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想想,我與老K相遇已經一年了。第一次見面是在菜市場,她推著年邁卻仍舊健康的陳太太的輪椅出門散步。老K很喜歡跟陳太太逛菜市場,她總說逛菜市場是了解一個國家文化最好的方式,不僅能跟周遭攤販混熟還能夠多練習中文與台語。
  老K是印尼人,她有著不同於其他亞洲人的面孔,五官立體精緻,像似陶瓷娃娃一樣精巧。身材矮小的她熱愛衝浪,有著麥色的皮膚,並且她的英文操著濃厚英國口音。除此之外,老K最大的特徵就是她臉上有一條又長又淡的疤痕。她說那是中學時期遭到霸凌的結果,即便那些人已經離開了她的生活,但她偶爾還是會做惡夢。對此,我並沒有說些什麼。只是對同樣受同儕欺凌的她感到不捨與難過。
  老K今年25歲,沒讀大學,卻對繪畫有一定的了解,我能賣弄的藝術史知識都是來自於她。她常說我就像卡拉瓦喬的作品一樣,光影立體,且帶有濃厚的說故事色彩。
  老K時常抽著希望牌的香菸,喝著台啤,想念故鄉的大海。峇里島的海與天空互相輝映著,很美。
  很多人問,老K為何叫做老K。那是因為我們曾經玩過幾場大老二,一對一,而她總是藏了張老K當殺手鐧。當她拿出老K時就代表著她的勝利,每當她要贏得比賽時,總會呵呵呵地笑。她的笑容牽動著臉上的疤,很美。似乎比峇里島的海還要美。
  我曾想老K如果有錢可能會是個活潑的大學生,而非外籍看護,而這個想法在我們相遇的一年後實現了。老K存夠了錢,準備回去念大學。她告訴我她打算念藝術系,出社會後想靠畫畫賺錢。我從沒告訴天真的她藝術這條路多難走,我曾經走過但放棄了,所以我知道這很困難。但她那不怕吃苦的個性或許會在這條路上擦出什麼驚人的火花吧,想到此我就不好意思阻止她。
  最後一次見面也是在菜市場,這次她沒有推著陳太太,反倒是一個人採買最後一餐的食材。她看見我,告訴了我班機的時間與她在印尼的地址。她說等我來印尼一定要請我吃頓真正印尼風的料理。最後,她吻了我一下,這使我臉頰發燙。
  班機的時間到了,我卻沒有出發去找她。我想,我們這輩子這樣就夠了,相遇了一整年,沒有牽過手、沒有擁抱、沒有做愛,但至少有接吻過。讓所有一切停留在美好的時光;讓愛就靜止在那快樂的回憶裡就好。或許有人會說我膽小,那也不錯。畢竟太宰治曾說膽小鬼連幸福都害怕. 碰到棉花都會受傷. 有時也會被幸福所傷。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短篇集 - 藥物與死亡      
本篇作者  :  .K, the no one
作品網址  :  episode.cc/read/xanxus0309/my.190209.094747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短篇小說  當代文學
作品進度  :  8 ,  2 萬字,  連載中   3 個月前更新
點閱統計  :  36 次,  閱讀值
女性書寫
架空
都市 言情
匯集了所有短篇集
開始閱讀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36 人讀過,閱讀值 : 0.3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