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據說靈魂的重量只有21公克
但磅秤在吐息時毫無動靜
只有窗外喧囂的
絮語
使指針震盪

言語擁有重量
不只21公克
穿越時間與空間
滴落紙上把墨漬暈染成
看不見與看得見的
白色的詩句

郵票通往海的這一頭
郵票通往海的那一頭
吞吐間的二氧化碳
又佔據多少重量?

風來了,雨來了
黑暗來了
狼來了
月牙高掛陰森夜空
像巫婆的耳墜子擺盪

墨漬仍在紙上擴散
彷彿無法解讀的羅夏克測驗
有人看見鄉圖、有人看見風雨飄搖的未來
或僅只是看見等待
在黑暗中等待
在淚水與鮮血中等待
在過去與現在永無止盡的對話中等待

其實你並沒在等待什麼
言語終究會穿越時間與空間
留下色彩斑斕的足印
讓人們得以循跡
估量那難以捉摸的21公克

有些人仍在等待
在雨中等待
月牙如巫婆的耳墜子
監視窗內與窗外
無止盡的絮語

車過枋寮時記得搖下車窗,但一切都是鹹的
風是鹹的
記憶是鹹的
淚水是鹹的
子彈是鹹的
鮮血是鹹的
穿過掌心的鐵絲是鹹的
你的鄉圖有血與淚的氣味
破碎於格外小港的天空

遺像沒有署名
死亡並非百年難得一見
你的吐息仍烙印在絮語中
徒留遠遠超越21公克
等待估量的
墨漬

棺蓋蓋上,故事才剛要開始
你留下的足印
將能通往
你未曾想像的小徑



──原發表於個人部落格,2017年12月22日



後記:

在很多時候,蓋棺論定是過於武斷的說法,我們必須回到已死之人生存的時空,了解當時的社會、政治結構、人際關係、情感與心靈世界等層面,才有辦法找到所有行為背後的可能意義,無論是對的或是錯的都要經過謹慎分析才能賦予其意涵。

太多太多的人,無論是曾經的受害者加害者甚或無關之人,都認為轉型正義是遲來的審判並能從中獲得情感乃至實質上的補償,更經常能見到以復仇為出發點為號召之煽動者(弔詭的是通常屬於支持加害者一方或無關之人)。然而,實踐轉型正義其實是將模糊不清的過往悲劇從墓土中掘出,依靠願意冷靜下來的偵探們重新分析悲劇的前因後果與每個環節,無論這些環節多麼令人膽寒與不捨,無論所謂的惡行能在偵探心中激起多劇烈的血債血償慾望,偵探們的任務仍是要確認證詞是否為真,使謊言不攻自破,戳破建立於悲劇之上的各種神話。

別忘記加害者與受害者都能建立神話,神話無法撫平傷口,也無法取回正義,只會產生更多面貌相似的悲劇。

最後,我們或許有機會阻止悲劇重複發生,倘若有人願意如此深信。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某詩人遺像      
本篇作者  :  金絲眼鏡
作品網址  :  episode.cc/read/qinhuang/my.171223.202809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詩詞  
作品進度  :  1 ,   1 千字,  連載完   9 個月前更新
點閱統計  :  265 次,  閱讀值

本作品被選上 2018 年第 11 週文學牆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讀過 265
|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265 人讀過,閱讀值 : 3.2
bg :
找作品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