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驟變》

  (一)

  回到最初,或始終如一的渾沌,可以容許任何錯誤發生,崩解秩序和排列,沒有什麼可以完全被坦誠或隱匿,謊言失去畏光性,可以細膩的被反覆檢視,走下台階不再是重回底層而是走進,更黑的深處。

  再也沒有絕對的正確需要守持,一切都是向中心集中的裂痕,破壞了結構,最終崩塌,那些無法測定,無可修補的驟變。是沒有銳角、平滑的圓,一路繞過所有預期的障礙,闢出它的路。

  (二)

  初生嬰孩的頭圍和手踝一樣的,沒有數字得以引用,一個重新啟動的問號,會不停的造建疑問,再抹除,每一次,都是蜂蟄。一盤細散的沙,可以寫上任何名字,和與任何缺角無法契合的真相,揭露了永恆的面目,是永恆的崎嶇。一咬就是深深的齒印,直接穿透。

  平靜還未撫平最後一波皺紋就輕易被擾動。

  一場急又迅速的洪流,長久在密封袋裡缺氧的魚,煙火墜地前燃燒的餘燼,帶著推進及毀滅一切根植的力道,不予許任何舊貌的保留,連根斷除。那意圖強烈、堅定不移的改變,一旦啟程,就是全部覆滅。

  同時傾倒荒蕪和生機,全新的一節,沒有頓號的空白頁,編制永續的結。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鳴鳥(散文集)      
本篇作者  :  沈青
作品網址  :  episode.cc/read/Azure1202/my.160118.163151
版權聲明  :  作者標示附註出處 + 非商業性 + 禁止改作 ?
文體類型  :  散文  當代文學
作品進度  :  36 ,  5 萬 1 千字,  連載中   2017/2 更新
點閱統計  :  1,174 次,  閱讀值 0.6
旅行文學
女性書寫
藝文評論
親情
自我
台灣
愛情
在開始之前,我們是一窪凝滯而幽靜的進行生態演替的沼澤,從水體向陸地進化的中間階段彼此遇見,當溫度合適,我們讓充滿生機的植物大量繁茂生長,出現過多分化造成分解速度不快時,反而促使了雙方的沼地沉靜滋養、成熟發育。

日復一日不停新生又過去的經歷,理解像植物遺骸不斷的堆積,形成堅強得以立足的泥炭。

最終沼澤退化,我們自然分別,各自,變成草原。

本作品被選上 2016 年第 4 週文學牆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讀過 159
|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159 人讀過,閱讀值 : 1.4
bg :
找作品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