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考完試碰巧路過,就一個人去看了新海誠展,看完簡直哇啊心情超差!

  宮崎駿有一段話:「在這個沒有界線的時代,沒有立足之地的人,更容易被輕視吧……沒有歷史的人和遺忘過去的民族會像海市蜃樓一樣消失。」

  這句話,新海誠難以認同。因為對於新海誠的世代來說,對於我們這個世代來說,我們就是在這個沒有界限的時代裡沒有立足之地的人,生於承平時期,沒有歷史的包袱也沒有歷史,但這樣無根的我們卻依然存在著,沒有消失。那是一種會讓人哭著醒來卻不知道為何而哭的迷惘和寂寞。

  也因此,新海誠電影裡的「現實」世界才會那麼令人屏息的絕美。那就是他眼中的世界。他必須在發掘生活的美好,才能找到在這個世界上活著的價值,才能在「喪失」和無果的「追逐」後說出:「我想我還是喜歡著這個世界的。」

  因為世界很美。

  不管失去了什麼錯過了什麼,我們都還有這個美麗的世界,而這個世界美得足以成為我們活下去的理由。

  新海誠的畫面越是美就越令人感到受到其後巨大的渴求與缺憾。跳脫故事、摒棄幻想和泡影補償的滿足,我不曾失去過什麼,卻依然懷抱著也許是屬於這個時代的不安的心情,搖搖晃晃地站著,永遠不會追逐到什麼,也不知道要追逐什麼,沒有約定之地,也沒有失去了或夢醒後覺得遺忘了的命運之人。

  新海誠的動畫有時會被業界人士斥為膚淺,而他本人也說過自己的作品很商業。的確,新海誠的動畫多是以少男少女的情愛為主,很少有什麼雋永的道德課題或為人推崇的價值,諸如環保、反戰、親子關係、童貞童趣、勵志的自我追求與夢想的實現。但是男女情愛就膚淺了嗎?非也。新海誠所尋找的,或說他企圖在多部作品建立起的新時代的信仰,其實是人與人之間的羈絆。這個主題一再地在他的作品裡出現:兩個人,在廣袤的世界裡、在茫茫人海中,尋找到彼此。他們也許迷惘,也許經歷了失落,但是他們還有彼此。

  這很勇敢。新海誠並不想要說教,他不故作從容地講別人講過的老話以掩飾自己曾面臨的不安,而是坦承面對,把感覺攤開並傳達給觀眾,同時呈現了他找到的答案:絕美的世界,與你我。

  圖中是另一段我在展覽會場中找到很有趣的話。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觀新海誠展有感      
本篇作者 :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評論  
作品進度 : 
1 頁,  9 百字,  已完結,  2018/5 更新
點閱統計 : 
62 次,  閱讀值
影評
宮崎駿有一段話:「在這個沒有界線的時代,沒有立足之地的人,更容易被輕視吧……沒有歷史的人和遺忘過去的民族會像海市蜃樓一樣消失。」這句話,新海誠難以認同。因為對於新海誠的世代來說,對於我們這個世代來說,我們就是在這個沒有界限的時代裡沒有立足之地的人,生於承平時期,沒有歷史的包袱也沒有歷史,但這樣無根的我們卻依然存在著,沒有消失。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62 人讀過,閱讀值 : 0.8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