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上  |  取消
+
  辻菜摘,這是我的名字,也可以說不是了,我已經拋棄它了,現在我是少女A。會換名字的原因其實也沒甚麼,因為警方對未成年的殺人犯只會以A或B來代替。然而,這其實對我來說意義重大,你們懂嗎?與自己追求的對象同名字的感覺,是再好也不過了。少年A,或者我該稱呼他為東真一郎。老實說,我從以前就很喜歡大逃殺這部電影,還有紅房間的動畫,這些東西我看了無數次,它們彷彿聖經一般讓身為信徒的我著迷,這樣的狀況一直持續到了我看到少年A的報導。
  少年A,神戶連續兒童殺傷事件主謀,即便他那時候只是個十四歲的男孩子,但他仍有勇氣犯下如此罪刑,我彷彿看到了聖經中走出來的聖人。他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是我的偶像。你們不知道我多想變成他那樣的人物,變成A將A的信念傳承下去。我們將在牢裡度過餘生,並且透過報紙、新聞媒體影響更多人,使更多人成為A,A將成為一個不滅的、燃燒的信念。我將作為第二位A活下去,堅強地活下去。就像御手洗怜美父母以及我的父母所說的那樣,拚盡全力、耗盡生命,並且不帶恐懼地活下去。A曾是我的信念,但我卻發現這一點也不有趣、不像我想的那樣輕鬆簡單。在殺害御手洗怜美的那一瞬間,我就感覺到了生命的重量是如此之重,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明明只有數分鐘我卻像是度過了數十年一般,殺人...很可怕,我直到現在都會不斷洗手想清理手上不存在的血跡。
  請各位心平氣和地聽我娓娓道來,事情發生在2004年我十一歲之時的佐世保市大久保小學。因為整棟小學每個年級只有一班,所以大家的感情都非常好。而御手洗怜美則是兩年前從長崎市轉學過來的插班生,或許是因為家庭都有非常沉重的經過,我們兩人很快地便成了很好的朋友。她的母親罹癌去世,我的父親臥病在床,這樣相似的經歷讓我找到了歸屬感。我們一直以來都是非常好的朋友,無論做甚麼事都膩在一起。她很溫柔、靦腆、內斂,甚至富有成熟大人氣息;而我則相對幼稚些、外向、活潑、開朗、聰明、並且是學校籃球隊的主力。即便我們個性差距較大也不影響交往。我喜歡她,但也不是甚麼都能和她說,我無法和她說我喜歡驚悚殺人的電影、可怕的事物,以及真正意義上的壞人。我也無法和她說對不起了。
  事情最初發生在三月,我、御手洗怜美與另外幾名女孩子開始了交換日記。最初還挺正常的,唯一比較特殊的事情就是我畫了幾幅可怕的塗鴉給她們。她們不以為意,只是覺得我在模仿恐怖電影罷了,畢竟有許多電影都是這樣展開的。老實說吧,這很有趣,偶爾嚇嚇別人還是挺好玩的,對吧?我們就這樣子玩了一個月。四月,我們及另一個女孩在網路上的非公開留言板留言、聊天。這一切看似很順利,但到了五月中旬時就發生了變化。我不知道為甚麼御手洗怜美突然開始謾罵起我來,一開始是髮型、接著是體重與外貌問題、還有我喜歡巴結老師之類的。一開始我很難過,但漸漸地發現不對勁。御手洗怜美是我朋友,怎麼可能說出這種話。記得當時密碼學很熱門,我與她自己創了套密碼,如果將她罵我的話解密就能得到「我、想死、殺掉、我」這組答案。我很害怕,但也很興奮。一方面是對御手洗怜美身心狀況感到難過;一方面是對自己能夠實踐殺人衝動感到開心。待我得出解答後,我便刪掉了留言,也以管理員的身分讓她不再繼續留下去。
