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其實我經常忘了你的存在。

彷彿抗議般,自房間一隅射來凌厲目光,我坐於床側只能陪笑,試圖用我們共有的笨拙取得你的諒解。 「什麼呀,大人的圓滑最討厭了!」你癟著嘴,以委屈的神色道:「我這樣拼命想活下去,竟是要變成你這種大人嗎?」 我瞅著你,心底納悶你究竟遭遇了怎樣的思考瓶頸才變得如此,像只彈珠滑至桌緣將落未落,稍有差池便粉身碎骨。

記憶於我是雨季猝不及收的曝曬書籍,水淋淋的溼氣滲壞了青春的墨跡,當要回頭翻找只得空白一片。我上的是私校,無聊的原因:私校管得嚴。儘管我們都知道,一群血氣方剛、使用費洛蒙觸角在校園內遊走、探測,甚至同蔓藤纏了整樹,那些樹就在庠塾窗外隨風搖曳,撒下驚心動魄的迷魂,牽起室中一片春情蕩漾。撇開校園圍牆外的酷寒或燠熱,校園內總是一個季節,號稱嚴厲的私校也管教不了人性。

或是,獸性。你咯咯笑起,低罵一聲:「畜生。」

盛夏正午,越過操場,至對面的學生餐廳買點充飢的可食物品──儘管後來能吃的越來越少──烈日猥瑣地魚叉般猛往學生後頸戳戳戳個不停。有一回,前晚為了小考熬了夜,早上寫卷子便心底感到不妙,果不然成績與導師臉色同黑,難得達成了共識。被叫到辦公室訓誡好一頓,出來被暑氣一熏,方才驚覺午間搶食戰役已起,顧不得恍惚,回教室抓了錢包便衝向操場。我以為聽見了《馬賽進行曲》,白花花的辣烈陽光下,不應該只有我誤以為自己是得勝回國的將軍,實際則是如你站在外旁冷諷:「狗吃屎。」

沒有骨折,但是關節脫位,我整個暑假直到第一波東北季風抵達,左手的三角巾才移除,這期間,除了母親照顧我,父親對此表示蔑視,只有你始終沉靜陪伴著我,在我夜間溽熱驚寐起身,你會冷著臉將電風扇往我這踢一些,然後將我的蚊帳合攏。夏日炎炎,傷口好得慢也疼得久,你總怨我,你怨我將你的作業左下角全拓上了網紗的藥漬,可我也無可奈何,那老國術師攫著我用分屍的氣勢把關節給兜了回去,之後換藥就是層層疊疊,那祖傳的藥罐一啟,島民雖不知嶺南瘴癘何許,可那醇厚氣息,瞬時讓那間矮黯的非法醫療小室,滿盈雲夢大澤的氣息。那藥真有效,只是三天兩頭換,你與我睡一床的,自然全身都是味道。我枕著左前臂寫作業,藥就從紗網深處徐徐膏出,於是我的作業簿也變成了藥氣,在學校我倒成了仙,彷彿會巫,雌雄難辨外又多了一項:善毒。

我讓你失了顏面,這點我不是全然懵懂。例如,我放慢腳步,試圖輕巧走過走廊,低首碎步,上身猶如魂招,肅肅從你教室外沿窗滑過;我以為不出聲、不踩痛土地,人們會漸漸遺忘你,可是,對於正常身心發展的一般青少年,我們彷彿是外族女子,他們馳騁著獵場上最陰險的馬追逐我們,他們洒下汗珠在光裡發亮,我們連滾帶爬只求別變成馬下春泥。嗯?或者成為春泥也行,好歹終於也是春的一部分,值了。我迷戀那些身體卻又害怕他們隨時要殺死我,我說,真是刺激啊,緊接向你投去一個微笑,你擲了方型抱枕過來。

賤人。

我們都是。如果這詞的意義不經過汙染,又如何反為我們打造堡壘?你說你不喜歡,莫名其妙,你嘟噥這一句,反反覆覆。莫名其妙,「無法賦名者當真是奇妙」,喏,有了,「無法對這玩意兒的妙法取個名」,說來說去,就是個唯心主義,他們揣著良心想起:噯呀,這妙處?摩娑雙掌,倚柱敲思,叩問蒼天亦不可得,接著道:很好,那我們就叫你們莫名其妙,連原來的名姓面目也一齊剝去了罷。

這可不妙。沒了面孔見江東父老,連名字都變成了無可名狀飄渺得不妙,人世可有這種生物?我淒厲笑起,舉起酒杯朝縮在角落的你敬賀:你都見過,這些都是失了根的人啊,被說忘恩負義也好,不願想起血脈無垠的牽掛也罷,他們都是獨活的人,是夜晚從家具底下爬出的陰影,他們不一定有精靈的巧手,他們各式各樣,一旦壞去愛的想像力後,所有人的面孔都黯淡成蒼白。 我留不住你,我犯了場大病,用那場疾疫用作隱喻,刻意將暈眩白光剪得碎無可碎,你既化為利器便不能留在身邊,我將箱篋打開,紙片同遙遠的北國初雪,風蕭蕭兮沉溺,我成為你的複製體,我交付了對人類最為炙熱的想望給你,我用力一蹬,跳躍暴烈年少的黑色窟窿,拋下你獨留洞底徬徨,金井鎖梧桐。

偶爾我能再見到你脫篋而出,一如今夜你失神敲著玻璃外一隻停駐的蛾,韻律跌跌撞撞,我還能感受到那股熟悉的熱流,一種純粹童話式的恨,沒有殺傷力,焦土只有剖開來才能見著。我望向你,惴惴懷想:我是否令你失望了?失望於「即使受傷卻仍保有天真」,此刻我卻已將溫柔耗蝕殆盡?如果重來一次,懦弱如我,或許依舊會堅苛的、同那些嗜血的雜獸再次將你封印嗎?我在你不信任世界的瞳裡尋到我倆濃厚的血脈相承:執拗、自棄、尖銳、魯莽,情感暴烈卻慣於斂抑,活得風景中非黑即白。年少時的肉身蛻變,我是如此焦慮,生命值得存在與否的質疑時時啃噬我,終使我不能不將你剝離,我方能無事涉過青春深不見底的湍流。

遺棄你,我因此存活。墨跡雖已難辨,書頁曬乾後遺留了時節氣息。雖然我變成了你難以想像的平庸大人了,可是,我知道你,我了解你,一如我們曾十指緊扣站在深淵邊緣,呼吸平穩,脈搏一致。我終於能夠自滿地對你訴說,關於倖存者的風塵僕僕,那樣險惡的趣味。

像是春天曾經來過。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春臆      
本篇作者  :  薛時憐
作品網址  :  https://episode.cc/read/antediluvian/my.171009.014910
版權聲明  :  作者標示附註出處 + 非商業性 + 禁止改作 ?
文體類型  :  散文
作品進度  :  1 ,  2,058 ,  已完結   10/9 更新
點閱統計  :  25 次, 閱讀值 0.7

本作品被選上 2017 年第 41 週文學牆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25 人讀過,閱讀值 : 0.7
找作品
|
找人類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