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愛裡的交雜與犧牲《一千次晚安》

    
  這是今年我選給自己的第一部片子。有點沈重且陰鬱 不過我很好奇這個故事,不遐思所的就訂下來看

  當一個人在某方面卓越時,不見得是幸福的,但是能貢獻、服事人的當下,卻是這世界上莫大的幸福。人有渴望幸福的本能,也有祝福別人的能力,要在這之間的平衡取捨,真的很需要一個很寬廣的眼界。

  這片子裡要探討一件事情,就是犧牲。Rebecca因丈夫成全她的職業,使他們家犧牲了一個母親。對Rebecca而言,她犧牲了一個家庭。但是不同的角度來看,他們都需要Rebecca。
  
  戰地新聞需要被記者報導、肯亞災民需要能有人發聲、雜誌需要好照片與好故事發佈,但同樣的,一個家庭需要有人擔任母親、一個丈夫需要有妻子分擔家累。不管是哪一項,都是需要有個這樣的人,好巧不巧,這些人的角色全都是Rebecca一人飾演。然而這部片子不是要表現出Rebecca犧牲了任何一方去成就任何一方,她是犧牲了她自己。
  
  在她去作戰地記者前,她的丈夫支持她、成全了她,於是她的丈夫為她犧牲,在家持守著兩個女兒,安撫她兩個女兒,也要安撫自己是不是有天將失去所愛的妻子,這樣多又大的壓力,要一個人撐著。

 
  我都要隨時等候那半夜會響的電話。一旦響起,我就要馬上坐第一班飛機出發,飛到妳身旁,幫妳打理好一切後再把妳帶回來,整理好情緒,好跟孩子們宣布這個噩耗…

  
  夫妻的關係也影響到孩子。大女兒Steph也恐懼失去母親,這件懸而未了的事情,讓Steph對母親有一定程度的恐懼。父親只能盡其所能維繫這個家庭而不至於破碎,但是這終究是一個在嚴寒中放久的鋼,在一定的外力碰撞下,仍舊會碎裂。

  負傷回家休養的Rebecca終於感受到丈夫對於這件事情的恐懼,於是決定留下來犧牲自己的工作,為的是修復這個家庭與她之間已經冰凍到不行的關係。要一個在戰場上按快門出名的攝影師放下相機,面對自己至親關係的家人去做從來不在行的家務事,根本是兩個不同的世界。但為了愛,她選擇了家庭。

  大女兒Steph因恐懼失去母親,所以把自己的心關起來。Rebecca雖然不太會處理人際關係,但是面對自己的女兒就很努力去陪伴她。漸漸的,Steph因學校課程需求,有機會能更多認識母親的工作,雖然母親口說不再做攝影一職,為了答應女兒的要求,還是接了去肯亞做難民報導的工作。對Steph來說是機會難得的事,不但可以親近母親,又能增添自己的報告內容。

 
  因為他們沒有能力,需要有人為他們發聲,也許是我個性憤世嫉俗,所以我要拿起相機來為他們說話、把他們的故事報導出來。


  重回職場的Rebecca還是搞砸了。正巧在肯亞村落發生強盜入侵,憤世嫉俗又正義的本性在此又冉冉升起,Rebecca還是拿起相機衝進人群裡,任憑Steph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信任與安全感破碎。但事實也證明了,相片比人口說的還要能說服人。這些災民因著Rebecca即時把相片寄給聯合國組織,才能有軍事介入來保護這裡的安全。只是 Steph 心裡就不安靜了。


  回家後,被丈夫知道這件事情,整個家庭的平衡因此大大崩盤。Rebecca 因此被趕出去,這原本維持已久的關係緊繃到極限,因此被大大的拉斷。Rebecca 失望之餘,正好先前在戰區的報導有回音,希望她能再去做系列報導。藉此機會,她去與女兒和好,Steph 對她的憤怒,還是很重,但她知道她母親沒有做錯事,於是只能用相機對準她的母親,婉如扣扳機一般對她母親瘋狂的按下連續快門。堅強的 Rebecca、即使受傷都不掉淚的 Rebecca,面對女兒的憤怒還是留下了淚水。

