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Free Image Hosting

Forum Image Upload

  經驗落土之後可以成為什麼,對我來說是無時無刻挺直的脊椎。

  開始注意關節,指腕,肩臂,內側和腳底,這些時常不被觀照的部份,像樹底的菌絲一樣綿延不斷從內部傳遞的生息。

  尾椎每次平躺都會發作的舊傷如鏽釘,慢慢地被推擠出來,從此不痛了,連它掉落的聲音都沒有聽見。

  習慣光腳踩在任何地方、身體與地板貼合,依著滾動,身體的形狀顯露出空洞和滿盈,柔軟和僵鎖,放盡和匯聚,擺盪如兩極。

  看著我在錄像裡的身姿,一點都不像自己,她像我看著鏡中的自己沒跟上我的動作,似乎凝視著的我才是反射一如白紙上的墨線般潦草。

  跳舞的自己是鳴響,低迴著不常鳴放的聲部,是那個總是對世界送給我的訊息保持疑問,對變異的處境好奇,可以背對尋常而獨立,對港邊消失沒入水裡的路、深山的獸徑、百岳的稜線著迷的我。

  越是不靈巧的時候,恐懼越鮮明,我不會只有爬升和頂脊,也必須把視線垂落,看著低谷深淵成形,我攤放成自己的一整片低漥,承聚所有的箝制和不和諧,自我懷疑亦步隨行,挫折切剖瓜分所有力氣。

  和初始而沒有任何經驗可對照的事物對談,總是無解。

  花了時間站在腐敗深陷腳步的低窪處,反而得到它分解出的滋養,它要我截取最單純的感受,曲直蜿蜒都是路,接受此刻的潦草和不牢靠,忘掉上一個舞步,下一步落下的時候,又是全新的。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又是全新的      
本篇作者  :  沈青
作品網址  :  episode.cc/read/Azure1202/my.171207.155317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散文  
作品進度  :  1 ,  6 百字,  連載完   2017/12 更新
點閱統計  :  71 次,  閱讀值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71 人讀過,閱讀值 : 1.0
bg :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