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寒蟬淒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
  都門悵飲無緒,方留戀處,蘭舟催發。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
  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
  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柳永《雨霖鈴》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重影。》      
本篇作者 : 
版權聲明 : 
作者標示附註出處 ?
文體類型 : 
短篇小說  當代文學
作品進度 : 
9 頁,  1 萬 4 千字,  已完結,  2017/6 更新
點閱統計 : 
418 次,  閱讀值
歷史
友情
自我
  名為「發動戰爭的男人」此刻就在我面前。
  他是東京大審判漏網之魚。
  於是我說:『你知道…李秀英吧?唉,其實…』我若無其事的停頓,故意把語調拉得長長的,長得像時代外的陰影,吁了一口氣,又歎道:『其實,我前世…是慰安婦呢…台灣被日本人抓去南洋的慰安婦呢……』

本作品被選上 2019 年第 25 週文學牆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讀過 418*
|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1 人、總計 418 人讀過,閱讀值 : 4.8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