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怪物,他們是這樣稱呼我的,或許是對的吧,我也不知道。總之,過了這麼久我都沒有悔過之心,這樣的舉動讓他們稱我為怪物是在所難免。怪物...這詞彙聽起來多麼的舒暢、多麼的開心、多麼的卑劣、多麼的噁心。你們不知道,對吧?我不是怪物,我是跟你們一樣的人類,只不過我腦子壞掉了。對對,就像入間人間老師的說謊的男孩與壞掉的女孩那樣,我們壞掉了,且一輩子無法修好,但即便如此我們還是有我們專屬的幸福。幸福嗎?聽起來真棒呢,比起怪物這詞彙可愛多了。不過,有誰能告訴我甚麼是幸福嗎?根據字典,幸福是種美滿,也是最快樂的生活表徵,追求幸福的道路也許看似艱辛,但往往都在不同的轉念與心境間達到平衡。原來如此,幸福不正是傷害別人、鄙視別人的詞彙嗎?我也能懂幸福了呢,真是太棒了。
  我想先談談怪物這事,怪物不是我的自稱,那是你們給予我的稱號。既然如此,那我是甚麼?殺人犯?精神病患者?還是一個單純的普通、渺小的人類?我想都是吧,不過這些仍然是你們給我貼上的標籤。我是誰、甚至我是甚麼這都不是你們可以決定的。我是女生、十六歲、有個繼母、正在重點學校學習、喜歡裙子勝過於褲子但打扮偶爾偏中性、有時優柔寡斷、有好朋友、沒男朋友、想要解剖生物(特別是人類)、喜歡探索人體奧秘、對醫學有興趣但對活著的人事物沒興趣、想要一個願意順從我的朋友、想被傾聽、想被擁抱、想要哭泣、想死...因為我沒勇氣死亡,所以讓她,我的摯友松尾愛和代替了我去死。先說吧,這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難過,反倒很興奮。怎樣的興奮?你問我我也不知道,應該是那種探索奧秘、學習新知識時的興奮感吧。那句話是怎麼說的?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與怪物戰鬥的人,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怪物;當你窺視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窺視著你。」這句話是錯的,人應該盡全力讓自己變成深淵或者怪物才對。這樣才能互相體諒,這個社會或許就會完整了。
  如果你問到我平常需要吃甚麼藥物的話,我可以告訴你心康樂錠、溴西泮、易憂安膜衣錠、理思必妥等等。它們主要是抗焦慮、思覺失調、憂鬱症,以及坐立不安之類的症狀。它們的劑量都不高,所以我想我還是沒有偏離正常人太遠。或許你們會認為服用這些藥物就算是不正常了,但我必須很負責任地告訴你們,有精神疾病的人遠比沒有精神疾病的人多。這表示我們都是瘋子、我們才是代表正常的一方,如果沒有我們,你們這些所謂的正常人的優越感就會頓然所失。我們都不正常,這是我的口頭禪,這句話教會了我用不一樣的眼光看待世界。你很難過嗎?這世界總有比你更難過的人,所以不要嘆氣,嘆氣只會讓你失去幸運。就像擲銅板或骰子一樣,你只能擲到字或者一點都沒關係,因為那沒甚麼大不了的。現在可是有人因為殺人罪行而被判刑呢,你不是受害者也不是加害人,這很幸運,你不必面對這些審判以及記者的閃光燈。好了,來說說這起事故吧(我習慣稱之為事故)。
  事情或許得從2ch開始說起,我在這網路論壇上寫到我想殺人,並且我已經買好了個凶器。沒想到這麼快就被警方關注了,從沒想過是這樣被關注的,我在論壇上討論了這麼多醫學知識,居然沒人理解。而這樣一條沒甚麼意義的句子居然獲得如此大的關注,真是受寵若驚。2014年三月二號凌晨,我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犯罪,在父親臥室裡我拿出預先藏好的金屬球棒往熟睡的他的頭上大力砸去。我沒想到的是人的頭蓋骨會如此堅硬,砸一次並不足以讓他死亡,甚至連大量出血都沒有,這讓我感到很失望。你們懂嗎?那種失落感。他馬上就起身反擊,我被警方抓住,以殺人未遂的罪名審判。