  最後,離開前,她收到 Steph 邀請的錄音,她在學校聽著女兒報告她在肯亞的所見所聞。
  

 
  以前我常覺得自己很可憐,我恐懼對母親的想法,但是我在肯亞看到了這些,我覺得這世界上還有人比我更需要她


  總算,Rebecca 卸下了她的操心,獲得了 Steph 的祝福。

  回到一開始拍攝的土耳其,一樣的場景、一樣的事情,但是人物不一樣。Rebecca 她無法下手拍攝,因為她記錄到了一個循環,上次擔任炸彈客那女人的女兒,正是這次的主角。無法接受這樣的事情一再發生,卻無能為力的阻止。

   ※   ※   ※   ※   ※   

  這部片子想就幾個部分來分享我的想法
  
  劇本//

  開頭的事件,就是一個很弔詭的文化事件。一般來說,我們會想到人不可能願意就死,但是在這地區文化,似乎把死亡當作是一個神聖的儀式。姑且我們不能知道要去炸的對象是誰,只知道被炸的人是自願的。

  這跟一般我們所想的邏輯不太一樣,要能自願就死,不是常人所能的事。但在這個地方,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有點不符合時期的是,的確,這麼機密的地區做這麼特別神聖的事,怎麼會有記者光明正大的在這裡拍照,而且大膽的要求跟拍?這的確也是我質疑的地方。不過也許為了劇情,或者真的有這個可能只是我不知道,就是那微乎其微的微,這件事情於是合理。

  劇情中間,那段夢境的預表死亡,很有趣。第一次是肉體因為被炸飛衰弱,另一次是心境情緒跌到谷底。整個劇本頭尾呼應的感覺很工整,但是尾巴並不代表著結束,而是暗喻著一個循環、另一個開始。

  其實一開始我對這部片子的期待,會比較多是在她身為戰地記者身份時所遇到的家庭問題。不過,這也到沒讓我失望。Rebecca在家庭生活的過程中,可以感受的出來很單純的不適應、一種期望拯救的感覺。但在第二次的夢境預表,我看著那一幕,我會想著「是谷底了嗎?是嗎?已經到底了吧?」但在後面並沒有真正的絕望。攝影仍然是Rebecca的救贖,而她獲得女兒Steph的原諒,只是會到頭來,又去採訪同一個事件發生的點,沒想到她認為她能做、唯一能拯救人的攝影,卻無法拯救這名炸彈惡的女兒再次成為炸彈客。

  

  
演員//

  說真的,有點在看Juliette Binoche(飾Rebecca)在獨撐大局,有很多情緒是她要去處理的。大家都做球给她,然後要看她丟出去。所以她有獲獎真的是實至名歸。很多細節需要靠她來弭平,不然有很多情緒會給人感覺很突然。Juliette給我的感覺一向是像一朵粉紅色的玫瑰,溫暖又有氣質,很女人、很母親的感覺。這次她演戰地攝影記者,感覺得出來她用了很多心。她的內心戲真的很厲害,我覺得在這部片子裡可以深深的感覺出來。
  
  Lauryn Canny(飾Steph)是新人,真要追究起來,我是覺得她在Juliette旁邊太嫩,不過以新人來跟大咖演,算是不錯的了。只是有點太衿。一方面可能是新人,另方面也許是角色詮釋。但是因為情緒的張力跟潤度還不夠順,有時候的確會有卡卡的或是空洞的感覺。

  

  整體來說,不要把它當紀錄片看,我覺得是ok的。這是一部事實改編的故事。要闡述的事情交代的很清楚。感性跟理性之間的糾葛,因為不平等,就很難去界定開來。取得中間的平衡點,一旦失衡,就不穩定。要犧牲掉一個小愛,去成就大愛,不是一件簡單是的事情。更何況還有家人的存在,這本來就已經不是一個個人個題可以面對的事情。

  最後,我覺得遇到這種事情的人很偉大。幾乎是要成就別人,卻造就不了自己。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愛裡的交雜與犧牲-A Thousand Times Good Night 《一千次晚安》      
本篇作者  :  羹薾
作品網址  :  episode.cc/read/kaylinblack/my.171214.081202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評論  
作品進度  :  1 ,   2 千字,  已完結   9 個月前更新
點閱統計  :  148 次,  閱讀值
影評
當一個人在某方面卓越時,不見得是幸福的,但是能貢獻、服事人的當下,卻是這世界上莫大的幸福。人有渴望幸福的本能,也有祝福別人的能力,要在這之間的平衡取捨,真的很需要一個很寬廣的眼界。

本作品被選上 2018 年第 1 週文學牆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148 人讀過,閱讀值 : 1.4
bg :
找作品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