  那一天起,我像變了個人般地不客氣地對待御手洗怜美。她發現我發現了密碼的事,所以也很配合我,看來我們仍是好朋友這點是無庸置疑的。我的口氣變很差、態度也不好,每天都說著想要立刻殺掉她的話。她一開始有點反彈,但漸漸地了解我的真意,她知道我知道她不想要被溫柔對待,她想要的是一個解脫,一個瞬間的打擊讓她再也站不起來。雖然不知道為甚麼,但既然她渴望死,那就給她吧,我是這樣想的。
  五月二十八號,她再度留言,密碼破解後是「快點吧、立刻」這組答案。此時此刻,我才真正下定決心殺人。不管原因為何,都不應該殺人這是大家清楚的認知,但是當你的興奮感大於認知時,便會迷失判斷,做出錯誤的抉擇。我當時就是因為這錯誤判斷導致人生旅途的毀滅,不可取。不可取,是嗎?如果不可取的話,我為何會做出如此險惡之事呢。我相信這其中一定有甚麼答案,直到我看到了必要之惡的簡介,或許這一切都是必要之惡吧。為了朋友我必須殺了她的必要之惡。
  五月三十號運動會。五月三十一號則放假,我在晚上九點時看了水野真紀主演的《月曜懸疑劇場:女偵探千鈞一髮》第六集,劇情中出現被害人被美工刀刺殺的血腥畫面。我想,我也可以照做,於是我便找出一把全新的美工刀,準備明天進行計畫。
  六月一號,營養午餐時間我們相約在學習教室。我讓她坐在椅子上,調整呼吸,並且將其眼睛矇住,拉上窗簾使陽光不會透進來(也避免一些閒雜人等)。老實說,我很緊張、非常緊張、緊張到不知所措。殺人?!我從沒做過,現在我就要殺了我最好的朋友。為甚麼?為了一股腦兒無聊的信念?還是我只是個愉快犯?不明白,小六的我怎麼可能會去明白這種事。我問道她何時注意到我想殺人的,她只回答「很早,妳想殺人我想被殺,如此罷了。」我繼續問道為甚麼想死,她回答「妳不懂,一輩子永永遠遠都不會懂。」好吧,我不懂,我也不是那麼在乎。
  我將美工刀用力深入她的喉嚨及氣管,長十公分左右的傷口逐漸變深,直到深達十公分為止。她死了,血噴得一地,彷彿凋零、散落的櫻花一般美麗。即便她曾用左手制止我,但我也沒有停下來。她的左手也被我弄傷了,真是對不起。我回到了班上,渾身是血,老師問我發生了甚麼事,我沒回答她,我只是默默地看著御手洗怜美的座位。我知道我接下來完蛋了,逃跑是我第一個念頭,但我知道無論去哪都躲不掉,不如面對吧。
  很快地,我便被抓住了。我內心渴望殺戮的本性少了不少,但也來不及了。精神科醫生診斷出亞斯伯格綜合症,接下來是各種機關組織的關注,媒體甚至把我的小說和塗鴉翻了出來,小說是模仿大逃殺做的、塗鴉則沒甚麼大不了的。
他們將我關進感化院,而御手洗怜美的父親則發了篇文章叫做如果道歉,隨時歡迎妳來。
  好了,就說到這裡。以上是我不為人知的故事,即便你不知道我還留著交換日記也好;即便你不知道我還會上去網路留言板看那些留言也罷;即便你不知道我根本不在乎其他人是怎麼想的也好;即便你不知道我最後遇上了他。這是一個不完美的故事,我知道,下次我會讓它生動起來。
本文限定成年人閱讀,請問你 . . .

已成年
尚未成年
 Nevada-Tan      
本篇作者  :  .K, the no one
作品網址  :  episode.cc/read/xanxus0309/my.190131.121218
版權聲明  :  作者標示附註出處 + 非商業性 + 禁止改作 ?
文體類型  :  短篇小說  當代文學
作品進度  :  1 ,   2 千字,  已完結   1 個月前更新
點閱統計  :  34 次,  閱讀值 0.4
佐世保小學殺人案
(本文為限定閱讀)
閱讀模式
*
-1
縮圖 . . .

轉貼到
我的個人頁
Facebook   (檢查縮圖)
Plurk
今天 1 人、總計 34 人讀過,閱讀值 : 0.4
bg :
找作品
|
找文類
|
找使用者
註冊  |  忘記密碼  |  取消




以 FB 方式登入
結束看圖