  同年四月,我上了高中,上高中後我便到了自己的公寓去住。同時,我也解剖了我人生中第一隻貓。你們敢相信嗎?貓的身體裡很臭,與牠愛乾淨的外表截然不同。當我剖開了牠的肚子時,一股獸腥味飄散出來,就好像打開鯡魚罐頭一樣。原本我以為血液會更加黏稠的,但其實不然,貓咪的血液如同絲綢般順滑、溫度也較人體高一點點。我用手翻弄著他的內臟,這很有趣,尤其是在貓半死不活時這樣做。這讓我想起來薛丁格的貓理論,不知道薛丁格是否真對他的貓這麼殘忍。溫熱、柔軟的觸感從貓傳到我手中,這感覺多奇妙啊,我正在觸摸生命、我有著生殺大權,並且我不會讓牠活下去的。結束了,我原本想捏爛牠的心臟的,但它太滑溜,所以只好用刀子代勞。總之,我割爛了牠的大部分器官並且埋了牠,雖然不太可能被誰注意但仍要小心行事。
  六月初至七月中旬,這段期間我常跑精神科及兒童諮詢服務中心。也是在那時,我買了遛狗繩、硬鐵鎚、切割鋸及菜刀,並且制定了計畫。七月二十三日,繼母來找我,不記得她帶了蛋糕還是甚麼的,但我記得我想在她的杯水裡下毒讓她死。礙於手邊沒有適合的毒物,我只好就此作罷。不記得我們剛開始談了甚麼,好像是學校生活如何又或者有沒有交到朋友那一類的。我對那些感到無聊,我叫她快點直奔主題。於是,她便問了我到底在想甚麼,是有甚麼不滿嗎?還是叛逆期受到甚麼書籍影響之類的?
  她落淚了,這是我第一次看她哭,也是我生平第一次別人為我哭泣。我回答她我想殺人,這是種衝動,任誰都阻止不了的。你們以為是我想這麼做嗎?我告訴你們,是內心中的魔鬼不斷引誘著我做這些事。這種個性、這些原罪是改不了的。說到激動處我也哭了,我抱著她,她說看看心理醫生能不能安排住院,我答應了。二十五號,醫院那邊說不,並且要求我們二十八號與兒童諮詢中心會面。二十六號,我讓我最好的朋友松尾愛和來我家玩,我試圖抗拒那殺人的誘惑,無果,我失敗了。我痛下了殺手,將那女孩我最好的朋友用溜狗繩勒死,並且把她的屍體先是刺成了馬蜂窩(尤其是後腦),再將她的頭顱與左手割下。我不知道為何當時的我會這麼做,或許是衝動使然吧,又或者天性?我不知道,也不再去探討了。
  很快地,我被逮捕了。十月五號,父親上吊了。我對父親與松尾愛和的死感到難過,從沒想到造成這一切的我也會哭。對不起...如果現在來得及講的話,請容我再說一次。好了,故事到這兒就結束了,它並沒有各位所想的那麼撲朔迷離。這只不過是場意外罷了,一場令人感到難過的意外。之後的故事還請各位自行想像,或許有一天我們會見面。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奈奈子      
本篇作者  :  .K, the no one
作品網址  :  episode.cc/read/xanxus0309/my.190131.121524
版權聲明  :  僅可閱讀,未經許可,不得複製他用 ?
文體類型  :  短篇小說  當代文學
作品進度  :  1 ,   2 千字,  已完結   3 個月前更新
點閱統計  :  25 次,  閱讀值
恐怖 驚慄
自我
佐世保女高中生
開始閱讀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0 人、總計 25 人讀過,閱讀值 : 0.2
bg :
請先登入即可搜尋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