φ
「有一天我會成為好作家的。」也許我們 …

「有一天我會成為好作家的。」也許我們不應該這麼說,而是說,「有一天我會寫出好故事的。」
φ
對於大多數人的生活來說,他們每天都是 …

對於大多數人的生活來說,他們每天都是很努力跟想自殺的念頭對抗著的。
φ
一旦在一個人心中造成質變,那個人要花 …

一旦在一個人心中造成質變,那個人要花上好大的力氣和好久的時間才能復原。所以不要隨意靠近一個人、擁抱一個人、親吻一個人,甚至也不要隨意在那人面前唱一首歌,彈吉他。因為從質變中復原後,那個人某個層面來說也不會是一樣的了。

φ
我發現我沒有停止傷害自己過,不是那種 …

我發現我沒有停止傷害自己過,不是那種在皮表上劃幾刀留下血痕的那種,而是以另一種消耗身體與心志的形式傷害自己,久了,這樣的傷害行為成為強迫性、慣性。夜晚掙扎痛苦時,要是不傷害自己一兩回,是睡不著的。

我討厭只能用這種方式才能入睡的自己,也討厭每次傷害自己之後只能無助地向上主祈求原諒、祈求救贖、祈求不再傷害自己。
φ
雖然讀不懂卡繆的《反抗者》,很喜歡《 …

雖然讀不懂卡繆的《反抗者》,很喜歡《異鄉人》,讀了許多卡繆書中的名言佳句,真的覺得繆叔超中肯,講話超實在,真想跟這人做朋友。
φ
傷痛從來就不會因為你承認了你痛、你軟 …

傷痛從來就不會因為你承認了你痛、你軟弱、你沒用,而減輕分毫。直至今日,寫作也不能再為你帶來平靜,你有很多話想說、想寫,卻在文字之前認知到了文字也有孱弱無力,你不知從何寫起,對誰書寫。

長大後有了很多懂得,懂了什麼也得到了什麼。懂詞人說他年少為賦新詞強說愁,也得到了過去閱讀時不能深切感受的體悟,像是費茲傑羅說他內心有個東西消逝了,他無法掉淚,無法在意,因為那失物已經不再復返,理解了他消失的那個東西到底more . . .是什麼。

過了那麼久,你還是好喜歡費茲傑羅寫過的失落,也好喜歡沙林傑寫過的憤怒。

隨著歲數增長,淚水不再潰堤,只是涓涓地從眼睛細流,長大的好處是,情緒不再鮮明,只得內隱,流淚的時候很低調、很含蓄,你可以跟外人說,只是過敏了。

還好你對酒精的反應算正常,可以趁著瞳孔變大、臉腫得像豬頭之前,躲入房間內。酒精這種東西,根本沒什麼屁用,只是味道比較奇特的飲料而已,人人為之貪求,原因我猜想可能是因為,它可以帶你暫時遠走,離開清醒的世界。只要一秒鐘能遠離都好,因為清醒的世界實在是太難熬了。

寫不出什麼所以然來,只好便利貼擾民,這種負面沒營養的東西,還是不要開編輯器佔版面吧。
φ
無法進入寫作的維度。

無法進入寫作的維度。
φ
(轉貼) 分手前兩星期

分手前兩星期
Alfred ,  短篇小說
喜歡這一本首篇的描寫,最近讀著郝譽翔的《洗》當中也書寫到女性情慾這一塊。
φ
(轉貼) 《Ep高雄野餐聚》活動企劃

φ
之前在大學無意間和一位陸生相識,同修 …

之前在大學無意間和一位陸生相識,同修很多課,我們在英國文學課上開聊,她說很喜歡台灣的一點是,台灣的文學很多元,她也很喜歡這種清新,今天又讀到了這篇介紹台灣文學書單| 他們在島嶼寫作,總覺得能夠從別人的眼中看見他們對我們文化的想法,很有趣。
φ
(轉貼) 南在歸家

南在歸家
黎光 ,  散文
第一次在EP上看見有人書寫家鄉
φ
聚會報名表很多人按讚卻很少人報名 …

聚會報名表很多人按讚卻很少人報名,感覺杯桑,很多前期有興趣的朋友不曉得是不是忘了,沒有填寫報名表QAQQQ,看來我要多做一樣小點心來利誘大家惹,我只是想跟文友交流而已R,邊緣人哭哭。
請先登入才能訂閱
 ?
找作品
|
找人類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