱讀值 : 0.7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