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我其實很早就醒了。

  和夢境相疊的意識還在猜疑我到底有接觸到睡眠嗎?那片黑暗裡好像也無夢,一個沒有畫面的空景,臨時找的廉價旅社陳舊的冷氣運轉著轟隆的噪音,天花板的邊角剝落潮溼的斑駁,空氣裡充滿混合了許多不同的使用習慣殘留下的複雜味道,這張床睡起來也不舒服,移動個身體不堪負重的彈簧就會發出吵雜的嘎嘰聲。

  好奇怪,為什麼和他在一起我就願意屈就這樣的地方?只要我接受了他咒蠱的暗示,就陷入無法再支配自我的催眠,他燒灼的體溫跟急促的呼吸、因你而繃起的肌肉線條和強烈覆蓋的節奏可以遮蔽你所有的視界,一嘗到甜美的罪惡和不理會也許接踵的不幸,那股帶毒的苦味讓人成癮,那是安穩生活的鏡面下無法折射出的我,看起來像陌生人一樣裝滿了未知。

  如果是和我已經經營了多年情感基礎的戀人,我們會一起上網尋找資訊討論,尋找符合雙方要求的精緻旅館,我們會萬般挑剔、篩檢,把這個過程當作正在拋光充滿紀念價值的回憶一樣慎重,我想他跟已經論及婚嫁的女友一定也是如此,我們一個用公事出差,一個用員工旅遊的藉口逃離到這裡已經兩天了。

  我們並沒有任何計畫,只是安靜的剝開彼此共享欲望,去樓下的便利商店買一堆最方便的食物隨便的進食,也鮮少言談 ( 一說起什麼都感覺沒有任何實質的重量 ) 好像一個單純的進食程序,卻毫無營養價值,雖然充滿滋味也無法吸收進血肉。

  我坐起身來,頭髮蓬亂,骨頭也因為頹廢的疲態而鬆散,偏低的空調讓皮膚乾澀,灰塵使敏感的鼻子微微發癢,回頭凝視著還在熟睡的他,側著身把手臂當枕頭縮捲在一起,呼吸沉重起伏,眉頭折起淺淺皺紋,他似乎也睡得不安穩,夢裡應該也是一片貧瘠的空白,我們之間是不可能會製造出安穩的,找個透不進光線的地方把彼此鎖起來,什麼也看不見連帶對方都被吞噬在純粹的黑暗裡。

  我們是在已經失去了鮮豔記憶顏色時年的舊戀人,其實對彼此都並不是稱得上具有收藏價值的曾經,當時那麼年輕,只懂得單薄淺層的去愛,但沒想到再見面時我們卻挖進對方如此之深,我們讓彼此最墮落的念頭得以執行,一起試煉考驗的底線,並且確保彼此都能安然的歸返原處,因為我原本就不曾在你的世界裡生長,只是個沒有姓名、單純影射欲望的投影。

  當你第一次釋放出想要吻我的訊息時,我聽從理智側過臉去,他卻強硬的要我面對他,面對心裡那股強悍無理的聲音,你說讓我來主動,你就能從罪惡感裡脫身。

  但回應跟接受是另一條罪,而接下來進行的一切都能清楚的條列成可怕的罪狀。

  「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們一定要毫不猶豫的把彼此拋棄。」他說出這句話時沒有看著我,聲音平寂如一條沉穩的直線,「毫不猶豫。」

  他又再說了一次,好像就怕有什麼沒有被除名的痕跡留存下來,成為無法辯解的實證。

  只要能乾淨脫身就好。我們背著光走,在岔路裡逆行,徹底背棄珍視的,只為奔赴這完美的危險之中,在走一步就可以更接近懸崖的前端,這裡連最低劣的絕望都沒有,奔跑著卻沒有前路。

  前天晚上他來到這裡時,跟往常一樣激烈的吻我,扯開阻礙的衣物,狠咬我的肩緣讓我不禁喊出聲,看似激情卻是沒有溫度的火,延燒不出快感之外的其他感受。

  所有的想法都被瞬間封存本能之外,進行這樣爆食的過程不能有任何想法,一有任何念頭就會讓恐懼不斷膨脹直至把一切吞沒。

  「今天我跟她求婚了。」我知道他是故意這麼說,我們助燃欲望的豐沛火苗就是罪惡感,把對方逼到崖口,讓他感受比墜落更深層的折磨。

  「那她一定很開心,今天應該是她這輩子最幸福的一天。」好可怕說這句話的到底是誰?那是我的聲音嗎?如果我看到自己說這句話的表情能認定那是我認識的自己嗎?

  他從喉嚨發出反叛的低吼把我壓倒在床上,解開褲頭之後折起我的雙腳,隨著他進出的猛烈律動,我看著他全然投入在扭曲情欲的臉沉默的想著,此時他不是我初識的那個他,不是連考慮要牽我的手都要糾結一整天的他,不是女友值得依靠一生的未婚夫,不是讓父母驕傲的獨生子。

  你到底是誰?我們究竟又怎麼了呢?為什麼我們會走到這麼難以立足的地方,腳下只有深淵般的懸崖,不是退回原路,就是斟酌著該不該把對方推落下去,

  他把我抬起身從後背進入的時候,我發現模糊了眼前所有聚焦的滾熱液體破碎出眼角,但他一定沒有察覺,甚至連我都沒有察覺,悲哀是唯一能註解這凍結般無感的說詞了,我們從沒有給予對方什麼,也無從贖回,這種感覺應該也是心碎的一種,而且竟然不會感覺痛。

  他翻了個身,窗簾的縫隙已經穿透進清晨的淡藍色微光,這個時間大家應該要開始準備清醒,收拾夢境走入規制的日常,但這個無光的空間卻飄離了現實如此的遙遠,我沒辦法說服自己起身走出這個處境,既無望又如此窒息,卻讓人瘋執的迷戀。

  這裡究竟是崖口?或是我們早已墜入深淵的最底層?

  請你不要醒來。我還不想接近你說的那一天,我不想問你怎麼辦,我不想求你讓我掙脫,我是你無暇人生的一道裂痕,一個擦不去的汙點,這麼想多美好你永遠會在最無解的惡夢裡想起我。

  你說只要不要讓任何人知道就好,我們都能保全所有不該毀壞的,但早在這一刻我們已經碎落的不成原形。

  而親愛的你永遠不懂,只有自己知情,才是最難受,最難受的啊。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懸崖      
本篇作者  :  沈青
作品網址  :  episode.cc/read/Azure1202/my.160127.175425
版權聲明  :  作者標示附註出處 + 非商業性 + 禁止改作 ?
文體類型  :  短篇小說  當代文學
作品進度  :  1 ,   2 千字,  連載完   2016/1 更新
點閱統計  :  344 次,  閱讀值
只要能乾淨脫身就好。我們背著光走,在岔路裡逆行,徹底背棄珍視的,只為奔赴這完美的危險之中,在走一步就可以更接近懸崖的前端,這裡連最低劣的絕望都沒有,奔跑著卻沒有前路。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344 人讀過,閱讀值 : 2.8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