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七個月之後大雨
淋漓
手裡的灰燼還有話可說的
第八日蟬吟
繼續沉默啊沒有光譜命名的恆星
蜻蜓透明羽翅上的裂痕裹著被曬皺的字
靜止的節拍器銀針是最後的
晝夜時差
嘆息一聲潔白的小腿肚
被雨水打濕滿佈
泥濘
勉強塞入石縫一般狹小的新開始之前
你轉身離去

一條白色的蛇從那個石縫裡來
身上都是暗處才有的
冰種石花
在南方的光圈邊境以外獨自種樹捧花養蟬
在漏墨的筆尖
採集珠潤的龍眼
再灑一把米粒給
遠山游牧的鳥群
而我在等
答案臨到來之前可以先把
所有煮沸的水沫撈出來那樣
嚐起一口
沒有任何雜質的最後日子
有玉蘭的芬香還有
茶葉雙瓣的葉心沉落杯底

怎麼了究竟還有多少故事沒說
所以昏黃的暗室裡有幾本沒有來處的書裡
夾著幾封被燒毀了一半的情書
青春倒敘之前在第一次說愛以後
發覺那是星星的光芒蝕滅
光塵四散的幻覺
就此失去了童貞
老了之後我們就再也不原諒了
不原諒握不住任何東西的雙手
因為認得每個種類的痛覺所以
原地畫圓
保守認命的只耕那畝
有機無害的田

以為就這樣被晾在窗邊任期盼的水分流失不再任人翻閱身世
以為就喝清水釀酒隔門說話不再用聲帶發出誰名字裡
那個最難的發音
以為就靜在時光裡看陽光偏軸
蜂鳥展翅
蜘蛛結網
蝴蝶墜地
時間不再倒印
自己的影子

直到一抬頭看見
雙生的光芒在兩個最極端的負極裡各自照亮
以為記得住彼此的經緯就不必在龐大的星系裡流浪
那麼多想說的話持續好幾夜而每一個字都香氣逼人
你看喔我說過的我以為的愛
應該是不連續的圖案裡發現對稱的線索
是夢境再造好幾層的全面啟動
或者是窗邊噬食陽光不斷生長的多肉植物
是被剝開的石榴唯一能相接的另一半
是最後可以放牧靈魂的疆境
而你放下茶杯之後只是無謂的笑著說
你認為的愛只不過
早晨你發現陽台上有一枚隔夜的貓腳印
是我昨夜忘了把你心的窗扇帶上
就讓牠偷溜進來了吧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最後終將失去光亮的夏日星系      
本篇作者  :  沈青
作品網址  :  episode.cc/read/Azure1202/my.180724.165130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詩詞  
作品進度  :  1 ,  7 百字,  連載完   7 個月前更新
點閱統計  :  47 次,  閱讀值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47 人讀過,閱讀值 : 0.5
bg :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